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二章 染血唐刀

第二章 染血唐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虞幸问:“帮你压制厉鬼的是什么人?”
  
  “不知道,我那时候太小,没人告诉我。”赵一酒已经说了太多话,这对他来说有点累,他也不打算说太详细了,后面就简略提了几句,“压制鬼物后,我的身体情况偏向了人类,虽然气质还是无法逆转,但是起码恢复了黑瞳,也知道饿和累。”
  
  “再后来,我仍旧习惯待在黑的地方,赵家看我特殊,给我建造了训练场,希望激发我体内厉鬼的部分可用力量。那里面漆黑一片的,我待到了十五岁才出来。”
  
  他是赵家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往单兵作战方向训练的成员,出训练场以后,他耳边经常响起呓语,中途偶尔会有压不住厉鬼的时候,赵谋就会帮他找到压制的道具。
  
  原本赵家对他特别重视,可是,大概是由于厉鬼被压得太稳,这么多年,他只有身手在训练中不断进步,却没能开发出什么特殊能力,渐渐的,赵家就不再重视他了。
  
  很多小辈只知道他是一个“奇葩”,却不知道具体的东西,因为这件事被上一辈的人瞒着,小辈们还以为这个“奇葩”是贬义词,以为赵一酒做过什么不好的事,多多少少都会排斥他,甚至孤立他。
  
  赵一酒反正也不在乎别人的态度,他和赵谋搬到了弥今市,赵谋时常不在家,他就一个人待着,看看书,练练战斗能力。
  
  原本他成年后就可以进入推演游戏,但是赵谋担心他体内的厉鬼会对推演中的一些东西起反应,硬是让他又熟悉和压制了七年,在赵一酒二十五岁的时候,他才在庆元制药厂开始了推演的起点。
  
  “竟然是这样……”虞幸偏头看向阳台落地窗外的雪景,嘀咕了一声,狭长的凤眼眼尾上挑,总让人感觉到他正漫不经心。
  
  赵一酒呈现出来的气质有了原因,赵家古怪的态度也得到了解释,看来,这世界上不止他一个人的命运因为荒诞推演的存在而被动的被改变。
  
  “伶人说,我以后也会是单棱镜的一员。”就在虞幸安静思索的时候,赵一酒突然又开口,面色冷然,“我没有把握说,他是错的。”
  
  “未来的某一天,我没能压住厉鬼,我就会显示出鬼性的那一面,到时候,我就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杀意了。”
  
  “呵,酒哥,你看看你的分化线。”虞幸转回头,对赵一酒露出一个笑容,“正道线诶,你对你的自控能力还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么?你很强,不用这么没有自信,我相信你可以一直压制下去。”
  
  赵一酒没接这话,他将凉水一饮而尽,问道:“聚会已经结束了,你什么时候走?”
  
  “把孟婆汤和你哥交易完以后,我就得回去了,还有些事要处理。”虞幸倒是不介意等赵一酒眼睛恢复再走,毕竟是他未来队友么。
  
  可惜,这儿三大家族人员密度太大,现在是推演刚结束,甚至还有几个组仍然在推演中,所以三大家族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们都空闲下来,虞幸和伶人的关系一定会受到他们的追查。
  
  追查其实也没什么,但是谁知道这些人不会采取一些让他讨厌的手段呢?
  
  虞幸这个人就不喜欢受强迫,他要是一气之下把哪个家族的年轻一代又弄残几个,恐怕真就不好走了,还会给赵谋和赵一酒添麻烦,不如早点开溜。
  
  “好,等我回弥今市给你发消息,不过,会很久。”赵一酒道。
  
  ……
  
  当天晚上,赵谋敲响了虞幸的房门,彼时虞幸正在补觉,他通常都是想睡就睡,根本不管生物钟的。
  
  几天的推演中,现实中的身体并没有进食,却奇异的不感到饥饿,可身体上的疲惫是实打实的,他几乎一沾床就不想下来了,赵谋在外面敲了三次门,他才不情不愿下床开门。
  
  “你也太虚了吧,赵儒儒都比你精神。”赵谋看见虞幸睡眼蓬松,笑着推了推眼镜。
  
  虞幸有气无力道:“她那是大难不死后的亢奋。进来吧,你来交易道具的?”
  
  “当然,虽然忙,但是这么重要的事,我可不想拖。”赵谋走进来,虞幸注意到他背后背着个深色长方木盒。
  
  他将门关上,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就是这个?”
  
  “是啊。”赵谋把木盒平放在桌面上,然后打开盒锁,将盒子反转。
  
  顿时,一把不带刀鞘的细长唐刀出现在虞幸瞳孔中,他一愣,没有去摸,而是看向赵谋:“居然是武器型道具?”
  
  无论是祭品还是道具,武器型都是最珍贵的,因为它们除了特殊能力,本身的存在就能为推演者增加很多生存几率。
  
  摄青梦境即使没有亦清,也会是一把非常锋利顺手的匕首,可惜现在封在人格面具里拿都拿不出来。
  
  虞幸正缺一把能用的冷兵器,但是……
  
  赵谋看到他的表情,得意的一笑:“在想我是怎么知道你祭品不能用了的?别小瞧我,你第三阶段一个祭品都没用过,我就知道,一定是第二阶段和伶人对上的时候付出了惨痛代价。”
  
  “真不愧是赵狐狸。”虞幸也笑了,“你这观察力和分析能力,恐怕赵家没几个能比得上吧?”
  
  赵谋不置可否,他指了指唐刀:“我听阿酒说过,你身手很好,打架的时候很有章法,像是个练家子,在用冷兵器的时候,你的攻击性是最强的。所以,匕首虽然隐蔽性高,也方便,但真论起顺手……你应该更喜欢长刀吧?”
  
  虞幸几乎想给赵谋鼓个掌,这家伙三十不到,却精明得像是个活了百八十年的老人,不仅能看出他的真实喜好,还借此让他无法说出拒绝这场交易的借口,确保了孟婆汤能到自己手上。
  
  一个虞幸用不上的恢复异化度的道具,换一件目前来说急需的武器类道具,这买卖对双方都不亏。
  
  “行,我看看。”既然赵谋这么有心,他也不想浪费这番好意。
  
  虞幸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把唐刀,发现这刀属于杀伤力很大的那种——横刀。
  
  唐刀是唐代的刀,但这个名称并不指某一种刀,而是囊括了好几个种类,有仪刀、陌刀、障刀和横刀四种。
  
  横刀刀身笔直,类似长剑,但刀尖的折角还是很明显,成语横刀立马中,指的就是这种刀,这也是唐代军队里最常见的佩刀。
  
  眼前盒子里的横刀缺失刀鞘,刀柄有一层锈迹,锈迹中还隐隐夹杂着几丝血迹。
  
  最独特的是,它并非常规横刀模样,在剑身上多了一个蜿蜒扭曲的花纹凹槽,根据虞幸的经验,他判断这是血槽,也就是说,这把唐刀很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