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第四章 《裂羽十七》 一百一十一、再见矜汐

第四章 《裂羽十七》 一百一十一、再见矜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黑甲的骑士像是散落在白楸木棋盘上的黑子,虽势单影孤却悍勇如鹰,陷在西华阵里来回奔突。他们如贯雷一般从右翼杀到左翼,又拨转马头折回,金属的浪潮迂回穿插了四次之多,渐渐在中军与前阵之间杀开一条血路。可他们无法再前进了,因为王旗之下有持盾而立的人墙。从中刺出的长枪枪尖闪着扬厉的光芒。
  赤火麒麟旗插在山塬上,帅旗下,一个披着紫堇大氅的中年人默默地看着底下一黑一白两头巨兽的撕咬。两色在阵前已经交融在一起,滚滚的杀伐之意在黑草尖上覆压。王域的精锐到这时候才冲锋,几乎把战线拉到了九原城附近。
  幽千叶的确谨慎非常,直到晋印炽几乎杀进中军,才下令击鼓进军。
  谋定而后动。
  毕仲先(呃……西华国主总认识吧?)对着身边的死士一挥手:“看到那个人了吗?”
  四个披着铁铛甲的武士眯着眼睛,不看国主的手就晓得他在说谁。那匹雪白的枭狼驹在底下的倾坡上横冲直撞,烈鬃白晃晃如同一张鲜明的旗帜。它蹄声轻捷,完全没有久驰的疲沓之意。马背上的人一手握剑一手持刀,攻势极烈,经行之处血卧劲草。
  “杀了他。”
  晋印炽带着一个身边的二十几人,离山塬上的赤火麒麟旗不过七百步。他已经瞥到了那抹如剑般笔挺的身影。但突然,座下的白马前蹄一轻,晋印炽松手摔在地上,而那个一直绑在马鞍旁的黑木匣子,亦沉沉地落在他身边,滚了几滚。黑草下蔓延扭曲的陷马沟蛇般隐蔽与危险,挡住了枭狼驹的横行。但白马颠了两记又站稳了,血红的眼盯着前头围上来的士兵,长嘶一声狂奔而走,履险如夷。
  晋印炽陷在青劲阵中,旁边最近的敕柳骑兵也在二十步开外。他忍着左臂的剧痛举剑格挡劈头而来的一击,而后另一手挥刀横斩。毫不凝滞地抽出后,他甩手把剑刺了出去,稳稳地钉在身近抬弓的身影上。他喘了口气,没有再探出头去,只是坐在黑草丛中舔了舔发干的唇。他的先锋营从右翼突进后,真得在右翼前移的瞬间找到了那个缝隙,插入了中军。混战多时,他的身边已经不满两百人,而且都被密集的阵营给割开了。晋印炽知道,只要再走七百步,七百步……可他累了。
  突然间,天空中有什么东西掠过。他迅速沉身,劈空而来的劲道割裂了他头上的方巾。晋印炽静静地听着,四道劲风正在迅速地将他合围,步履轻盈踏空而过。他看看那柄已经砍出缺口来的刀摇了摇头,撑着地站起来,然后翻腕横在胸口,摆出亘行起势——虚岳。
  分鱼岭东麓。
  顾锦谦终于从黑草间露出脑袋来。山麓另一旁的战鼓敲得闷实,正是分三列急进的行军鼓。他突然喝令:“全军上马!”
  一千敕羽部骑射翻身上马。他们骑乘着血统纯正的朔北骐骥引弦而进,箭簇上跳腾着幽微的火星。在看到那些勾连的营帐时,黑色的锋线千箭齐出,把燎烈的火芒投到白色的冰尘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