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小霸王 > 第2567章 天姓万

第2567章 天姓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清溪,孙策负手而立,看着哗哗流淌的溪水,一时出神。
  
  一场大雨刚过,溪水暴涨,奔涌入江,有了几分雄浑的气势。略小一些的石块都被淹没了,只有几块大石兀立在水面上,被喧嚣的溪水打得透湿。
  
  郭嘉站在一旁,举目远眺,面带微笑,神情怡然。
  
  辛评、秦宓站在不远处,被两个按刀而立的虎士挡着,心中忐忑,还有些焦躁。他们接到通知,匆匆赶来拜见孙策,孙策却在溪边出神,迟迟没有接见他们,也不知道故意羞辱他们,还是真的有所思。
  
  听说这位吴帝喜欢独坐静思。即使再忙,每天都会静坐片刻。不像个日理万机的君主,倒像是个修道之人,而且修为不浅,有金声玉振之相。
  
  辛评、秦宓都见过孙策,知道此言纵使有夸大之处,却也并非捕风捉影。
  
  孙策的声音的确很好听,有如黄钟大吕。
  
  “子勅,上古帝王,垂拱而立,是不是这般模样?”辛评微侧着身子,轻声问道。
  
  秦宓斜睨了辛评一眼,露出一丝鄙夷之色。他知道辛评早已忘了自己的身份,迫不及待的想成为吴臣,郭嘉的帐门都快被他踩烂了。只可惜孙策一直没有松口,郭嘉对此也不太热心,他报效无门。
  
  “辛君以为他这是垂拱吗?”秦宓收回目光,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孙策。
  
  辛评扬了扬眉,微微一笑,却没有与秦宓争辩。孙策此刻的身形的确不是垂拱,更没有礼贤下士的谦逊,反而有几分雄视天下的自负。可是他有这底气啊,年方而立,便一举平定天下,盛世可期,这样的人不自负,还有谁有资格自负?
  
  这时,孙策转身和郭嘉说了两句,郭嘉点头应了,向辛评和秦宓招了招手。
  
  虎士放行,辛评提着衣摆急行,秦宓却拱着手,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辛评走了两步,见秦宓没跟上来,只好又停下脚步,不耐烦的等着。他着实有些不悦,只是不能在孙策面前失礼。
  
  两人来到孙策面前,辛评与郭嘉交换了一个眼神,郭嘉笑着点头致意。
  
  “二位使者来营中也有些时日了,住得还习惯吗?”
  
  “甚好,甚好。”辛评抢着说道:“有承陛下和祭酒关心,我们住得很好。”
  
  “足下呢?”郭嘉转身秦宓,笑容满面。
  
  “还行。”秦宓不冷不热的说道:“我等使命未达,心中不安,也没什么心思关注饮食起居。”
  
  郭嘉打量了秦宓一眼,哈哈大笑。他笑了一阵,又道:“陛下之所以一直没有见你们,是因为时机未到,见了也无益于事。本以为足下买了那么多书,足以消遣,不曾想还是怠慢了足下。惭愧,惭愧。”
  
  秦宓没心思和郭嘉说客套话,立刻接上郭嘉的话题。“这么说,现在时机到了?”
  
  郭嘉点点头。“刚刚收到消息,蜀征南将军曹仁在方山投降,三万余人俯首。收到消息后,僰道望风而降,成都已经门户大开。”
  
  秦宓屏住了呼吸,脸色苍白。曹仁败了,不仅成都门户大开,曹操的后路也断了。纵使鱼复有险可守,却没有足够的钱粮支撑大军。腹地受敌,胜负就在眼前。
  
  郭嘉略作停顿,接着说道:“右都护孙叔弼将在犍为推行新政,计口授田,让百姓过个安稳年,养足精神。明年开春之后,全力准备春耕。天竺大都督周公瑾回师江州,将与中领军黄汉升一起进攻夏侯惇。这个年,夏侯惇怕是过不安稳了。”
  
  秦宓苦笑。岂止是夏侯惇过不安稳,曹操也过不安稳,成都人更过不安稳。蜀军主力全在江州、鱼复,成都的兵力非常有限,面对孙翊和孙尚香的夹击,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这时候哪有心思过年。
  
  “劳烦二位去一趟摩天岭,告知曹孟德形势。三日之内,如果他还不肯束手就擒,我军将发起总攻。”郭嘉笑眯眯地看着秦宓。“听说足下精通《战国策》,于今之计,你可有纵横之术以回天?”
  
  秦宓欲言又止。事到如今,他能有什么回天之术。仅就《战国策》而言,他也未必是眼前这位郭祭酒的对手。轻率发言,只会自取其辱。
  
  与个人意气相比,他更关心曹操投降的条件。
  
  “听祭酒的意思,蜀王就只能束手就缚?”
  
  郭嘉点点头。“他还可以选择力战而亡。”他笑了笑,又道:“你猜他能不能坚持到除夕?”
  
  秦宓眼神微缩。“今天已是腊月二十四,祭酒是说,六天之下拿下摩天岭?”
  
  “也许用不着六天。”郭嘉笑得更加狡黠。
  
  秦宓热血上头,脸腾的通红。“那还谈什么谈?你们直接进攻就是了。”
  
  “我们本来也不是谈,只是通知你。”郭嘉抬起头,看了看天色。“从今天开始算起,后天到晚,如果还看不到曹孟德的降书,我军将在腊月二十七日子时发起进攻。时间不多,足下可以走了。”
  
  秦宓气得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辛评目瞪口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见面,根本来不及反应。他求助的看着郭嘉。郭嘉挤了挤眼睛,示意他稍安铁躁。辛评如释重负,站着一动不动。
  
  秦宓走了几步,见辛评没有跟上来,转头看了一眼,不禁冷笑一声,唾了一口。他正准备离开,一直没有说话的孙策扬声道:“秦子勅,天有头乎?”
  
  秦宓收住脚步,斜睨着孙策,冷笑一声,这样的对话并非第一次,他在荆楚游历时,与无数文人才士舌战,从未落败,哪里会惧孙策。他大声应道:“有。”
  
  “在何方。”
  
  “在西方。诗曰:乃眷西顾。以此推之,头在西方。”
  
  “天有耳乎?”
  
  “鹤鸣于九皋,声闻九天。天若无耳,何以闻?”
  
  “天有足乎?”
  
  “天步艰难,之子不犹。若无足,何以步?”
  
  孙策转过身,似笑非笑。“天有姓乎?”
  
  秦宓语塞,半晌没有说话。这个问题也不是新问题,他早就和人争论过。只是此时此刻,那个答案却无法自圆其说。他慢慢转身,走到孙策面前,拱起手,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