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二十三章 残心经

第二十三章 残心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唐不言刚想走进那间屋子去看看里面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她犹疑着,仿佛要去揭开一个天大的秘密。
  但即使她的决心再大,她的脚步却像被什么限制了一般,根本无法向着那女人所在的小屋迈出哪怕多一步。
  有两个凌绝门的人从屋子里强行把两个孩子带走。
  他们几个全身披着长及地的黑袍,其中有一个男人低低的在门口说声:“对不住了。”
  另一个人赶紧去拉他,提醒他禁言。
  这人是一个老者,似是在特别害怕什么,他压低声音道:“别让帮主听到!”
  那年轻男人似乎在犹豫什么,被老者强行带走了。
  女人撕心裂肺的在屋里喊道:“孤鸿影,你骗我!你骗我!你把我孩子还给我。”
  唐不言看着眼前一幕,她试着跟上那两个人,却始终无法迈出一步,情急之下只能喊云盖雪:“云盖雪,你快去把孩子抢回来啊!”
  云盖雪充耳不闻的看着孩子被抢走,身形逐渐消散了。唐不言一愣,这?这是什么意思。
  唐不言感到脚下一轻,也顾不得云盖雪去哪了,随着孩子的方向急追而去。
  但,唐不言只往前跨出一步,这如同有了神仙的缩地之术一般,一脚就跨进了另一个地方。
  唐不言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她抱紧了双臂。这地方与刚刚的桃林小筑的氛围可截然不同。
  看起来,这里像一个水牢,极其阴暗冰冷,波光粼粼的水光反射在土墙上,照的人脸上和心上都阴明不定。仿佛人天生就有两张脸,一明一暗之间,每一张脸都是真的,但每一张脸也都是假的。
  此时,李承天正在口述出内功心法的口诀。
  唐不言忙收紧了心神,跑去他们三人身边。
  此时李承天口述完了内功心法,对两个孩子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便随我一起练习残心经。”
  唐不言先去看那两个孩子,端详了一阵终于放下心来,还好他们没有受伤。只是两张一摸一样的小脸上,都有一些扭曲。
  相对于弟弟的无助和害怕,哥哥则紧紧的抿着嘴唇。
  哥哥看向李承天,缓缓说道:“残心经可以一个人练习,若练成之后,威力会更大吧?”
  李承天饶有兴趣的看他,就像是欣赏着猎物的垂死挣扎,他缓缓点头回应道:“是,李成蹊,你想干什么?”
  这是李成蹊的小时候?唐不言刚听到小云的名字时,心里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真听到李成蹊的名字时仍然有点吃惊。这是他跟云盖雪的小时候吗?
  唐不言忍住万般的心痛。
  她仔细看那孩子的脸,心里莫名有一些悸动。
  等等,这张脸,这张脸莫名有一些熟悉……
  是谁……
  她忍不住伸手去抚摸他的头。
  手却空虚的穿了过去,她无法触碰到他。
  李成蹊正面的对上李承天残忍的眼眸:“我一个人练可以吗,我一定可以将残心经练的很好的。”
  唐不言下意识的喊道:“不可以练,李成蹊不要。”
  但她的话不能传到他们的耳朵里,唐不言急的团团转却无计可施。
  玄奇山药庐内。
  唐不言保持着原来的坐姿,她的手不能离开云盖雪。
  云盖雪没有任何变化。唐不言忽然喊道:“李成蹊,不要!”
  在一旁打坐的李成蹊马上醒了过来,看见唐不言紧皱眉头,整个身子也抖动起来,好像在生气或者害怕什么。
  李成蹊着急,又不能出声喊醒她。
  晏然看他无计可施,脸上流露出一抹痛苦,别过脸去不愿再看。
  李成蹊缓步走到她的身后,从她的身后轻轻环抱住她,他的声音中饱含苦涩:“不要怕不言,不要怕,那都只是梦,都过去了,你不要怕。”
  唐不言的身子逐渐停止了抖动。
  紧闭的双眼里,淌出一行泪来。
  凌绝门地牢内。
  李承天看李成蹊的眸里充满吃惊的玩味:“你想一个人练习?你可知道残心经为何一定要双生子来练习?”
  小小的云盖雪也停止了哭泣,睫毛上挂着大颗的泪珠,傻傻的听哥哥和爹爹的对话。
  李成蹊点头:“是因为残心经是半部残经,如果有双生子的话可以互相弥补危险。”
  李承天笑道:“那你可知道如果一个人练习这残心经会怎么样呢?”
  李成蹊垂下眼眸:“轻则容貌大变,重则心智大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