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小霸王 > 第2572章 天下归吴

第2572章 天下归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蜀国的大纛和曹操的将旗缓缓降下,在山风中缓缓飘动。低沉的战鼓中传遍山谷,如同挽歌。
  
  近万正在血战的蜀军将士愕然回望,见中军降下战旗,下令投降,都愣住了。
  
  吴军则士气高涨,战鼓齐鸣,惊天动地,将蜀军最后一丝士气彻底压垮。各部趁势突进,娄圭冲得最快,奔上山坡,手中长刀直指将台上的曹操,放声大笑。
  
  “孟德,别来无恙!”
  
  曹操下了将台,缓缓来到娄圭面前,苦笑着拱拱手,奉上战刀。“子伯兄,南阳一别,想不到十年之后,我们会这样见面,真是惭愧。”
  
  娄圭大笑,笑声中充满快意。在江陵苦熬多年,他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能够第一个杀透蜀军阵地,冲到曹操的面前,这是曹操留给他这个老朋友的机会。论实力,他的部下不仅不能和朱桓、纪灵麾下的中军相比,更不能和武猛、武卫营相比。
  
  “孟德,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年若是直接降了,哪会走到这步田地。”
  
  曹操苦笑不语。事到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孙策在帐中安坐,面带微笑。
  
  郭嘉、沮授坐在一旁,谈笑风生。虽然战场还没收拾完毕,战果还有待汇总,大战却已经结束,天下太平可期,终于可以休息一阵了。
  
  门外脚步声响起,曹操推帐而入,在帐门口站定,环顾四周。
  
  他脱去了头盔,花白的头发有些散乱,在灯光的照耀下,看起来很是刺眼。但他的神情却很平静,看不出太多的沮丧,顾盼之间,不失雄豪。许褚、典韦站在他的身后,不像是押送他,倒像是保护他。
  
  许褚、典韦向孙策行了一礼,将曹操的头盔和佩刀、印绶交给迎上来的孙捷,悄悄地退了出去。
  
  孙捷转身,将头盔和佩刀放在孙策面前的案上。
  
  孙策拿起佩刀看了一眼,又瞥了曹操一眼,笑了,指指准备好的空位。“放心坐吧,我这儿既没有伏弩,也没有刀斧手。”
  
  曹操也笑了,从容入座。
  
  曹彰站在一旁,眼神复杂地看着曹操。他知道这是他的父亲,可是十多年没见,他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甚至记不清曹操的相貌。
  
  曹操斜睨着他,笑骂道:“竖子,看到乃公也不知道行礼,这是学的谁家规矩?过来,为乃公斟酒。”
  
  曹彰的脸颊抽了抽,却还是走上前,拿起案上的酒杯,为曹操倒了一杯酒。曹操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好酒!”
  
  郭嘉摇摇羽扇,冷笑道:“身为降虏,在陛下面前呼三喝四,你还有脸说儿子不懂规矩?”
  
  曹操让曹彰又斟了一杯酒,对郭嘉示意。“郭公则(郭图)安在?”
  
  郭嘉语滞。不管怎么说,郭图是他的长辈,曹操与郭图平辈相交,他对曹操无礼,御前争吵,会让人诟病郭家的教养,更会让人觉得孙策驭下无方。
  
  “尚好,在阳翟游山玩水,安享富贵。”郭嘉忍着不快,怏怏答道。
  
  见郭嘉受挫,孙策摆摆手。“南阳一别,至今十三年有余,曹公虽再败,神采依旧,可喜可贺。”孙策故意将“再败”二字说得重些,笑盈盈地看着曹操。“只是错过了儿女成长,未免可惜。好在接下来有的是时间,大可一一补偿,就算想和郭公则、何伯求等老友盘桓,也是没问题的。”
  
  曹操老脸微红,瞅了一眼神情纠结的曹昂,心中不免失落。他暗自叹了一口气,欠身道:“操不自量力,与陛下为敌,罪在不赦,咎由自取,怨不得人。只是妻儿蒙陛下照顾甚周,感激不尽。”
  
  “战场上的事,战场上了。以家人为质,君子不为。不过,有一件事,要事先提醒曹公。”
  
  “请陛下明示。”
  
