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八十一章 清算与飞雪

第八十一章 清算与飞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选道具?
  
  虞幸对这个有点感兴趣,他晃神间,一行道具列表出现在他眼前。
  
  【忆雪、有毒的交杯酒、真视粉末、脏兮兮的香炉、账本、梁二妮的日记】
  
  【注意,离开推演后,这些道具的作用将会发生普适性改变,请凭直觉在六种道具中选择一样。】
  
  这些道具中,除了虞幸在长桌时间看到的交杯酒和真视粉末,还有意料之中的忆雪和梁二妮的日记,而香炉和账本则在虞幸意料之外。
  
  他想了想,才记起来,这应该是第一阶段他在遗像框店里碰到的东西,他找到香炉后点燃了香,然后才看到了赊账的账本,这两样东西确实有点古怪,却没想到也会成为可以得到的道具。
  
  就是这系统提示中,“凭直觉选择”这几个字让人觉得十分微妙。
  
  如果说到直觉……他的目光在忆雪和香炉之间游弋了一下。
  
  虞幸可以猜到忆雪应该会是一个有召唤作用的消耗品道具,梁二妮的日记也一样,但是忆雪大概会比梁二妮的日记强一些。
  
  至于香炉,纯粹是虞幸觉得很有趣,当时他把香炉从柜子里找出来的时候,就觉得这香炉很漂亮,很有年代感,和他这种老人家很相配。
  
  所以忆雪和香炉二选一……
  
  “香炉。”
  
  很明显,对于他这种冷漠无情的人来说,刘雪的感情并不能成为影响他做选择的因素,哪怕忆雪可以召唤出个刘雪鬼魂来,也和他无关,看着还尴尬。
  
  【你选择了道具:脏兮兮的香炉】
  
  【脏兮兮的香炉:将三支香插进香炉中,有安抚尸体鬼祟的作用,使用次数3/3】
  
  “嗯……还可以。”虞幸原本的祭品和道具被封印不能用了,但是新的道具倒是能用,因为祭品与他的人格面具挂钩,一封全封,道具谁都能用,只不过原本的道具也被当成他的力量,被【囚笼】给压了下去。
  
  也就是说,现在他新得到的所有道具,都可以正常使用,但新祭品不行——要是有人在这个期间送了他道具,他也是可以用的。
  
  【脏兮兮的香炉将在推演结束后三小时送到你身边,请注意请查收】
  
  特殊任务的道具领取完毕,那第三阶段被抬了三阶的奖励究竟是什么,系统并没有细说,“一次恩赐”太过于抽象,虞幸也暂时想不出是什么东西,便先忽略。
  
  他模糊的视线骤然一黑,紧接着,四周的空间朝他挤压过来,他伸手摸了摸,发觉自己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正方体狭笼内,只不过这次这笼子没再摇晃了。
  
  他面前出现一块发亮的显示屏,屏幕一分为二,一边弹幕刷得飞起,另一边则出现了一条条系统结算。
  
  果然,又回到了“出生点”,上次他新人赛直播和现在流程相同,虞幸猜,所有的直播推演在结束前应该都会把推演者送回最初的地方进行成绩播报。
  
  【恭喜你完成直播推演-死亡平行线】
  
  【以下为本次推演评价(开放给观众)】
  
  【案件真相还原度:74%(仅统计个人对主要剧情的探索)】
  
  【人格异化度增长幅度:2%】
  
  【评分:S】
  
  【获得推演积分:1500】
  
  【以下是打赏的积分总额:12042】
  
  【打赏积分将与系统五五分成,分成后积分总计:7521】
  
  【最终队伍进度排名如下(死亡人员不累计)】
  
  【1.卦师、幸、冷酒】
  
  【2.祀、方片♦️】
  
  【3.剑符师、晓】
  
  【剩余队伍尚未完成推演,请再接再厉】
  
  剑符师是洛良的人格面具称谓,晓则是他的队友洛晓。由于三支队伍进入第三阶段后完成推演的时间基本一致,具体排名是根据三阶段综合排名来算的。
  
  观众可以看到幸这边的结算内容,果不其然,一堆666之后,大家的视线开始分散,有的在羡慕直播推演赚积分快得离谱,有人反驳只有强者,让人看到精彩的东西,才会受到打赏。
  
  还有一些发现了虞幸的人格异化度增长了2%,发出羡慕的声音。
  
  [2%的增长?这是个什么涨幅……要说经历的是难度普通的推演就算了,这场可是有伶人出现,他内心这么平静?]
  
  [不不不,老粉告诉你,伶人的出现给了他很大触动,因为他新人赛只涨了1%]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这是个钢铁之心啊]
  
  [很羡慕,像我这种每经历一次推演就要去商城买道具降异化度的人真的好羡慕,幸能省多少积分啊!]
  
  [我的积分都用来买降异化度的道具和延迟推演的道具了,嘶……延迟手串要到期了,我再去续十天]
  
  [楼上的,就是因为这样,你才弱啊]
  
  [我弱我乖乖待着不去祸害别人不好吗?吃你家大米了]
  
  虞幸一边看结算一边欣赏弹幕,弹幕中,“延迟手串”这个词吸引了他的注意。
  
  延迟推演……?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重点。
  
  他凑近屏幕,弹幕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纷纷和他打招呼。
  
  [帅哥好啊,恭喜第一~]
  
  [大佬牛逼,恭喜大佬~]
  
  [美女好啊,美女加油!]
  
  虞幸:“?”
  
  看到美女两个字,他面色古怪一瞬,知道是尚未失效的玫瑰面具在发挥作用,回答道:“我是男的。”
  
  刚才那条独特的弹幕又发了一条——
  
  [兄弟,我知道你是男的,但我看不见你长啥样啊,一进来这些人蔫坏,都跟我说你是大美女,我真信了,你在我眼里就改不过来了]
  
  下面全在刷“卧槽太好笑了”和“哈哈哈哈哈”,虞幸十分无语,不想理会这些人,选择了直接退出推演。
  
  ……
  
  就像是睡了很长的一觉,在黑暗中沉浮了好久,他才感觉到了真实的触感,向有光的地方漂浮。
  
  虞幸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片流光溢彩的琉璃装饰,淡色软座整齐排布着,他眯着眼,伸出手臂在眼前挡了一下,遮住了眼前刺目的灯光。
  
  “诶,醒了!”旁边立刻有一个人出声,虞幸揉了揉太阳穴朝旁边看去。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本次三大家族聚会的负责人有不少都集中到了琉璃轩,现在看他从沉睡中醒过来,简直像看到了大熊猫似的珍贵,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疾步走来,盯着他观察了好一会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