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七十九章 夙愿 22 -拖延

第七十九章 夙愿 22 -拖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方府现在的温度本来就低,大师的出现更是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听到大师伶人味儿十足的“真乖”二字,赵一酒下意识拔出短剑,斜跨一步,绑着布条的眼睛准确无误对准了大师的方向。
  
  众人皆露出戒备神色,只有虞幸用一种更加温和的笑容对大师笑了回去。
  
  他抬手把赵一酒往后一挡,顺势也将祀和方片护在了后面,对大师道:“大师处心积虑,就为了把方府变成一座鬼宅?”
  
  “当然不,方府只是我的计划之一而已。”大师一挥手,倒在地上的老爷就像没有重量似的,被一只无形的手扔到了一个空缺的活祭位上,周围血纹瞬间像蛇一样纷纷爬上老爷的身体,将老爷包裹成了梁妈妈和赵儒儒那样的血人。
  
  他往里走了一步,面具下的眼睛冰冷凶性:“小靳,背叛了我,现在的结果是你最好的归宿,起码,还能留个全尸,不是么?”
  
  “大师,做人应该真诚一点。”虞幸笑道,“我不背叛你,你也不会放过我的,你看看夫人都变成什么样了?没把夫人抓过来填血阵,纯粹是因为夫人和方少爷的亲情达不到你的要求。”
  
  大师手上汇聚起一层黑色的雾气,和方少爷刘雪尸体上的怨气非常像,他轻叹:“你知道的还挺多,看来在我没找到你的日子里,你确实查到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东西。”
  
  “或许……是小玲和小风暗中给你传递消息吧?”
  
  被点名的祀和赵一酒——小风是赵一酒扮演的角色的称呼,两人皆没搭话,显然,大师虽然强,但是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其实是外来者,只觉得他们在暗中计划。
  
  “你猜对了,那又怎么样呢?”虞幸不是有意在这儿站着和大师唠家常,他只是想用肉眼观察一下大师到底拥有什么能力。
  
  大师是活人无疑,却可以引魂,画阵,还制造出那种黑棺,他很有可能是某种难以理解的存在,在不清楚底细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直接打起来。
  
  虞幸觉得,一旦真的战斗起来,不是伶人扮演的大师会被他们围殴,可血阵摆在这,大师发起狠来把阵毁了,方府说不定就能恢复正常,这应该是正确剧情走向,可赵儒儒会因此而死。
  
  不能草率,得先跑。
  
  “怎么办?”祀站在四人最后,好像不太敢接受大师打量的视线,她意识中小梦的习惯正在告诉她,惹了面前这个狠毒又狡猾的人,她一定活不下去。
  
  “没关系,其实我觉得第三阶段经历过拜堂之后应该就没什么了,再来一场追逐战恐怕也太过分了点,大师背后搞事情厉害,正面其实不太强。”方片和祀小声咬耳朵,其实方片身上很多地方都有伤,是在红绸阵中被大师的刀刺的。
  
  但凡大师有幸那种身手,或者第二阶段中伶人的二分之一强,他们早在红绸阵里被刺成筛子了。
  
  所以他猜,最后时刻的难度应该在于拯救同伴,而并非一味的逃亡。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来,之前前院宴席上他和洛良的队友碰到过,悄悄传递了一点消息,好像洛良当时抽奖励,选择了一个名为【红护符】的道具。
  
  一路挖剧情到现在,他都没看见别的和红有关的东西,只有这血阵……
  
  难道红护符应该用在这里?
  
  大师见几人并没有他预想中的惊慌失措,反而失去了平日里对他的小心翼翼,不由得有些感兴趣,手上的黑雾像是有生命一般朝虞幸袭来。
  
  虞幸身上没能用的祭品,徒手对付不了这种无实体事物,他低喊道:“酒哥!”
  
  赵一酒微不可察一点头,手中的止杀势如破竹往黑雾斩去,止杀周围的诡异气场将黑雾打散,虽然雾气在重聚,但速度很慢。
  
  虞幸趁机冲向大师,在大师有些愕然的目光中,一个膝踢踢中大师的肚子,将对方顶飞出去。
  
  门被空了出来,虞幸回头招呼后面三人:“先跑!”
  
  赵一酒第一个跟了上来,祀深深看了赵儒儒一眼,跟着方片追出去。
  
  几人飞速跑出第五进院子,方片边跑边道:”我刚才想到,洛良身上有红护符,会不会是用来保护被血阵困住的人的?“
  
  虞幸眼神一凝,红护符?
  
  长桌时间抽到的道具都很重要,红护符是和交杯酒一个等级的东西,当初和后者一起出现在虞幸这组的可选道具里。交杯酒用来破局,红护符用来救人,这么一想完全说得通!
  
  想了想,虞幸步子拐了个弯往花园的方向去:“大师肯定追我,我们分开跑。酒哥!”
  
  “说。”赵一酒蒙着眼睛健步如飞,大师就在后面追着,祀和方片没料到虞幸突然转向,直接被动分开,只有赵一酒堪堪转过了腿,继续跟着一起狂奔。
  
  不知道他到底是习惯了黑暗的环境,还是能用另一种方式“看”到周围,反正虞幸就有一种错觉,好像他跟平常没遮视线的时候一样灵敏。
  
  后面,大师吃了个闷亏,感受着内脏的震动,他擦拭了一下嘴角流出来的血,看着四人背影,追了上去。
  
  他原本只知道小靳很聪明,也很狡猾,没想到对方身手就像练过的一样。
  
  “有点不对……”大师阴霾地念叨一句,从腰间抽出了他的长刀,只盯着虞幸的身影,果然是追虞幸去了。
  
  花园空无一人,所有的花草都笼罩在单调的惨白中,看起来都跟假的似的。
  
  “大师应该不知道赵儒儒是我的同伴,他刚才来的时候,只有祀抱着她,但小梦小玲本来就是好友,不舍很正常。”
  
  虞幸一边跑着,这么长的一句话让他呼吸紊乱起来,他对十分冷静的赵一酒道:“所以他一定会担忧我们直接逃离方府,即便他意识到我们的表现有些不对劲,也来不及推算什么,只能抓紧时间在我离开之前逮到我。”
  
  赵一酒暗暗奇怪虞幸的声音听起来怎么不虚弱了,要知道他基本上可以确认,虞幸的贫血之类是真的。
  
  一边分神,他一边挤出两个字回应:“所以?”
  
  “所以,你带着指甲片,先和祀他们一块儿,去找洛良,问清楚洛良的红护符是什么作用。如果真的能救赵儒儒,就用指甲片的保护和他交换,我负责吸引大师注意力。”虞幸张了张嘴,开始调整呼吸,不然他还真跑不了太久,“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