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十九、苍狼孤血

十九、苍狼孤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天楚轩瑶起得特别早,因为她要面对一个人——太学祭酒白玄雷。虽然只是与他打了照面,但楚轩瑶隐隐觉得,这个人绝不简单。记得墨王昨天对她说,你真是好运气,白先生是世上最好的老师,他从来不教你没有用的东西。
  等她踏入东宫正殿才发现,那里面空无一人。她等了等,直到有人轻声道“你来了”,才发现他早已侯在阁楼上。
  她踏着古旧的楼梯走上阁楼,发现上面有一间小小的阁室,惟一的窗口正对着殿前广场。天很湿闷,乌云填满了整个窗框,明明只是清晨却黯淡的像是傍晚。白玄雷跪坐在青皮竹蔑席上,面前一枝小小的蜡烛,光心在晨风中剧烈地摇晃。
  他带着淡定的微笑对她点点头,“坐。”
  她硬着头皮学他的样跪坐在他对面。他们中间什么也没有,只有身侧的窗框,和合拢的门帘。
  “娘娘想要学些什么?”
  楚轩瑶低着头想了很久,说,“我不晓得。”
  “那娘娘想要什么?”
  “嗯……自由。”
  “是件好东西啊。只不过你若想得到,会失去许多。”
  “我一无所有。”楚轩瑶坦然地说。
  “不,你并非一无所有,至少现在你还不是和我一样的人。”白玄雷顿了顿,突然问她,“想一想,你是谁。”
  “晋庭王女,皇室储妃。”
  “确信这八个字,不要怀疑。”白玄雷嘴边的笑容更深了些,“除了这八个字你什么都不是。后宫是一张很大的网,每个人都是其上的节点,你是最形单影只的人,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因为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很强大,强大到打破那张网的平衡。——在后宫乃至雷城里,你看起来如此势微,但你的身后是十二国诸侯,你真正了解你的敌人吗?”
  楚轩瑶脑中突然一片空白,她步入皇宫不过短短三个月,但其中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每一件事情下隐匿的线索,她都找不到尽头。“是……皇上和宫妃。”
  “不,秦雍晗并不是你的敌人。”楚轩瑶惊异于他居然敢直呼君上的名讳,猛然抬头却看到他逐渐淡褪的笑容下隐匿的深沉。“他一直都在保护你,并且将一直保护你,甚至在他的心里只有你可以为他诞下皇嗣。你的父亲默认着他对你五年的禁闭,因为他晓得不那样你活不到成年。不要被他的表相蒙蔽了眼睛,他是隐忍的人,即使他对你的父亲有多少淤积的恨意,他也不会舍弃你。
  “朔方钦颜是他的腠理之患,诸侯是他的肘腋之患,但只有公卿才是他的心头大患。在后宫里头从来都只有两派人,公卿党和帝党,而你是局外人。你只需要在一旁静静地看,在适当的时候放下你的筹码。所以,不要陷入后宫的纷争,因为你不需要,你已站在制高点。但是同样也不要爱上他,爱会让你失去足够冷静的判断,失去你可以立足的牵制点——爱会遮蔽你的心。”
  “我不会爱上他的,我爱不起。”
  白玄雷眼里流露出一丝满意。“后宫的女人都不好对付,你不要深涉但是可以慢慢在里面历练。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老师想早些看到你独自担当。你不会一辈子都只是皇储妃,你也不会一辈子呆在宫里。若是你父亲坚持的话,你甚至会是下一代的晋国国主——你不是一般的宫妃,不要去做底下人那些愚蠢的事情。
  “还有,确信一切,不要怀疑。”
  “确信?怀疑……?”她有些惶惑地咀嚼着这两个词。
  “细细想一想你身边的人,他们的身份和那身份之后代表的意义。虽然秦雍晗会保护你,但当他需要在你和他自己之间抉择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他自己。那个时候你不能怨任何人,因为他是君上。他可以名正言顺地牺牲任何一个人只因为他是君上。太后也一样。”他深深看了看身边摇曳的烛光,他的学生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确信这一点,在你危急的时候没有人会真正牺牲自己的利益来救你——因为你是局外人。”
  “那我该怎么办?”
  “你已经站在帝党的一边了,你的父亲就是这样选择的,他把你送进帝都也是这个道理。后宫中的每一个女子身后都有一个家族的容衰,或者祖荫蒙密或者已很稀疏,但当她们联合起来会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六宫联手,兴废不过刹那。公卿一方面想看到的是各个姓氏在天家周旁的平衡,这样前朝的大姓也会联合起来一致对外,牵制住秦雍晗的每一个动作;另一方面他们寄希望于君上缥缈的心思里,希冀那些红颜可以使他们的姓氏凌驾于别家之上。——很可笑是吗?人都是贪婪的。
  “谁也不晓得,在方外是否会有诸侯兵甲勤王,但恐怕有雄兵入驻也是虎视眈眈。秦雍晗只能靠自己。他想在后宫看到的是混乱,是争夺,是仇视——你要帮他搅动后宫这浑水,让她们争风吃醋甚至刀刃相见。在你解禁的三个月里你也许不晓得你自己做了什么,但你和皇上都做得很好。她们忌惮你,但因为他也并不亲近你,所以她们还在互相倾轧。只有静妃——你要小心她,她看得很远。隐性的政治交易无处不在,虽然说后妃不得干政,但她们入宫的时候便已肩负着使命。你也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