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枭起青壤 > 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已经全黑了。
  
  
  
  车内开了前侧的阅读灯,昏暗的冷光调,微微泛荧蓝,高处路道连过路车都少有,细长身条的野麻丛丛纵纵,把车子裹在中央,带出深重的隔世感。
  
  
  
  炎拓拈着那个手压式注射针筒,翻来覆去,看了有一会了:那个叫板牙的村子让他捉摸不透,真是自己倒霉、碰巧进了一个贼村吗?可要说是冲着他来的……
  
  
  
  真是荒唐,他从来没去过那个村子,连这个市,都是生平头一遭来。
  
  
  
  聂九罗坐在一边,不声也不动,只偶尔伸手、拈拨左腕上的螺纹手环,环身相擦相碰,发出极细碎的轻响。
  
  
  
  这声响引起了炎拓的注意,他看了一眼聂九罗:“你是干什么的?”
  
  
  
  ***
  
  
  
  炎拓的运气还算不错,那老头虽然将注射针筒插进了他的后颈,却没来得及推入太多针剂,他得以争取到片刻的清醒:最要紧的是妥善隐藏自己和这辆车,被这村子的人追上、晕在半路或是被警察发现,后果都不堪设想。
  
  
  
  所以车子上路之后,他尽量选择没有摄像头的偏僻路道,然后相中了这片野麻地——野麻是高杆作物,杆身足以没过并遮蔽车子——开进野麻地之后,他还特意拐转了几个弯,停在最深处。
  
  
  
  一般的司机都要赶路,来去匆匆,八成都不会注意到这里“撞过车”,即便注意到了,也少有那个闲情过来查看,而过来查看的,要么是真热心,要么是包藏祸心。
  
  
  
  起初,他以为自己是遇上热心人了,留下聂九罗,是因为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但再一想,这路人出现的次数,有点太多了。
  
  
  
  尤其是在他被攻击之后,第一个找过来的,居然是她,而且,她的临危表现也出人意料——老钱固然是被她用借口支走的,但如果不是她表现得那么自然,老钱也不会走得那么痛快。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她是不是那个板牙村放出来追咬他的狗呢?
  
  
  
  聂九罗说:“我手机上有微博,实名认证,也有微信,都在上头了。”
  
  
  
  她觉得这个炎拓,并不穷凶极恶:真正凶残的人,早一枪一个,把人撂倒在野麻地里了。他肯让老钱走,其实释放出一个相对温和的信号。
  
  
  
  炎拓拿出手机,用她的脸解了锁,先点进微博看。
  
  
  
  看不出来,她是做雕塑的,还小有名气,博上有几十万的粉,这微博是工作相关,展示的都是作品,炎拓即便是外行,也看得出她的作品很有个人风格,细腻处带妖冶,温情处渗凉薄,剑走偏锋得恰到好处。
  
  
  
  他一张张点进了看,不时放大:“都是你塑的?”
  
  
  
  聂九罗嗯了一声。
  
  
  
  炎拓沉吟了一下,蓦地去拿聂九罗的手。
  
  
  
  聂九罗一怔,下意识缩手,不过慢了一步,炎拓的指腹从她掌心一路摩挲、拖过指腹,力道很轻,若有若无的触碰,却激得她小臂微微发麻。
  
  
  
  “你手不粗啊,做泥塑是手工活,手指一般都粗糙。”
  
  
  
  聂九罗微蜷了手、笼住掌心:“注意保养、肯花钱,手粗不到哪去。”
  
  
  
  这倒也是,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现在的年轻姑娘,但凡经济允许,在保养上都不会吝啬。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炎拓继续翻看微博,雕塑是个功夫活,她的作品并不多,只翻了十多页,就已经翻到了两年前。
  
  
  
  有认证,有作品,基本做不了假。
  
  
  
  他说了句:“塑得还挺好看。”
  
  
  
  然后退出来,又点进微信,聂九罗微拧了下眉,觉得隐私被触犯到,再一转念,反正也没什么隐私。
  
  
  
  聂九罗的微信好友不少,工作伙伴为主,也有家政、快递、护肤美甲,炎拓大略看了看,知道了不少事,比如她有个住家阿姨叫卢姐,上一条消息是上周的,问她白米虾是盐水煮还是爆炒;比如她院子里种了不少花和树,花匠两周去一次,处理普通人应付不了的虫害叶病;再比如她有尊作品,三年了都没完成,对接的那个老蔡发牢骚说“三年了,你好意思再拖吗?这生孩子生快点,三年都三四个了”。
  
  
  
  炎拓觉得这个老史说话还挺严谨,三年三四个,充分考虑到了生双胞胎的可能性。
  
  
  
  他正要说话,机身微微一震,有新的消息进来。
  
  
  
  不是短信,也不是微信消息,炎拓退回主界面去看,才看到她居然有个“阅后即焚”的app,点进去一看,发信人叫“那头”,消息以信封的形式折着,不显示。
  
  
  
  聂九罗也看见了,没吭声。
  
  
  
  炎拓点开消息。
  
  
  
  ——第八天,拜第三尊小金人,平安。
  
  
  
  十秒一到,消息自动焚毁,屏幕上赤焰腾腾,逼真得仿佛人的鼻端都能嗅到烟火气。
  
  
  
  “这又是谁?”
  
  
  
  聂九罗说:“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不能正常联系,要用这种阅后即焚的方式?”
  
  
  
  聂九罗没好气,忍了又忍,转向炎拓,粲然一笑:“我男朋友,有老婆,所以大家日常沟通都很谨慎,尽量不留下记录。他这两天进山拜神,被大师领着去拜保佑人发财的小金人。山里状况多,我要他每天给我报平安——炎先生,你留我聊聊,大家聊重点,这种个人隐私,是不是能尊重一下?”
  
  
  
  炎拓淡淡回了句:“你说一句当人小三我就懂了,不用解释这么详细。”
  
  
  
  特么这不是你让解释的吗,聂九罗问得直接:“你要聊聊,该聊的都聊了,你聊得满意吗?我能走了吗?”
  
  
  
  炎拓不动声色:“聂小姐,大家无冤无仇,我不想拿你怎么样。但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放你走,我也不放心。”
  
  
  
  聂九罗答得很快:“我就一普通人,不想惹事。我什么都没看到,不会对外乱讲的。”
  
  
  
  “你拿什么保证?”
  
  
  
  “我可以立字据。”
  
  
  
  炎拓说:“立字据,你违约了,我还能拿着去法院告你?”
  
  
  
  看来立字据是行不通了,发毒誓什么的多半也白搭,聂九罗把球抛回给他:“那你想怎么样?”
  
  
  
  炎拓答非所问:“聂小姐,雕塑得费不少时间功夫吧?”
  
  
  
  聂九罗摸不准他用意,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
  
  
  
  “出一个得小半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枭起青壤》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