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二十一、桃花尽处

二十一、桃花尽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矜汐在越骊宫里闷头绣啊绣啊绣,楚轩瑶凑上去一看,精致的桃花层层叠叠,繁复了素白的鲛绡。
  “春儿,你准备动手了啊?”
  “什么叫春儿?”秦矜汐在桌下的脚毫不留情地踩下去,附加拧了拧。“就准你每天缠着我三皇兄,还不许我这个身家清白的姑娘家怀想一下?”
  楚轩瑶狠狠揉了揉头发,“冤枉不?墨王可是我的蓝颜知己……再说你还清白啊,邢家小少爷都会打酱油了吧?还有那个儒雅的楚老生……孽缘!孽缘!”
  秦矜汐听多了也习以为常,自顾自从绣篮中掏出剪子。“帮我个忙。”
  “不成。”楚轩瑶翘着二郎腿靠到椅背上,闷闷地盯着承尘。
  秦矜汐又好气又好笑地拿着剪刀指了指她的眉心:“我还没说什呢,就拒绝?”
  “你能有几根肚肠啊?大脚趾头想想都晓得了。”
  “人都只有一根肚肠。”她奸邪地笑笑,俯到她耳边絮絮开讲。楚轩瑶听着听着就想:秦矜汐的情商一定爆高,倒追到这种程度。
  东宫殿后有一个小小的池塘,名唤隐幽,池边栽满了桃花。只不过已经入秋了,不要说花,连叶子都凋敝不堪,只有嶙峋的枝桠无助地定格在日益寒冷的温度里。秦矜汐挑这个地儿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学三皇兄,动不动爬到城墙上看楚轩瑶抽风吧?!
  第二天,楚轩瑶掰着墙角费力地探出头去,看着两人笑语晏晏自游廊而来,说是放风实则窥探也。她很奇怪,白玄雷居然放下东宫的课业,欣然顺着自己的提议散步来了;更奇怪的是,这两个八杆子穿在一起都不配的人“偶尔”遇到,就有那么多话好讲——隔着老远,她当然不知道他们两个正在谈论今秋帝都流行的荷包样式。
  不过若是桃花盛开的季节,秦矜汐就可以算李逍遥,白玄雷就勉强当个赵灵儿。
  “在看什么?”有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楚轩瑶吓了一跳转身,正巧磕到来人的下巴。秦雍晗“咝”一声,她忙不迭地捂住他的嘴——为了秦矜汐那段单相思,兄弟可是连命都豁出去了,晚上肯定要狠狠敲她一顿。
  秦雍晗一把甩开她的手就要冲出去看个究竟,楚轩瑶大骇,连忙把他扯回来:“皇上皇上!长公主殿下能不能嫁出去就看今朝了皇上……”
  秦雍晗瞥了一眼池边的两个身影,又把眼光落在她扯腰带的手上。楚轩瑶干笑两声松开手,忐忑不安地看着皇帝大人折回来和她一齐缩在墙角,于是殿角又多了一个脑袋。他的呼吸稳顺地在头顶流淌,并不灼人的温度带着淡淡的龙涎香。
  楚轩瑶眼睛虽然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两个人,心思却不禁凌乱——定力不够。
  “傻孩子,皇帝女儿不愁嫁都不晓得。”秦雍晗看了半响轻叹。楚轩瑶无心地仰头接上一句,“可是她是皇上的妹妹啊。”
  秦雍晗垂下头看着她斑驳的眸色,清了清嗓子道:“先帝就不是皇帝啦?”
  “白马非马嘛——”
  “过关隘一样得交税。”秦雍晗懒散地说,伴着楚轩瑶无奈的表情。那个古老的、有点傻的命题就这样被重新翻出来论辩。
  秦矜汐正想羞涩地想把手中的鲛绡荷包递过去,突然支棱起耳朵,道:“白先生……嗯这个……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在争执啊?”
  白玄雷点点头,在唇边绽开一朵煦暖的笑颜。秦矜汐很失望地看他转过身去,闲闲地望向殿角。“殿下,我们过去看看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