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九十二、西界关战役 一

九十二、西界关战役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雷雕的飞行如迅雷烈风般迅疾,从西界关到苍云峡,其间一千八百里路,不出一日就到达了。金色的鹰身在空中兜转了三圈,尾羽突然腾起火来,然后在朝阳旁绕行出一个星辰的芒锋。
  幽千叶看着晨曦中唳转的鹰,露出了一丝莫测的微笑。秦雍晗到达西界关后立马放出的雷雕,传达的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讯号。
  终是来了。
  苍云峡北二关的西华军看见晋国的旗号与辎重,乖乖开了城门。而等待他们的是盟国翻脸不认人的砍杀。辎重兵的战甲下,均是井钺营的精锐之师。
  幽千叶淡笑着听不多的喊杀声渐渐熄灭,转身多顾锦谦说:“去,拦截斥候,一个都不要放过。然后带着你的千人队……”他催动战马上前对着顾锦谦耳语,顾锦谦听着听着就不由得生起气来,不过还是乖乖点点头。
  “传令下去,带足七日的干粮,开拔!”
  王持阳(晋国井钺营都统领,龙套)愣了愣,七天……他看看面前那个配着斩马刀的精悍青年,他的眼中有一丝清刚之气,如所有敕柳营军士一般,自信而傲然。
  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他有些叹惋地想。不过年轻人喜欢说大话。
  而幽千叶仍然淡笑着看那沉重的绞盘,四座交叠的雄关在敕柳营面前徐徐展开。那带着铜锈的兽头抬高,露出闸门下一人多高的铁刺。一切都带着一份凶悍的美丽。
  这是王域精锐的第一次会战,敕柳营的战士们按着腰间的刀,近乎圣洁地看着远方青草刚刚蒙密的土地。
  一阵绵延三里的碗碎声。喝了誓师酒,他们的命就悬在了腰上。但同时,他们等待着把敌人的头颅悬在腰上。
  他们,是要挞伐天下。
  晋印炽没有喝酒,他只是不安地想他的箭与弓。座下,白马对着天空又咬又叫。他心事重重地揪了揪它的耳朵,也许它已经闻到了血的味道了,而他还没有闻到。
  他的心里一片空白。
  回过神,幽千叶正用灼灼发亮的眸子盯着自己,而旭日的光芒却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他一吟鞭,先锋营二千骑如流水一般流出关隘。五里外的轻殿军大营,待晋印炽赶到时已经没有白甲的战士。
  而苍云峡到九原城的四百里,马踏之下不过一日的路程。
  西界关。
  楚轩谣“噔噔噔”跑到城墙上的时候,正是三月三十日的傍晚,天色黯蒙蒙的,没有绚丽的火烧云,只有阴沉的天空,空茫如同神祗的脸。秦雍晗穿着肩上有对豹咬合的缀筋牛皮甲,手撑着城墙,四日披星戴月的行程,只给他两日时间养伤。他正在和温博孚说些什么,手里比比划划。而温博孚胡子白白的,一根根都翘开来,就像被炮弹炸过之后又漂白了似的。她看两个人目眦欲裂,越说越激动,极有可能打起来的样子,靠着城墙不去打扰他们。
  直到温博孚心事重重地转身,才看到隐在阴影里的皇储妃。他愣了愣,花白胡须更翘了些,然后叹了口气走掉了。楚轩谣也知道自己很碍事,可是也不能老是睡在营帐里头吧?现在的她可是西界关惟一的女人了,好歹也是万绿丛中一点红。
  “怎么上来了?”秦雍晗握着剑柄看着她走到身边,心里头想的却是:西华军已然失了先机。他们没有选择快攻,那么一定是倾全国之兵往关口上压……
  楚轩谣闷闷地和他讲身体不是很舒服,躺的地方没有人可以说话,满地都是灰尘好像几百年没有住人了……她埋怨着埋怨着发现秦雍晗愣愣地看着远方的营帐,泄气地住了嘴。
  要不是西界关里头只认识他一个,才懒得找他呢!
  过了良久,秦雍晗点点头“嗯”了一声,楚轩谣的眼中立马腾起接着说的yu望。她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说一句话了。很遗憾,其实他心里想得是:幽千叶是不是收到信号了?出了苍云峡直接攻九原的话,沈长秋能不能回救?最好往分鱼岭那里插一刀以防万一。若是夜舞姬失手、攻不下九原怎么办?
  楚轩谣讲着讲着看他烦躁地抓抓头,脸上露出很痛苦的神色,以为他又痛了。她小心地拽了拽他肩头上狞厉的豹子头:“你伤好了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