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关于男猪,关于那些男人

关于男猪,关于那些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像有很多人迷惘,谁是男猪这个问题。我有时候码着码着,就会在屏幕前默默的发呆,也很迷惘。因为,这个故事在七月之前,敲定的男猪还是秦雍晗。
  其实……谁是男猪又怎么样呢?
  我想,很多年后的楚轩谣不论和谁在一起了,心里最喜欢的,还是那个瘦小腼腆的少年。他在黄昏里牵着匹白马,穿着青布蓝衫,头上用方巾束起个大包,说话的时候会脸红,紧张的时候会揉马缰。当他低下头,就有碎发在额前遮住了乌金色的眼睛。
  而在她回想的时候,也许,晋印炽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叔。
  当偶然遇见,闲闲地聊起家常,有一半的你面对着那个大叔。那个大叔说话不再脸红,眼神变得深邃,个头比你高出好多好多,身上有鲜亮的盔甲。
  而还有一半的你,穿越了很久远的时间,回到那条人来人往的承恩街。在那个寂寞而湿闷的夏天,你倚在青庐居外,和他分吃一碗木莲豆腐。他凑近的时候,你可以闻到旧衣服上皂角的香味,飘得满满的。你埋怨他吃起东西来慢吞吞,他就羞愧地别过头去,努力大嚼起来。
  而他愿意用自己所剩不多的铜锱,为你买一份吃食。
  哪怕他今晚的晚餐没有了着落;哪怕此后的一个月,他都只能在饭堂里睡大通铺。
  每个人心里,都会有那么一个少年的。很多年后想起来,最喜欢的,还是他。
  这样下来,那些王爷皇帝,就变成了龙套。不是说他们不好,不是说他们不够专情,只是,人站在那么高的地方,心都变了。
  而且,谈恋爱为什么要那么麻烦?充斥着阴谋与黑暗的地方,即使再多的真心与信任,也总有天会疲倦。
  比如说秦雍晗。
  他就像吸毒上瘾一样戒不掉权力,而后,他遇到了楚轩谣。那之前他做了很多很多坏事,而那之后,他会继续做下去。楚轩谣以为她改变了什么,其实她改变的只是——以前是权力,以后是权力美人两不误。
  可我还是喜欢他,就像楚轩谣一样,还是心疼这个人。
  秦雍晗也曾少年。他也曾大口大口地喝酒,而后借着酒力跳到桌子上,说要“靖国仇”。他也曾和人在青庐居的桌子上画地图,吹牛皮只要一千人就可以把龙城拿下。他也曾和邢绎打赌,静容恭什么时候会死掉,最好是今年……
  不过那个在黑街穿梭的青公子,已经变成了帝晗。而楚轩谣遇到的那个人,更多的是青公子。
  当秦雍晗再次在御座上作出疯狂的事情来,他未必不会大喊一声:“老子爽,你们不爽就去死!”然后冷笑着,看三千金吾卫兵围御殿。那时候,秦雍晗只是突然想结婚了。
  他也想有个地方可以停驻,可以让他痛痛快快地喝酒与哭。
  只不过,那些疯狂经久,也会在皇帝偶尔的回想中变成愚蠢。
  墨王……呵呵,我觉得墨王是很没性格的那一类。他有过抗争,但是永远不够强硬;他所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命运垂青。
  如果,秦雍晗在墨王的处境,他一定会二话不说起来造反。为江山也好,为美人也好,反了再说。但是墨王不会,他永远是翩翩佳公子。造反?想都没想过。
  所以后来他输了,在他以为自己赢了的时候——他以为皇兄已经任命,自己可以抱着美人归。结果,那个青公子又杀了回来,提着帝剑红着眼,奋力与公卿们拍桌板。
  你们不要我娶老婆,信不信老子杀光你们!不把爷当皇帝看是吧?不想让爷当皇帝是吧!哼哼,都,给,我,去死!
  与秦雍晗身上的流人气质不同,秦雍睍温柔、善良、忠诚、天人之资……看起来有一切女孩梦想中的东西。只不过,他无能。他会温柔而悲伤地望着你,然后转身离去。
  是的,他无能,在那个充斥着悲哀与兵燹的时代里。
  于是,烟消云散。再也没有人会在你罚跪的时候,递上他的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