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三十四、和镇斗殴事件

三十四、和镇斗殴事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剩余的人一看一个兄弟突然飞走了,回过头抄起长凳也要劈过来。秦雍晗看也不看,拉过楚轩瑶不急不缓地绕到边角,一脚踢翻面前的张桌子,压退了几个人欲进的步子。
  然后他们两个极有默契地一个递一个扔。秦雍晗条凳扔得神准,总能在空中旋转三百六十度,和对面飞过来的条凳对接,然后轰隆一声在对面砸起一片惨叫。楚轩瑶兴奋地递着条凳想:果然干这行的,出手就不一样……
  等他们龟缩的角落附近没有一条长凳时,秦雍晗皱皱眉头,拔下一条桌腿若有所思地掂了掂,突然如贯雷般纵身一跃跳进剩下的五个人当中,当下就踢倒一个。其中最粗壮的络腮胡子一拳打向他的腹部,他五指一张在身前挡住,对面拳沉力猛的一击就生生被劫住了去势。秦雍晗包住那只硕大的拳头也不怎么用力地一扭,只听到轻微的“啪”一声,络腮胡子抱着右臂跳开去大叫。
  “小心!”秦雍晗突然听到楚轩瑶叫道,头也不回地冷笑着甩了甩桌腿往后一捅,一扭身又加了五成力道,把一个精瘦的汉子捅倒在方桌上。五个人中的三个倒地后,秦雍晗就一步一步靠近剩下的两个,步伐稳健而强雄,苍白的脸上带着修罗般可怕的神情。那两个一看架势不对,相互一对眼抽出刀来。秦雍晗迅速劈掌于他们的手腕处,两柄刀咣当落在地上。他满意地看着他们的脸色迅速发白,轻轻捏住一个的衣领拖上前低语:“知道怕了?”
  那个长得贼眉鼠目的家伙打着颤,忙不迭地应“是”。过了今日,他绝对不敢调戏貌似纯良的姑娘,也不敢瞧不起粗布短锡的山里人了。
  秦雍晗点点头,冷笑道:“晚了。”继而一把把他扔在地上,也不管那厮震得直摸脊背,踩住他的衣角举起桌腿就要当头劈下去。不料被人从后头抱着腰死命地拖开,“要出人命的算了算了……”
  秦雍晗一扭头,眼里疯狂的光渐渐冷却下去,杀意也淡褪了一些。他回身一推把她按在桌子上,然后伸手把她耷拉着的衣襟系上。
  “疯子。”她烧红着脸起身站定轻推开他,却不料他拉着衣带不肯松手,“嗯”一声摇摇头,皱着眉头思衬女装的麻烦之处。他压低声音说,“你也是。雷城哪家小姐会像你一样,想出那么浑的主意。”
  “我娘教的。”她一瞪眼很不满地说。
  莫芙莫延走了进来,被眼前的图景吓得失了血色。她赶忙挤出一个笑向他们挥了挥手。不远处,巡缴的呼喝声和沉重的脚步声都在向这个小小的酒肆袭来。“喂你别系了,巡夜的城防来了,快走吧……”
  秦雍晗嗤笑了一声耸耸肩,继续整理着她的衣襟。直到窗户上已经印上了跳腾的火光,秦雍晗才系好最后一个结,然后极为平静地看着三人。
  莫芙忍不住问:“风公子,你认识和镇里头的城防?”
  秦雍晗听外面有人喊着“聚众闹事者……”摇了摇头,然后问愣住的三人:“你们怎么还不跑?跑啊!”
  其余三人立马汗如雨下地朝后院跑去,一边跑一边在心里骂秦雍晗,他们都以为他纹丝不动是认识这里的地头蛇。
  跑到后院,门上挂着的那把大锁让他们倒吸一口冷气。秦雍晗捂住楚轩瑶满怀希望的眼神:“自己翻墙!还指望着我开锁?”她甚是伤感地点点头,摸着她踮起脚也够不到的墙沿。莫延攀着墙立马翻了过去,对里头的莫芙说:“翻出来!哥接着你!”
  秦雍晗一揽她的腰把她送到墙顶,莫芙闭着眼尖叫着跳了下去,被莫延稳稳接住。楚轩瑶听到前院的脚步声,急得直跺脚,可秦雍晗居然蹲在墙顶不动了。
  “如果我现在走了,你怎么办?”他突然坏笑着问,看她冷着脸愤愤出了口气。
  楚轩瑶伸出颤抖的手指着他背着月光的脸,“怎么办?!我把你拽下来陪我蹲大狱!然后你就等着史书上写某年某月某日某皇因聚众斗殴被巡缴带回衙门,先夹手后针砭再拔指甲灌辣椒水坐老虎凳受宫刑紧接着凌迟最后五马分尸……”
  秦雍晗大笑着回头看一眼跑远的莫家兄妹,伸出手让她够到,猛地一拉把她钓起来,然后两人纵身跳到小道上。结果那巡缴猛地拉开后门大吼一声“在这里”,吓得两人拔腿就跑。
  原来那锁只是虚挂着的。
  秦雍晗顾及她的速度也跑不快,而那个拖后腿的家伙则拉着他的手,训他没事侃什么大山。秦雍晗扭过身子,一边跑一边腾出另一只手在她头上敲了个爆栗,难度指数那个高。
  很多年后秦雍晗还是很难忘记那个夜晚,他牵着楚轩瑶的手在和镇淡淡的月光下奔跑。身后的巡缴在破口大骂,他放声大笑,楚轩瑶也跟着他傻笑个不停。他们跑过扬着灰土和泥浆的小道,把巡缴甩掉后,却还是汗涔涔地穿梭在隐微幽曲的小巷中。
  那时候似乎是神让世界上无关的人都退开了,只留下他们两个在寂静的和镇中,写他们的故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