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策行三国 > 第2566章 不是劝降

第2566章 不是劝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孙翊设宴,为贺齐庆功。
  
  在宴会上,孙翊主动向周瑜敬酒,表示当初接过指挥权只是将计就计,想诱曹仁下山,在平地交战,如今形势有变,自然要将指挥权奉还,依旧由周瑜指挥全局。
  
  周瑜很尴尬,却不能不接。祖郎阵亡,贺齐擅行其事,他麾下的两个大将先后出事,当然不能由孙翊来承担责任。他如果拒绝,就不是谦虚,而是推诿。
  
  况且他也需要一场真正的胜利来证明挽回尊严。
  
  贺齐如坐针毡。
  
  周瑜如此被动,他的责任甚至比祖郎还要大。祖郎还可以说是失误,他却是刻意为之。
  
  就在宴会上,周瑜与孙翊商量战术。
  
  蜀军水师溃败,辎重营被毁,曹仁坚守方山的可能性不复存在,他要么投降,要么突围。如果是投降也就罢了,如果曹仁选择突围,那麻烦还真不小。
  
  粗略估计一下,曹仁还有两三万人,万一拼命,吴军的伤亡不会小。
  
  周瑜提议,暂时撤出战场,缓解一下形势,以免曹仁铤而走险。具体而言,就是将战线后撤,包括水师在内,全部撤到十里以外,保持对方山的监视,然后派人劝降。
  
  到了这一步,曹仁也没什么谈判的资本,投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就算曹仁不肯,其他人也未必愿意拼命。只说投降只能保命,总比战死好。
  
  孙翊和诸葛亮没说什么,赞同周瑜的建议。
  
  孙翊是希望曹仁投降的——不管怎么说,曹仁毕竟是曹英的从叔——但他不能主动提出,尤其是祖郎战死之后。之所以将指挥权交还给周瑜,就是周瑜出面劝降比他更合适。
  
  果然,贺齐及祖郎旧部虽然遗憾于不能击杀曹仁,却没有正当的理由反对,只能默认。
  
  他们只能寄希望曹仁不肯投降。
  
  ——
  
  次日一早,吴军各部后撤,就连贺齐都放弃了方山南麓的阵地,退到方山西麓,扼守蜀军西撤之路。
  
  霍峻被提升为偏将军,统领祖郎旧部。
  
  樱岭一战,祖郎被曹仁突袭中军而亡,但他的部下损失却非常有限,甚至杀伤还远远超过伤亡。只是大将阵亡,再多的功劳都没有意义,各营中郎将、校尉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怂,接受霍峻的指挥。
  
  周瑜利用缴获的战船组建了水师,亲自指挥,沿江巡逻,不给曹仁撤退的机会。
  
  孙翊率部驻守在方山北麓,与山上的蜀军大营遥遥相望。
  
  周瑜没有立刻派人劝降。按照惯例,各营都会有三到五天的口粮。即使辎重营毁了,也不会立刻断粮。等蜀军吃完这些口粮再谈,会更容易一些。
  
  两天后,马岱率三千骑兵赶到方山。他奉孙尚香之命赶来增援,半路上又接到了天子诏书,加快速度赶来,却因为绕道江州,补充给养,还是慢了一步。
  
  周瑜很惋惜,觉得这就是命。如果马岱早到几天,祖郎也不至于阵亡。
  
  周瑜命马岱率领骑兵赶到方山之下,来回奔驰了两圈。
  
  三千西凉精锐骑兵,其中还包括三百甲骑,不用打,仅是看着就让人胆寒。方山上的蜀军鸦雀无声,士气低落到了极点。曹仁两次建功都是利用骑兵的优势,如今不仅没有优势,还要面对吴军的甲骑,就算是再自信的人也没底气说话了。
  
  又过了一夜,邓芝奉命上山劝降。
  
  ——
  
  孟达奉命来到前军大营,与邓芝见面。
  
  两人在山坡上相见,两侧大营中的蜀军将士隔着营栅看着他们,没有人说话,眼神呆滞中带着绝望。
  
  通报了姓名,孟达露出一丝笑容。“原来是邓军谋,久仰久仰。”
  
  邓芝笑着还礼。“幸会,幸会。恕在下孤陋寡闻,听孟将军口音,不是益州人?”
  
  孟达哈哈一笑。他知道邓芝是故意的。他随于禁在交阯与太史慈、甘宁作战一年多,吴军军报中不可能不提他的名字。邓芝身为周瑜身边的军谋,自然是知道的。
  
  “军谋见识高明,我是关中人,不是益州人。”
  
  “哪里的?”
  
  “扶风。”孟达犹豫了片刻,又道:“郿县。”
  
  邓芝故作惊讶。“你与法正同郡?”
  
  “是。”孟达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太自然。孟氏虽是郿县大族,名声却不怎么好。他的父亲孟佗虽然做过凉州刺史,却因依附阉竖张让,颇为乡里不齿。
  
  邓芝点点头。“将军老家还有人吗?关中已定,将军可以返乡与亲人团聚,祭扫祖茔了。”
  
  孟达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邓芝的意思很明白,谈判是不存在的,投降了也只能免死而已。他虽然清楚蜀军的状况,也希望能降,但让他一无所有的离开,他自然不愿意,就算是装,也要装出三分狠意,多少讨点好处。
  
  孟达盯着邓芝看了片刻,幽幽说道:“周大都督未免太自信了吧。我军虽然小受挫折,却还有精锐三万余人。奋力一搏,纵不能胜,突围还是有把握的。”
  
  “那你们在等什么呢?”邓芝反问道。“如果是等你们的援兵,恐怕不会有了。如果是等我们的援兵,我们的援兵已经来了。”
  
  “你……”孟达赫然变色,怒气隐然,手按上了腰间的刀柄。
  
  邓芝也不理他,怡然自得的打量着四周。方山虽不算雄伟,景色却甚是不错,尤其是居高临下,一江如带,山水相映,自有几分野趣。
  
  孟达深吸了几口气,慢慢松开了刀柄,强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还请邓军谋下山,告诉周大都督,我等……”
  
  邓芝突然回头,打量着孟达。“孟将军听说过荀文若吗?”
  
  孟达一怔,好容易鼓起勇气的狠话硬生生咽了回去。他点点头。“荀令君曾主政关中,自然认识。不仅认识,还曾有一面之缘。”
  
  “是这样啊,那就更好了。”邓芝笑道:“荀文若如今还在关中。他好举荐人才,孟将军如果能回关中,不妨到他门前自荐,或许可以做一贼曹、亭长。将来积功升迁,或随安西大都督,或随左都护,未尝没有封侯拜将的机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