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上门仙婿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事实就是那么残酷

第五百四十八章 事实就是那么残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冰冷的声音在耳旁响起,看着门口士兵那冷厉的眼神儿,髙宪力的脸上升起一抹错愕的神色,微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心中不免升起一阵感慨。
  这些士兵的势力只不过是宗师的水准罢了,他就算是可以收拢身上的气势,也不是寻常人能抵挡的,这些人面对着压力竟然能镇定自若,要是换做一般的城池士兵,早就吓的是一脸的惶恐。
  “我要见你们白城主。”
  淡漠的声音响起,在髙宪力的控制下,陆地神仙巅峰的气势不觉得的散发出来一丝,当下,原本手持长枪一脸肃然的两名士兵顿时间神色大变,整个人的脸色顿时间变得苍白无比。
  “见,见过前辈。”
  士兵神色一变,慌忙跪倒在地朝着站在那里髙宪力行了一礼,这种压力他们是再熟悉不过,只有在城主大人一个人的身上才感受过,现如今竟然遇到了第二个这样的人。
  “我与你们白城主有约,麻烦两位去通知一声。”
  髙宪力淡淡一笑,并没有因为两人之前失礼恼怒。
  “前辈说笑了,既然您与我们城主大人有约在先,那还说什么通报不通报的,您请进。”
  两名士兵相互对视了一眼,一齐动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这样级别的高手整个修炼界内屈指可数,这样的人才不屑与去欺骗他们这些人,既然人家都说了与城主大人有约在先,那就不必多此一举。
  “多谢。”
  话音落下,髙宪力一步迈出,身影一闪直接消失在了两人的面前,而两人只觉得如同一道清风从身边拂过一样,如果不是清楚的记得刚刚有人出现在面前,还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呢。
  “老王,这位前辈真好说话啊,要是换做一般人说不定因为我俩刚刚无礼的举动都生气了!”
  “是啊!刚刚真的是好险,现在咱们修炼界内像这样的前辈已经不多了!”
  “什么叫不多,明明就是极为稀少!”
  “......”
  两人一言一语讨论的很是激烈,城主府内,髙宪力化作一道清风轻车熟路的便来到了正厅。
  身影换换浮现,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一幕,心中不免升起一阵的感慨,身为天师道的掌教,他平日里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在外面瞎逛,上一次来白虎城还是一百年前,那个时间他还刚刚接手天师道不久,修为也才只有陆地神仙中期,这转瞬间时光流逝,他没有想到自己百年后再次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一切还都是老样子。
  “哈哈!想不到高宗主的速度这么快,这才一个时辰左右的功夫,你就已经赶来了!”
  洪亮的大笑声响起,一道清风出现,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大厅之内,这一次不是别人,正是城主府的主人,白玉明。
  “哈哈,让白城主见笑了,还不是因为我这个不老实的徒弟,他实在是太不让人放心了,我这生怕他给白城主你添什么麻烦,所以一路就快马加鞭赶了过来,希望他没有给你添乱。”
  髙宪力的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苦笑,这些天天师道上下为了陈阳都要急疯了,特别是一直对陈阳有所不满的夏清空,一连着好几天,天天都带着一群长老来宗门大殿讨论这个事情,就在刚刚他无意间看到联络石上陈阳留下的讯息,就试着给对方回了一个信息,谁知道竟然通了,在得知对方在白虎城之后,直接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高宗主这话可是多虑了,你可能不知道,你的这个徒弟跟我家那个小兔崽子两人已经成了好朋友,现在正在后院聊天呢。”
  说到这里,白玉明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无奈,他这个儿子对陈阳这个朋友真的不是一般的好,把他珍藏的醉春风都给拿出来了,平日里他都舍不得喝上几口,现在这家伙倒好,一次性拿出来了五六坛。
  “还有这样的事情?”
  髙宪力听后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白元芳眼光高傲整个修炼界内都是出了名的,就因为这个事情,白虎城得罪了青云门这样的大宗派,这些年对方联合其余势力打压白虎城,要不是对方底蕴深厚,换做一般的城池早就顶不住了。
  可是,不可否认的是,白元芳确实有着自傲的资本,年纪轻轻的突破到了陆地神仙,据说现如今对方的修为才刚过二十出头,就连他门下的大弟子金若晨,但是对方今年的年纪也是二十有六。
  不过,不要小看这仅仅几岁的差距,这就是一个人的天资差别。
  金若晨身为天师道主峰亲传弟子,资源什么的一样不缺,同样白元芳也是一样,所以两人比的就是天赋,这也是他为什么这样看重陈阳的原因。
  根据他派人在世俗界中调查得来的资料,对方今年才二十岁整,可是对方的实力已经比拟金若晨,如果能在武道大会开始之前突破陆地神仙,那么进入仙门之中基本上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那高宗主不妨随我去后院一观。”
  “客气了,同去就是。”
  话音落下。
  两名修炼界内有名的大佬并肩朝着后院走去,话语间有说有笑的,似乎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
  与此同时。
  后院内。
  伴随着父亲的离去,这一次白元芳没有在嚣张起来,老老实实将剩余的醉春风归还了回去。
  此刻,院子内的凉亭下,两道身影正对坐在那里,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个黑白相间的棋盘,从棋盘上看去,白字明显要比黑字多上不少,而且黑字的局是很不容乐观,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全军覆没,满盘皆输。
  “陈兄,这一步不算不算,咱们重新来过,刚刚是我眼花了。”
  说话间,白元芳伸出手将自己刚刚落下的棋子拿起,转手换了一个别的地方。
  看着这一幕,陈阳淡淡一笑,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对于这一切他已经是麻木了,从开始到现在,白元芳不知道已经悔了多少步棋,他已经从刚开始的惊诧变成了习以为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