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八十章 夙愿 23 -结束

第八十章 夙愿 23 -结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呵……”
  
  大师并没有因为虞幸的挑衅而生气,带着儒雅与从容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被虞幸踢脏的衣服。
  
  他望着虞幸身上继续向上蔓延的白色,冷笑一声:“既然你想拖延时间,我并不介意和你聊聊,需要我给你倒杯茶么?”
  
  虞幸似有所感向下一看,没了刘雪那红指甲片的保护,他正在持续被感染,已经蔓延到了胸口。
  
  照这个速度,再过十分钟,就算大师不动手,他也会变成夫人那个样子,虽然不会死,但会失去反抗能力。
  
  到时候,大师拎着他往血阵一扔,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他在等时间,大师也在等,而他其实更被动一点。
  
  “喝茶就不必了,聊聊?或者……打一架?”虞幸盯着大师,看样子没打算让大师离开他的视线。
  
  现在他能做的就是信任赵一酒,相信赵一酒能在他完全变白之前赶回来,一起离开方府。
  
  所以他得看住大师,不能让大师去阻止别人。
  
  见识过他的身手之后,大师好像也不着急了,手中长刀随着他手指的用力而缓缓转动,他真的像是打算先聊一般,对虞幸道:“小风在找逆转的方法?还是救活祭的法子?”
  
  “两者都有,要是找不到,我们就只能弃车保帅,自行离开方府了。”虞幸抛着石头,假装不在乎地道,“小梦想救下小玲,我却无所谓,真要到危急时刻,我就什么也不管了,直接跑,到时候你也拦不住我。”
  
  “你就不想带走刘雪?”大师知道小靳心思多,的确不是什么在乎同伴性命的人,于是搬出了刘雪来。
  
  “哈,你现在想起刘雪了?”虞幸讥讽一笑,“他不是被你放到棺材里,和方少爷合葬了吗?我怎么带走她,陪葬还差不多!”
  
  “这你也知道?”大师有些惊讶,“刚才你真的在囍堂里?”
  
  虞幸挑眉:“你说呢?捏只小虫子吓唬谁,我会被你炸出来?”
  
  “没想到啊……我竟然会因为低估了你,毁了整个计划。”大师摇头轻叹,但丝毫看不出懊恼等失控的情绪,他理智地想了想,提出一个问题,“既然你知道了这么多,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这样不就没了后顾之忧?”
  
  虞幸心道,你后来还坑梁二妮去了呢,在方府肯定是没死成,要么有后手,要么总会有古怪的气运帮你,反正你死不了,我杀你干嘛?说不定还坑自己。
  
  从第一第二阶段知道后来的部分事情正是推演者们对剧情进展方向的依仗之一,虞幸不打算强行反抗,就快结束了,他也懒得多事。
  
  “你想骗我轻敌啊?万一你又有什么诅咒之类的东西在身上,我不是害自己么?”虞幸笑道,又想起了棺材里刘雪的伤口,有刘雪那些不褪色的血液,仿佛就永远不可能完全变白,大师的计划早就失败了。
  
  “诶,大师,我告诉你一秘密,听不听?”
  
  大师好整以暇:“愿闻其详。”
  
  “其实,刘雪在被封入棺材中之前,她流的血……是红色的。”虞幸也不怕大师知道后采取措施,因为棺材已经封死,而且大师的血阵还得要刘雪和方少爷两具尸体,他不可能把刘雪扔出方府范围。
  
  “……”大师的身体顿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种情况,他眼睛眯起,“没诓我?”
  
  “诓你干什么,我走了之后,方府怎么样,跟我又没关系。”虞幸看大师挺冷静的,便把手里石头扔了,“就算是这儿变成百鬼夜行也无所谓,你随意啊?”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大师低声喃喃,“我的准备应该是万无一失的,怎么可能对血不起作用?”
  
  虞幸觉得大师以后在囍堂椅子后面发现一模一样的交杯酒酒壶就知道了。
  
  两人现在谁也奈何不了谁,大师似乎因为虞幸的话在权衡利弊,一时间,竟然就这么沉默的度过了五六分钟。
  
  虞幸身上的白色已经到脖子那儿了,他估摸着,再这么下去,他就要迈入一半简笔画一半写实画的尴尬境地……啧。
  
  赵一酒再不回来的话,他就要抢大师的面具往自己脸上戴了。
  
  好在,赵一酒没有辜负虞幸信任,就在虞幸手痒痒打算祸害大师的时候,赵一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这边!”
  
  虞幸眯着眼睛抬头,只见花园的另一头,赵一酒背着赵儒儒,在赵一酒三米之内,祀、方片、洛良和洛良的队友都在。
  
  “你的同伴好像来了。”大师也瞥见这一点,似笑非笑,“不用再看着我了吧?你走吧,既然我的计划已经不能成功,那留着你也没用。”
  
  能用这么多年去布一个局的大师,知道已然没有挽回的余地,也不失风度。
  
  计划失败那就另寻他处再布置一个,没有必要在这里鱼死网破,和一群失去了价值的人动手。
  
  他接下来要确保的是未来不再出纰漏,或许小靳等人会把他的计划泄露出去,可是这个时代……说句难听的,就是有传言,也不会有多少人信。
  
  他换个城市,再找新的目标,毫无难度。
  
  “嗯,真不打算再挽留一下?”虞幸笑眯眯的。
  
  “你果然想喝杯茶。”大师道。
  
  喝茶还是算了,虞幸着急离开方府阻止白色蔓延。
  
  赵一酒等人看见他和大师在对峙,纷纷往虞幸的方向跑过来,虞幸比了个不用慌的手势,对大师道:“好人不长命,祸害反倒遗千年,我相信你未来还会做很多错事,给你个忠告。”
  
  大师微笑着:“用不着。”
  
  “管你听不听呢,反正我要说。”虞幸朝赵一酒他们那儿走去,挥了挥手,“虽然祸害活得久,但大多不得好死,我已经预见到了你的结局,你不会开心的。”
  
  “就这样?”大师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这种话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在他看来,这只是小靳临走前恶意的诅咒罢了。
  
  虞幸耸耸肩,加快脚步来到赵一酒周身范围内,长出一口气。
  
  “大师不拦我们了?”祀问。
  
  “这npc很真实,权衡利弊之下,他放弃了。”虞幸简单提了一句,又看了洛良一眼,“快走吧。”
  
  几人来不及多说,纷纷往方府大门走去。
  
  洛良走在靠前的位置,一边走一边开口道:“幸,赵儒儒的命是红护符救回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