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枭起青壤 > 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蒋百川哈哈一笑:“气,可不管气不气,事情不都已经这样了么。”
  
  雀茶瞪他:“你这人,心可真黑。炎拓那伙人做事那么狠,万一报复上她,那可怎么办?你不是说她有用吗,有用还把人给推出去阴了?”
  
  蒋百川顺手关了浴室灯,揽住雀茶的腰往楼下走:“你这就是不懂了,我手上是留了三个人,可什么都问不出,抓来了又有什么用?想钓大鱼,得把水给搅浑了,把人放出去,就是为了让这池子深水动起来。”
  
  “再说了,怎么能叫心黑呢?这么一来,是把她给推出去了,可是我及时通知她,也承诺全力提供帮助了不是?只要她愿意,在我这随便躲多久,我菩萨一样供着她。”
  
  聂二是把好刀,可这刀只愿待鞘里,你想用她,还得征求她意见,用得太不顺手了。
  
  现下事态不明朗,对方什么来头他摸不准,能者多劳,推聂二出去试水最合适不过了,真是金子,不怕火来炼,不是的话,捧着供着也没意思,兴许她逼上梁山没了退路,索性就下了水入伙、和他成一路人了呢?
  
  正寻思着,手机震响,聂九罗那边的消息过来了。
  
  蒋百川看了雀茶一眼。
  
  雀茶很知趣,扭过身子,后脑勺对着他,以示自己不会探看。
  
  蒋百川点开消息。
  
  ——如果炎拓找到我了,我尽量自己解决。
  
  蒋百川没回复,盯着消息焚毁,鼻子里哼了一声,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厉害,这是不要他关照呢。
  
  ***
  
  炎拓迷迷糊糊间,觉得自己像个花卷:被人抻抬弯折,捏出细细的褶,还小心地一片片粘上葱花,以便看起来更加美观。
  
  下一步,就该上笼屉了,他想。
  
  然而最终没见到笼屉,反而是耳边细碎的刀剪镊声渐渐清晰。
  
  炎拓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从天花板上垂吊下的、不规则冰块玻璃面的熔岩灯。
  
  这是自己的房间。
  
  时候应该是晚上,因为吊灯亮着,灯光是岩浆黄色的,这种灯,一旦亮起来就没感觉了,炎拓还是喜欢它没打开时的样子:像块悬空的但充满科技感的石头,水银亮里泛着冷硬的灰。
  
  吕现正拿酒精棉片擦手,听到动静,向着炎拓一笑:“醒啦?”
  
  这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中等个子,因着生活安逸,年纪轻轻,腰身已经有向游泳圈发展的趋势,他最大的特色是长了一张特讨丈母娘喜欢的脸——谈过三任女朋友,分手的时候,女方都是好合好散,但女方的妈妈无一例外伤感得不行,仿佛错失的是多么绝世的好女婿。
  
  炎拓含糊地应了一声,脑子里空空落落,一时间想不起前情。
  
  吕现说:“睡好几天了。炎拓,你这趟可受大罪了。”
  
  是吗?炎拓开始想起一些事儿了:野麻地,帆布袋,雀茶手里那只正对着他的、不锈钢箭的箭尖,大头往他身上乱蹬时脚上穿的球鞋的脏底,还有……聂九罗。
  
  对,聂九罗。
  
  想起这个女人,他就完全清醒了,目光也沉了下去。
  
  吕现伸手点向他大腿前侧、已经稳当包扎好的一处:“这一块,不是铁烙的吧?肉都坏死了,烂的那味儿,嚯,再迟两天,都能长蛆。”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炎拓反胃:“描述得这么详细,你不嫌恶心啊?”
  
  吕现兴致勃勃:“不过,有个好消息。”
  
  他朝炎拓倾下身子,拿手虚比右侧脖颈到下巴颌这一块:“这儿,有道伤口,疤是留定了。但是万幸,没上脸,一般看不见,即便看见了,也无损你英俊的小脸,反而凭添男人的英豪气概。”
  
  炎拓:“滚你的蛋。”
  
  吕现惊讶:“介意啊?那也没事,人到中年,你就留一把大胡子,胡子一多,也就盖住了……”
  
  他及时刹了口,因为炎拓的两只手已经撑在了身侧。
  
  根据经验,炎拓做出这种姿势的时候,下一秒多半是要起身,而自己也多半要挨揍——当然,他现在身上有伤,八成是做做样子。
  
  吕现见好就收,揿下脖子上挂的无线呼叫器:“林伶,炎拓醒了。”
  
  那头几乎是立刻传来林伶的声音:“好,我马上过来。”
  
  吕现朝炎拓挤了挤眼睛,着手收拾药箱,准备功成身退,炎拓忽然想到了什么:“林姨呢?”
  
  吕现头也不抬:“你说我女神啊?去农场了。”
  
  炎拓没吭声。
  
  他老爹炎还山当年生意越做越顺,也随大流热心慈善事业,设立了一笔助学金,吕现就是受益人之一,他是学医的,学成之后在大医院历练,同时受雇于炎拓的公司,这人很聪明,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他的话说,有钱人、大公司嘛,免不了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操作,必要时需要私下的医疗救护,投桃报李,他是助学金造就的,而今以自己的所长作回报,很合理。
  
  但炎拓怀疑,吕现之所以甘心违规做事、以及三任女友都走不到最后,跟他倾心林喜柔有很大关系:他把林喜柔引为女神,经常埋汰炎拓说,你看看,差不多的年纪,人家辈分比你高,能力还比你强,表面上你是法人,事实上是人家背后运筹帷幄、为你铺路搭桥,你是何德何能,能有这么个女神阿姨!
  
  ***
  
  吕现前脚刚走,林伶就到了,还抱了瓶插好的花,姹紫嫣红、叶翠蕊娇,往桌子上一搁,整个屋子都多了几分生气。
  
  炎拓说了句:“挺好看的。”
  
  回想之前的日子,在猪场阴暗的地下囚室里过活,耳边还常传来孙周撕心裂肺的惨叫……
  
  相比现在,真是恍如隔世。
  
  林伶拖了张椅子过来坐下:“我给林姨打过电话,她刚好在回来的路上了,估计半个小时就能到。”
  
  炎拓嗯了一声:“她去农场了?”
  
  农场,也就是挂他名下的那个中药材种植场。
  
  林伶点头:“带狗牙去的。”
  
  “去干什么?”
  
  林伶轻笑一声,压低声音:“去干什么……能让我知道吗?”
  
  这话一出口,两人都沉默了一下。
  
  顿了顿,炎拓岔开话题:“那孙周呢?”
  
  林伶茫然:“什么孙周?”
  
  炎拓:“和我一起关着的。”
  
  林伶:“和你一起关着的,不就是狗牙吗?”
  
  这其中看来有偏差,得两头梳理,炎拓示意林伶先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枭起青壤》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