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十一、夜魅

十一、夜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天晚上秦矜汐腻了皇太后一夜,早晨回矜泉宫的时候发现,楚轩瑶已经在正殿里喝早茶了。她不知楚轩谣正闷闷想着,跑得倒是快,一说有鬼就找娘去了,把我这个没娘疼的丢在这里。
  “今晚上捉鬼。”
  “那么快?”秦矜汐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会会她先。对了,你宫里头除了昨天排查的宫女之外,有没有……古怪的人?”楚轩瑶想起那个黑纱蒙面的女人就发凉。
  “古怪的人?”秦矜汐抚了抚头,“我也不晓得。”
  “这我就要批评你了,你是这儿的一宫之主诶!”
  “我以前都是和母后待在两仪宫的,及笄后就被送到沃雪行宫去了,前些日子刚回来,住在矜泉宫里还不到两个月……”
  “行行行,”楚轩瑶嫉妒得不行,挥停她的话。“那……你有没有见过你宫里头一个蒙着黑纱的宫女?”
  “哦,你说孜姑姑啊,她是这儿的侍花宫女,人很好的。怎么,你怀疑她啊?”秦矜汐一脸你是昏官的表情。
  “是,”楚轩瑶答得干脆,“要不她干嘛蒙着脸?”
  “她被毁了容貌,所以才蒙着脸啊。”
  楚轩瑶挠了挠头,凑上前说:“帮我凑点东西。”
  “什么?”秦矜汐看她表情之奸邪,不禁微张着嘴想怪不得不得宠。
  半轮月不急不缓爬上中天。
  “你确定这样可以……捉鬼了?”秦矜汐看着她全身的赘挂,不经对这件事的可行性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楚轩瑶点点头,表情颇为神圣。“不论它是东方或者西方的鬼怪神魔,或者是人间异能者巫妖古玄物,我——索兰尼亚银月光华军团长、三叶玫瑰骑士莱格拉斯都将驱逐它至黑暗深渊,我的公主殿下。”十秒钟之内她又进入了忘我的RPG境界,单膝跪地用铁锅充当阔剑杵在地上,并且拉过秦矜汐的手放在唇边虚啄了一口。
  而对方因为不知所措外加不知其所云竟然没有反对。
  “我亲爱的公主,我将用我的荣誉——荣誉即吾命——起誓:您的骑士必将为您杀掉那凶恶的黑龙,并对爱情忠贞。我将带着我的剑穿越整个索兰尼亚,将你的名字传诵。”
  “你要杀鬼,不能杀龙。”秦矜汐被吓得不轻,但还是很认真地讲。
  “那险恶的亡灵怎会是,被神眷顾着的圣殿骑士的对手?”楚轩瑶继续深情款款。
  于是一个公主,一个幻想自己是骑士的假冒伪劣废柴公主,在一个东方架空世界的皇城中,摆出骑士精神去对付一个厉鬼。不过她们明显没有什么默契。
  “你给我起来!”秦矜汐终于忍无可忍道:“不许再说我听不懂的话!你这个挂着洋葱和桃木剑的老鸨!”
  结果楚轩瑶闷在一套金吾卫的铠甲里,头晕眼花地站了一夜不说,还什么收获也没有。
  那晚温德殿里没有任何动静。
  终于晓得兵哥哥是最可亲的人啊,不过大概没有什么兵会比她更没样了。戴着带额铁的战盔不讲,腰上丁零当啷挂着小镜子小剪刀和一柄有些年头的桃木剑,胸口还挂着银十字和大蒜。更骇人的是那柄铁锅,御膳房里最大号的一个,份量十足。
  “这也不能怪我迷信,”楚轩瑶打着盹儿想,“世界无奇不有嘛,谁知道大夔有没有血族。”
  当第一缕光亮劈空而来时,秦矜汐伸着懒腰从锦被中钻出,对冲进来一脸睡意的楚轩瑶说:“昨晚一夜没睡好。”
  “嗯,”楚轩瑶闭着眼睛点点头,“打鼾那么努力哪有空睡觉。”
  打哈欠打到一半的秦矜汐连忙捂住嘴,眼睛晶亮晶亮的,结结巴巴问道:“我……我有打鼾?”
  楚轩瑶依旧闭着眼睛说:“我现在终于知道那个鬼干嘛老是想找你的麻烦——恐怕你每天夜里搅得它不得安生吧。”
  “你……你胡说!”秦矜汐跳下床敲了敲她的头,“本公主只身作饵,你不晓得感激反而信口雌黄!”结果楚轩瑶头一偏,爬到她床上就开始补眠。
  秦矜汐看她那个狼狈的样子也不好说什么了,其实她昨天夜里睡得很好。
  索兰尼亚第一圣殿骑士……
  她轻轻笑笑,掩上门,心里突然变得沉沉的。是不是这样一直没有结果,皇兄就又要责罚那个奇奇怪怪的晋国公主呢?反正秦矜汐没看出她有什么不好。这算不算歉疚啊?秦矜汐拈着她的绣针想。她可不喜欢静毓诗名正言顺做她的皇嫂,谁叫她妹妹是静紫萝!
