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小霸王 > 尾声

尾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吴九年,春正月。
  
  蜀王曹操战败归降,天下太平的消息像春风一样,在短短的几天内就传遍益州。
  
  虽然不少益州大族的家主被迫投降,但放弃一切田产的条件还是让很多人犹豫不决。
  
  正月中旬,左都护孙尚香、右都护孙翊由南北两个方向,向成都进军。所到之处,大族、豪强心有不甘,普通百姓箪食壶浆,夹路相迎,甚至有人抱怨他们来得太晚,可能赶不上春耕。
  
  见民心如此,大族、豪强也只得认命,拱手交出土地。有一些人不认命,激起民愤,大部分被当地百姓围杀,少部人逃入山中,负隅顽抗。由于大部分有实力的世家都追随曹操作战,先后战败,精锐损失一尽,是以反抗虚弱,几乎没能给吴军造成任何实质性的麻烦。
  
  孙尚香、孙翊一路进军,一路重建郡县体系,太守、县令长几乎都被调任,尤其是郡尉、县尉等武官,全部从军中抽调得力人员,既是对他们之前功劳的报酬,也是加强地方控制,追剿那些逃入山中的大族。
  
  当然,名义上,这都是临时安排,等上报朝廷后,再由朝廷正式任命。
  
  正月末,孙尚香、孙翊会师成都。
  
  孙策收到消息,溯江而上。二月中,到达成都,接见益州百姓代表,检阅军队,论功行赏。
  
  左都护孙尚香破汉中,取巴西、广汉诸郡,会师成都,封冠军长公主,增邑八千户,与前共万户,使持节,驻关中。
  
  右都护孙翊破南中,取犍为、巴诸郡,会师成都,封定远侯,增邑八千户,与前共万户,使持节,暂驻蜀郡,待益州稳定后,移驻南中。
  
  安南大都督太史慈、安东大都督甘宁,平交州,取汉昌、越嶲诸君,虏士爕兄弟父子,增邑八千户,与前共万户,持节,驻兵交趾休整。
  
  天竺大都督周瑜取牂柯,取巴郡,虏曹仁,增邑四千户,与前共六千户,持节,驻兵巴郡休整。
  
  安西大都督鲁肃,佐定凉州,增邑三千户,与前共五千户,持节,进驻武威休整。
  
  陆逊、诸葛亮、荀攸、贾诩、吕蒙、高顺、蒋钦、潘濬、贺齐等人作战有功,各有封赏。
  
  祖郎不幸阵亡,赠辅国将军印绶,谥威侯,其妻封诰命,其子祖景嗣侯。
  
  中领军黄忠平定汉中,取巴西,破江州,有功,增邑三千户,与前共四千户。
  
  徐晃、徐庶、邓展、文聘等人征战有功,各有封赏。
  
  关羽增援黄忠部,斩夏侯惇,先登江州,破鱼复,有功,封汉寿亭侯,食邑八百户,擢升偏将军,由天竺大都督周瑜节制。
  
  前将军朱桓,后将军张燕,左将军吕范,右将军朱灵,水师督麋芳,破曹操有功,依功封县侯、乡侯,增邑五百户至两千户不等。
  
  其他将士、谋臣,各有封赏。
  
  ——
  
  三月,孙策溯西汉水而上,至凉州。
  
  安西大都督鲁肃率武都督马岱、金城督阎行迎接。孙策与马腾长谈,拜马腾为卫尉。
  
  四月,孙策至临洮。贾诩、牛辅、董越联名上书,请为董卓平反,孙策命翰林院祭酒蔡邕作文书丹,为董卓立功过碑,一论董卓平定羌乱之功,一论董卓乱政为虐之过,以诫后人。又因贾诩等人之请,以牛辅次子改姓董,承董氏后。
  
  五月中,孙策至关中。除了与左都护孙尚香会面,商讨军务,孙策还与太中大夫荀彧长谈,转荀彧为益州牧,全面负责益州的新政推广事宜。
  
  吴国新政中,不设州牧之职,刺史也只负责监察,不负责行政。益州新定,诸般事宜复杂,需要一个全面统筹之人,孙策特设州牧一职,以五年为限,五年后新政完成,罢州牧,调荀彧回京任职。
  
  荀彧今年四十三岁,五年之后是四十八岁。州牧与九卿并列,荀彧在外历练近十年后,回京至少位列九卿。如果不出意外,他甚至有机会拜相,位至三公。
  
  对他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量身打造的捷径。
  
  荀彧感激不尽。但他还是提出了一个请求,愿意让出食邑,请孙策封给刘协子,让刘协能够血食。
  
  孙策哈哈一笑,对荀彧说,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他一个妥善的安排,让叔同能够安心。
  
  五月末,孙策出武关道,返回南阳,又顺水而下,入江,转道洞庭湖。大会君臣、贤良文学,宣布亲征圆满结束,天下归一。此后将专注内政,恢复生产,进一步推进新政平稳运行。
  
  首相张纮、计相虞相联名发布统计报告,汇报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实施情况。虽然大战消耗了大量的钱粮、开支,但是益州、贵州收复,对经济的提振作用明显,如果调度得当,依然有实现预期目标的可能。
  
  考虑到荆楚两州为平定益州付出的巨大代价,孙策除了减免荆楚两州的两年租赋,还给予了一定的经营特许,让他们从新平定的益州、贵州中获取一定的利益补偿。为大军提供钱粮较多的家族、个人,也进行了相应的封赏,以平息荆楚大族的怨气。
  
