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十四、亭絮

十四、亭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啊,”楚轩瑶配合地怨叹,“我没有公主殿下的能耐,把少孤兄迷得七晕八素,每晚留你在东宫喝凉茶。”
  秦矜汐看看她带着揶揄的神色,低下头狠狠踩了她一脚,还很不留情面地拧了拧,皇储妃的呼号马上传到东宫的另一边去了。
  “不许胡说八道!我心里已经有人了——”秦矜汐不无骄傲地扭扭头,刚才还残忍的神色一下子转到甜蜜幸福状,背负着手施施然走开。
  “人心里没你吧。”
  秦矜汐被戳到痛楚回过身狠狠瞪了她一眼,“哼皇兄才不会喜欢你呢!”
  楚轩瑶蹬了蹬腿,发现居然还能用,不禁喜上眉梢。
  过了几天,秦矜汐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讲:“嘿你知不知道,安嫔现在已经不是安嫔了,变成安容华了诶……以后可就是居宫不居殿的主了。”说着似是甚恨铁不成钢地锤了她一拳:“你知道底下人说什么吗?和皇储妃你沾上边的人,都可以窜升得很快……”
  楚轩瑶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怪不得今早请安的人特别多。看来你皇兄逆反心理真得很严重。其实我这人挺好的,就是出生的时候医生脐带剪错了位置——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呀?”
  “打住!”秦矜汐捂住她的嘴不想听下去又伸出另一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一字一顿道:“皇、兄、要、为、安、如、瑟、扩、宫。”
  楚轩瑶顿时愣住了,原来自己的威力那么大,一天之内让秦雍晗为安如瑟疯狂。皇城紫辰宫建成一百五十年来,先皇都不过偶尔翻修,而秦雍晗要为了一个四品宫妃扩宫!
  真是很有做昏君的潜质。
  “你听谁说的?”
  秦矜汐得意地一眯眼,“没有人说的,皇兄临幸了人家五天……”自知失言急忙打住,窥觑一下她的神色,居然除了好奇和兴奋别无其他,也就继续道:“安如瑟一直吵着要迁殿居宫,还要簇新的能放光的那种!枕头风很厉害的,估计皇兄再被她磨两天就耳根子软了。”
  “怎么能这样子想你皇兄呢,”楚轩瑶义正严词地讲,“我们要对皇上充满信心才对!”随即邪气地一笑。安如瑟你想迁宫……那也要看我准不准!
  当晚跑到储华轩威逼利诱清继笔录《阿房宫赋》,在清继惊叹、好奇、崇拜的眼神中把折子收到袖子里,结果听到他说:“这是楚国主的大作吗?清继真是三生有幸,能与楚国主并世而生……”
  “哼”一声跨出储华轩,打算扣他三个月工资。
  晚上送夜宵潜进御书房,乘帝帝不注意塞进满桌的奏折中,拍拍屁股走人。《阿房宫赋》结尾批斗得是挺狠的,不过反正没人知道是她干的,十分保险。再说安如瑟已经闹得人尽皆知,静妃面子上也很掉份,大概不会顺水推舟。
  不过……若是秦雍晗还执意扩宫,那就没话好说了。
  秦雍晗困乏地拧着眉头,不经意间抓起一本折子,刚看到“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就眼冒绿光。结果越看越不对,越看越光火,朕还没说要建呢咋就又扯到灭国了?愤愤地看完,他一挥袖就对匆匆就近的连隅道:“把白玄雷给朕叫来!”
  连隅低头应了个“是”就往左一闪,他知道以皇上坐的位置把奏折飞出来后会打在右边的门框上。
  “做个太学祭酒,文章自诩死了!”秦雍晗愤愤地想,端起面前的龙九御翅舀了一口,“朕就那么像昏君?”
  可怜帝师大人的竹骊体被天下人所效仿,清继还学得特别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