  “呀,公主,”凌月急忙上前用帕子擦去她指尖上的血迹,“公主别绣了,否则等会儿太后娘娘又要怪罪奴婢们了。”
  “我不管。”秦矜汐倔强地看着面前的绣品,一轮钩月,一个修长的身影,但还没有绣上眉眼。纤长的手指轻轻抚过那袖风怀月,脸上飘上一丝红晕。
  “可是公主金枝玉叶……”也只有凌月有这个胆量劝她——他只是一个铜印黑绶的太学祭酒,虽然才学硕今可也配不上先帝的嫡女、舞阳帝姬啊。
  秦矜汐恼怒地打碎了桌上的茶盏,“你们都看不起他是吗?门第,门第有什么?蒙着祖荫算什么本事?他不做大贵族的后代,但可以做大贵族的祖先!皇兄迟早会封他爵位,看到时候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这时,殿外突然响起阉人的通传,“静妃娘娘到——”
  秦矜汐整了整衣衫静了下来,把一旁的彩蝶闹春图覆在清淡的墨色织锦上,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
  “昨儿皇嫂向太后娘娘请安之时听说了矜泉宫的事,好生愧怍,没有端正后宫,让公主殿下受惊了。”
  静毓诗特来赔礼,持礼甚恭,在听到“皇嫂快快请起”后,便娴静地坐在一旁看长公主绣花。长公主虽然是个风急火燎的性子,但是偏生喜欢女红,绣艺虽说是被人捧上了天,但与织室服官相比也确实不相伯仲。
  “公主昨夜在温德殿可还好寐?”
  “好。”秦矜汐头也不抬地专心绣着,淡漠的语气使静毓诗不由得生疑。的确,长公主因为紫萝的原故和她从来都不是很亲近,但清疏归清疏,不客气倒还没有过。站在一旁的东紫看了看这情势,赶紧递上一匹鲛绡。
  “这是今年进贡的弥望海鲛绡,还望公主收下。”
  秦矜汐听闻抬头看了看那匹银白色的薄绡,赞允的同时不禁眼中喷火——皇兄不是说今年清绵郡没有进贡鲛绡吗?敢情拿着鲛绡去取悦他的静卿卿去了,可恶!
  静毓诗看她盯着那份流光出神,不禁微微放宽了心,“凌月,还不替公主收好?”
  凌月应声,见公主低下头去重新开始绣那千叶银安菊,便上前收下。
  “公主昨夜没有回两仪宫,是不是不忍太后操劳?若真是如此,不如就移驾洛寰宫将就吧,矜泉宫里还是不要再住了。即使公主不顾念自己的安危,也要思虑思虑太后和皇上。”
  “无妨,”秦矜汐淡淡说,“本公主昨夜一夕安寝。更何况矜泉宫里马上就要太平了。”
  静毓诗有些尴尬地笑笑:“是。皇储妃娘娘怀瑾握玉,蕙质兰心,定不会负了皇上的重托。”
  “这本是皇嫂的职责吧,皇储妃还真是越俎代庖。”秦矜汐捋了捋额前的发,“我也不过随口一句,不料皇兄竟答应了。还望皇嫂海量,不要嫉恨储妃。”
  静贵妃凝淡一笑。“原来公主眼里,本宫就是如此狭隘之人啊。”
  “皇嫂言过了。”
  秦矜汐起身,欲要送客,不料突然听见她说:“不知今年皇上是否会下诏寒华赏菊,帝都已是五年没有寒华节了。”
  秦矜汐了愣了愣,寒华节……
  寒华赏菊,天家都会大开寰元门迎接公卿贵勋进宫,与天家同乐。在那天,公卿家主会带上族内已及笄的女子同游,等同于告诉其他人:这个女孩儿已经长成,可以行婚嫁之事。而贵胄爵勋们也会在寒华节上挑选中意的、门当户对的妻子。
  因为皇兄被话为“不文”,所以他很芥蒂这类风花雪月之事,自登极以来一直摒弃寒华赏菊,也放弃了五年中择妃的大好时机。
  “这是皇兄的意思吗?”她转过身来轻颤着问,莫非是皇兄要给她挑选夫婿?
  静毓诗不答,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还好、还好……
  她才不要嫁给那个横气十足又长相平庸的静肇旻!她要嫁给太学祭酒……祭酒!我的小酒酒……
  “皇嫂还有何事?”
  静毓诗没有办法,只好含笑而退。华盖步辇的队伍渐渐淡出了秦矜汐的视线,她没有看到一团仇恨的火焰正在不为人知的角落,瞪着静毓诗离开的方向。
  ☆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睡到天黑醒来的楚轩瑶伸了个懒腰如是说,结果发现秦矜汐睡在椅子上,迷迷糊糊地问:“什么?”
  “没什么事,饿了而已。”楚轩瑶跳下床,不好意思从递上拣了条毯子小心翼翼地把她裹了起来。“我去值夜。”
  值夜?秦矜汐想了想,又睁开眼看了看银色的战甲,“啊——救命——”
  楚轩瑶赶紧捂住耳朵,无奈地皱着一张俊脸。
  当凌月带着仆从匆匆感到内室的时候,发现公主一个劲地说:“对不住对不住把你当做值夜的金吾卫擅闯宫室了……”
  啥眼神啊?楚轩瑶郁闷地想,我就那么像男人?还是窥觑你美貌的男人?结果偷睨了一下镜子,被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把头发解开,因了那么一丝阴魅而减了清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