  虽说如此,但大战带来财政伤害还是给每个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轻易言战的人少了很多。
  
  大军休整,立功、伤残的老兵退役,新兵应征入伍。兵力被大幅度削减,尤其是以向外开拓为目标的左右都护、五大都督的兵力被再一次确认,总兵力控制在十万以内。全国总兵力控制在三十万以内,以减少军费开支,休养生息。
  
  为维护地方稳定,由退役的将士和应征的后备役组成治安队伍。人数依各郡情况而定,总人数控制在人口的百分之一以内。依照当前的人口,大概有四五十万,平均一郡四五千人。
  
  ——
  
  六月中,孙翊、孙尚香赶到长沙,参加初伏祭祖。
  
  长沙王孙权作为东道主,当然要尽地土之谊。他行动不便,不过有国相刘先协助张罗,他要做的其实非常有限,就是迎来送往。
  
  有资格让他出迎的人,除了孙策,也就是孙翊、孙尚香了。
  
  孙翊、孙尚香先到洞庭行营与孙策见面,孙权也特地赶到行营,顺便拜见孙策。
  
  自从受伤返回长沙以后,他一直没和孙策见过面,哪怕孙策返回洞庭已经有半个月,他也只是派使者来贡献,本人托言伤势未复,一直没有露面。
  
  孙策也没什么反应,佯作不知。
  
  兄妹几人再见,都有些感慨。孙权、孙匡早就封了王,孙翊、孙尚香却因为尚在国境之内,不能封王,目前的爵位还是县侯。见到孙权、孙匡,不免要打趣一番。
  
  孙匡无所谓,孙权多少有些尴尬,却还是忍着,和孙翊、孙尚香说笑。
  
  说了一阵,孙翊收起笑容,像小时候一样用手指头捅捅孙权的肋下,压低了声音说道:“二兄,问你一件事,不准生气啊。”
  
  “说吧,我可不保证不会生气。”孙权笑道。
  
  “摩天岭之战的战报看过了?”
  
  “当然。”孙权的笑容有些不太自然,有意无意的避开了孙翊的目光。
  
  “有什么收获?”
  
  孙权不安的眨眨眼睛,看看孙翊,又看看孙尚香。孙翊目光殷切,孙尚香却有些冷淡,但还算掩饰得好,并没有太明显。
  
  孙权迟疑了好一会儿。他不知道孙翊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征益州的所有战报,他都仔细看过,甚至不止一遍,所有的战事都刻在他的脑子里,包括他的大树岭之战。
  
  他当然清楚是自己太急,中了黄权的诡计,但他已经受到了惩罚,不仅被夺了兵权,还付出了一条腿的代价,以后就算想从政也不太可能了。
  
  那孙翊为什么要问?而且看这样子,似乎他还是有备而来,并非随口一问。
  
  就是为了炫耀?不太像。从刚才的言谈举止来看,孙翊已经沉稳了很多,不再是那种有点成绩就到处炫耀的人。
  
  “收获很多,不知道你想问哪方面?”孙权强笑道。
  
  “想问哪方面?”见孙权装模作样,不正面回答孙翊的问题,孙尚香心中来火,没好气地说道:“就想问问你有什么经验教训,还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孙权心中一动,心跳突然加速。他佯作不解。“再犯?我还有机会再犯吗?”
  
  “不会。”孙尚香站起身,一甩袖子,出去了。
  
  孙翊没走,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孙权。孙权面红耳赤,讪讪地笑了两声。“叔弼,你看,我这个兄长哪里还有半分颜面可言,你们俩都来开我玩笑,更何况他人。”
  
  孙翊直起身,歪了歪嘴。“小妹说得没错,你是不会有机会再犯同样的错。不过究竟是你有所领悟,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还是没有机会犯同样的错,还是有些区别的。”
  
  孙权心中狂喜。他听懂了孙翊的意思,激动得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他一把抓住孙翊的手。“叔弼,这是皇兄的意思吗?”
  
  孙翊盯着孙权看了片刻,摇摇头。“是我和小妹的意思。”他顿了顿,又笑道:“二兄,不是做弟弟的张狂,有一句话,我真心想提醒你。如果不中听,你可不要生气。”
  
  “你说,你说。”
  
  “富春孙氏本不是什么世族,能有今天,全赖父亲勇猛,皇兄英明,才得了天下。如今虽说天下太平,可是要那些世族真心承认我孙氏,恐怕还需要些时日,所以皇兄什么权都可以放,兵权绝不会放。他一个人管不了那么多,必然要依赖你我兄弟。如果你堪大用,他怎么会不用?”
  
  “呃……”孙权无地自容。
  
  “我没有别的意思。”孙翊自知失言,连忙解释。“皇兄不是否认你有用兵之能,他只是担心你能否指挥万人以上的大战。你征战多年,应该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孙权紧闭着嘴唇,沉默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叹息道:“你说得没错,皇兄说得也没错,我能力以限,不是能指挥万人的大将。这是天赋所限,不是努力就能改变的。”
  
  “这就对了嘛。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也不是能指挥的人多就一定好。你应该清楚,像平定益州这样的大战毕竟不多,以后天下太平,大战更少。就算是征战海外,也不是每个蛮夷之国都能和益州相提并论,并不是每次都需要万人规模的大军。只要战术运用得当,两三千人的精锐反而更有机会。”
  
  孙翊拍拍孙权的肩膀。“你以往的战绩中,这样的胜绩还是不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