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九、东宫契约

九、东宫契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七夕,霰汐宫里头的来人渐渐多了起来。
  那个半弦月夜,精致的亭台,繁艳的桃花,一丛又一丛丰缛的树丛映出江南的春烟水泽。庭下,美人拂汗而栖,与才子共忆一段江南事。
  只不过,花琤音演了祝英台成了后宫第一宠妃,楚轩谣演了梁山伯成了后宫第一宫草。
  这厮儿长成女孩有点浪费。
  但是第二天见到太后她就惴惴不安了半天,大有伸头一刀作算的冲动。不过太后倒像个极想听故事的孩子,去青瑞楼的路上催着她讲梁祝。楚轩瑶就磨着性子细细道来,把太后煽得不行。楚轩瑶想,听梁祝就煽成这样了?于是撩开锦障时道:“太后想听,我还有不少呢。”
  “不少?”美眸一勾,笑着执起她的手:“那就一个个讲吧——每一个都那么悲吗?”
  楚轩瑶沉吟了一会儿,道:“那倒也不是,不过绝大多数都是悲剧。”
  “悲剧?”
  “是把美好的东西撕裂在你面前。”
  太后好像被电到了一半停下了脚步,眼神有一丝丝空灵。楚轩瑶觉察她刹那的失态,耐心地等着。她想太后也是有故事的人吧。
  于嫣络回过神,幽幽地说:“因为他们都有执念,都不懂得放手。”
  楚轩瑶被看得凉飕飕的,强笑着说:“每个人都有执念。”
  “有时候看淡了就不苦了,”太后转过头进了内室,“洪澄,把哀家放在床头的那本佛经拿来——谣儿,你要多看看佛经。”
  啥?看佛经?我说的人又不是我,除了回去之外我没有什么执念啊。她低下头摆弄着手腕上的景泰蓝手链,念叨我可是名正言顺的基督徒啊。
  “呃启禀太后娘娘,谣儿……不太识字……”她支支吾吾地低下头,想这应该不算撒了一个弥天大慌吧。
  “什么?”太后和太妃一齐转过头来,不识字?!
  于嫣络不由得叹了口气,眸子里映出深深浅浅的疼惜。“那么聪明的孩子,就被这样荒废了——也都是哀家疏忽。”
  “姐姐,汐儿在东宫念书不总是吵着没个伴儿吗?那些入宫陪读的女孩儿她又都不喜欢,不如让谣儿去和她作个伴,也好有个照应。”
  太后思量了会儿,宫妃在东宫陪读,似乎是没有过先例。不过方国公主陪读倒是有的。长长的天青色指套在沉香蝠椅上轻扣了。“也好,谣儿,过几天你就到楚先生那里去上课吧。”
  看到楚轩瑶一脸难以置信的惊惶,太后忙安慰道:“皇上那里你不必去理会的,这事,哀家说了算。”
  其实楚轩谣想的是,不会吧,上了那么多年学,穿越了还要上?!
  “还有,”太后轻轻坐在太妃榻前,“皇上最近国事繁忙,总是忙到三更半夜。皇上是不会体恤自己,但哀家心疼。以后啊,你就每天晚上都去一趟龙翔宫,把哀家熬的夜宵送过去。”
  好直接的套近乎手段啊,那万一皇上不悦了……
  “可是,皇上的御书房……”楚轩瑶十分没骨气地跪地求道:“还望太后娘娘三思。”
  太后剥了颗龙眼放到嘴里,“哀家也没让你进御书房呀。怎么,谣儿不想为哀家做好这份差事?”
  腹黑,强烈腹黑!楚轩瑶只好闷闷受差。
  聊了会儿,楚轩谣找了个托词便回去了,留下两个太字辈在那里八卦。
  “这两个孩子,没有我推推是不行的。”
  太妃抿着嘴笑了笑说:“姐姐也真是费尽心机了,就是不晓得他们两个人会领姐姐的这番心意吗?”
  “但愿……”于嫣络叹了口气,无奈地向下望那个渐行渐远的娇小身影。
  “若是皇上真不喜欢,怎么办?”
  “嗯?”
  “不如许了我们家睍儿,”景渝摆弄着青帷颇为淘气地笑笑,“也许他喜欢也说不准。”
  “睍儿?”于嫣络脑子里很难把这两个人凑到一块儿。说实在的,除却楚轩谣是楚恃兮女儿这一条,她也很难把秦雍晗和她凑一块儿……
  “还怕他看不上谣儿啊?”太妃一抿嘴微扬了扬头,“谣儿指给他还不是便宜了他小子?”
  “说我什么呢母妃?”墨王用箫挑开青帐温和地问,“皇儿不过出去半日,母妃就在背后数落皇儿的不是?”他随即对太后行了礼,安静地垂立在她身边。他身后,九五至尊正慢慢踱进内殿。
  秦雍晗见太后也端坐在榻上,不免微微一怔,心不甘情不愿道:“皇儿给母后、母妃请安。”
  景渝看了看站在面前的年轻君王,尴尬地笑了笑。皇上对太后,甚至没有对太妃来得亲近。
  “皇上最近宵旰勤政,可要保重身体。”
  “谢母后关心。”
  “御膳房的吃食,总归没有两仪宫的精致。不如,以后就让哀家为皇上熬夜宵……”
  “谢母后。”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生生截断了。
  “扑哧,”景渝的笑打破了气氛的凝滞,“皇储妃第一次来青瑞楼,也是这样坐得笔直笔直的,问一句,答一句。”
  墨王眯起眼想象那个在传言中倔强、清俊如士子、骂他不肖子的皇储妃,想象她坐在木椅上拘谨的样子,虽从未见过面也不由得轻笑。
  “你这可冤枉谣儿了,看哀家不告诉她——谁成天讲笑话给你这个如花似玉的老太婆听啊?谁成天陪着你端茶送水地伺候啊?”
  “还因为母妃的事被罚跪了出云宫。”墨王淡然接上一句,立刻被秦雍晗冰冷的目光绝杀了。不过墨王面不改色,嘴角不自觉噙着一丝狡然。今上多少把柄捏在他手里啊,小到某年某月尿了裤子,大到某年某月逛青楼还让他瞒着太后……有恃无恐大概就是形容他这种人。
  “皇上以后可莫要随着性子,我大夔自立国以来,哪代先帝曾经做出过那么荒唐的处置?”
  “是,母后。”可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说,“是,下次一定变本加厉。”
  “呃……以后这夜宵就由……”
  正在这时,突然有脚步声从外殿传来,穿过了复道与楼梯,急促得像是在奔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