  “丁氏对曹公休妻一事耿耿于怀,你返乡之后,怕是会有些麻烦。”
  
  曹操哑然,神情尴尬。他与丁夫人成亲,本来气势上就弱了一成,如今又成了降虏,今后遇到丁氏只怕是躲着走。偏偏又是乡党,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还有一件事。”孙策转身对郭嘉使了个眼色。郭嘉点头,斜睨着曹操。“刚刚收到消息,在吴夫人兄妹与天师道的配合下,伏寿母子被廖立、刘巴联手救出,正在赶往这里。另外,吴夫人提出和离,与你断绝关系。”
  
  曹操面红耳赤,恼羞成怒,却又不敢发作,只好强作镇静,讪讪地笑了两声。
  
  见曹操气势弱了,孙策没有再纠缠,命人依次传俘虏入帐。
  
  第一批进来的是张任、黄权、狐笃。
  
  三人有点狼狈,不仅被除去了头盔,解除了武器,就连战甲、战袍都被扒掉了,只剩下一身单衣,冻得脸色发青。苦战一天,他们的模样都好不到哪儿去,满脸血污,浑身泥垢,狼狈得很。
  
  见曹操衣甲整齐地坐在一旁喝着酒,他们既有些诧异,又生出几分希望。既然孙策能对曹操以礼相待,想来也不会太为难他们。三人上前,自报姓名,躬身请罪。
  
  孙策扫了他们三人一眼。“三位都是阆中人?”
  
  张任拱手道:“罪臣是蜀郡人。”
  
  孙策哦了一声,又道:“那你听过阆中推行新政的事吗?”
  
  张任有些茫然。“不太清楚。”
  
  “你们呢?”孙策转向黄权、狐笃。
  
  黄权、狐笃也摇了摇头。他们这几个月一直在摩天岭作战,根本没有收到家里的消息。
  
  孙策转头看看曹操,笑了一声。“怪不得你们顽抗至今,原来是被人蒙蔽了。那你们听秦子勅说过荆楚的新政推行吗?”
  
  “听说了一些,只是当时不知真假。”
  
  “现在呢?”
  
  “现在……”三人面面相觑,无可奈何地说道:“信了。”
  
  “既然信了,那就下去吧。先在俘虏营休息几日,然后再作计较。可惜了,三位都是难得的将才,如果早几日归降,不失将校之职。好在三位年轻,就算从士伍做起,将来也能挣一份前程。如果不愿意从军,也无妨,可以回家务农。如今益州平定,天下太平,耕读传家一样能谋生。”
  
  一听说要从士伍做起,或者干脆回家务农,张任三人大失所望。不过他们也清楚,到了这一步,他们没有什么资格讲条件,孙策没有杀他们就是最大的恩德。他们看向曹操,希望曹操能为他们说句话。既然曹操能为座上宾,这点面子总是有的。
  
  曹操心里发苦。孙策这是故意的,从此之后,益州他是不能来了,否则会被益州人撕成碎片。就算他此刻为张任等人说情,孙策也不会给他面子,说不定又会生出其他事端来,甚至有可能找个理由杀了他们。
  
  想在俘虏营里结果几个人太容易了。
  
  他只能沉默不语。这些都是益州年轻一辈的精英,他不能毁了他们。
  
  见曹操不说话,张任三人长叹一声,决然地转身离去。
  
  一批又一批的蜀国降将、降臣入帐,孙策简单的问一下姓名、官职,然后便让他们去俘虏营休息,除了秦宓之外,没有给任何人安排职务。
  
  当初支持曹操的人无一例外,除了能够保住性命,一无所有。
  
  家族的产业、个人的前程、尊严,全没了。
  
  他们对曹操恨之入骨。为了支持曹操,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如今曹操为座上宾,他们为阶下囚,甚至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
  
  曹操坐在一旁,被一道道饱含怨恨的目光一遍遍的扫射,只觉得浑身发冷,体无完肤。
  
  接见结束,曹操喝完了一壶酒,出了一身冷汗,说不出的疲惫,仿佛又老了十岁。
  
  这时,帐外响起清脆的铜锣声,有人大声报更。
  
  “大吴九年,元旦,子时,天下太平”
  
  (第六卷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