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最强大神在隔壁 > 第109章

第10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小妮很疑惑,为什么一个总裁还要排队打饭。
  张望了前面和后面,打饭的队伍不长,所有人都在有秩序的派对。她也只好和包景涛在一起默默的在队伍里前行。
  拿着盒饭的盆,打了一个白菜,一个红烧肉,分了一碗鸡汤,来到之前预留的桌位上吃饭。
  顾小妮坐在座位上,左看右看,大家并没有因为旁边做的是总裁就不好好吃饭。
  总的来说,该打的招呼会打,但是该吃的饭,也不会拉下。
  顾小妮有些懵,晕晕乎乎的,觉得现在的情况有一种很怪的感觉。
  不论是在SH49也好,还是在大万也好,从没见过总裁和员工挤在一个餐厅吃饭的,而且大家的表情也很自在,没有任何不适感,好像这件事经常发生似的。
  “你之前经常在吃饭吗?”
  拿起筷子,顾小妮夹了一口白菜送进嘴里。
  “我是这家企业的老总,我不在这里吃饭,我在哪里吃饭?大家都是人,都得吃饭的吗。”
  包景涛对于和员工在一起吃饭这件事毫不在乎,食堂的厨子是他从大酒店里挖来的,烧出来的饭菜都很可口,除了商务宴席,平时吃饭,他都在食堂吃,大家刚开始还会有些忌惮,后来就习惯了。
  “你的心态还真和别人不一样。”
  一边吃着饭,一边观察他和周围人的动作表情,她真的挺佩服包景涛,没有领导架子,和员工吃一样的饭。
  “是啊,我不喜欢摆那些七七八八的架子,大家都是来工作的,干嘛要那么死板呢?快快乐乐的做事情不行吗?只要没有违法企业的守则,没有违反法律,我觉得做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的。”
  包景涛不以为然,他实在不喜欢摆领导架子。
  “没想到你除了不正经的一面,还有正经的一面。”
  咯咯的笑声响起,她忽然之间,发现了包景涛的闪光点。
  “好好吃饭吧,我们这里可以加菜的,不够吃可以再去要。”
  “嗯嗯。”
  “嘿嘿,我们的企业还是很棒的。”
  羞涩的一笑,这还是顾小妮第一次夸他,他笑的和个孩子一样。
  吃完,她回到了办公室,写写画画,到了晚上,和包景涛一起回家。
  路上,他开着车,问道:“今天过的怎么样。”
  为了不打扰她,他一个下午都没给她发消息。只让秘书给她送饮料和零食,怕她饿着。
  “挺好的,不过,我在想一个问题,是写浪漫爱情片好,还是写悬疑好。爱情片至少有人看,悬疑片拍不好,成烂片了。”
  面对决策,她要参考包景涛的意见,毕竟他在商海混了许久,对这些有经验。
  “写爱情片吧,我看过你的书,你最擅长的是写爱情。而且,爱情片的素材不是在这里吗?”
  他专心致志的把车停在家门口,顾小妮等车停下,问道:“这里?哪里?”
  昏暗的车等下,一双灵巧的眼睛注视着包景涛的双眸,她还在疑惑呢,忽然间,唇边多了个暖暖的东西。
  原来是……八个机位的吻。
  之前就在电视上看见过,从没在现实中……
  时间一过,顾小妮睁开眼睛,如置云端。
  只从和他结婚之后,那样的生活,好像生活在云端。
  吃喝不愁,想要的一一成真。
  他好像一个哆啦A梦,能够把她的愿望一一实现。
  “你……”
  她说不出话,满脸红彤彤的,少女的羞涩爬满了面颊。
  他说素材在这里,还真就在这里。
  下了车,她往前走去,手上忽然被他轻轻牵住,她任由包景涛牵着她往前走。
  不知何时,她好像没有那么反抗他了。
  她还记得刚开始,他们呆在宾馆里的时候,她害怕的跑开,生怕他吃了她。而现在,她住在包景涛的房子里,无比安心。
  打开大门,望着房子,她好像真的把自己融了进去,这里便是她第二个家。
  洗了个澡,她安安稳稳的躺在他的怀里,沉入梦乡。
  林萃和应泽宇订了婚,双方家长正在协商结婚的事情。
  应泽宇知道她结婚了,对女方的结婚提议,没有任何提议,直接应了。
  婚期定在七月份。
  结婚之前的那段日子,他一直闷闷不乐。
  婚礼前些时间,他开车,路过了商场,为了视察影院的运行情况,他把车停好下了车,来到了电影院,却没想到碰见了在这里逛街的顾小妮。
  顾小妮晚上闲着无聊,跑出来逛街,一来是看看有没有什么新书,二来是看看奢侈品店有没有什么新款的衣服。
  天气越来越热了,要买两件裙子穿穿。
  本来保镖要跟着来的,顾小妮觉得带个男人逛街不习惯,就让保镖在商场大门口候着。
  她走路低着头,玩着手机刷短视频,一不留神,装进了应泽宇的怀里。
  冲击力让她连连后退,抬起头,却发现那是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
  “对不起,我没看路……”
  她扭头就要跑,却没想到纤细的手腕被他抓在了手中,想跑却没跑成功。
  “你手上的疤痕,是怎么回事?”
  应泽宇抓着的手腕上,肤色的遮瑕液从她的手腕上蹭到了他的手里。露出了手腕皮肤的本来颜色,一片浅浅的伤痕映入眼帘。
  她的手腕为什么会受伤?从创口的形状来看,不是被利器割伤的,也不是被擦伤,而是像某种动物撕咬的。
  “没事。”
  她用力从他手中挣脱出来,转身就要跑,眼角的泪水,却像洪水决了堤。
  每一次表演前,她都要用遮瑕膏把手腕上的伤遮住,即使做了激光去疤痕,也还是留下了灰粉色的印子,虽然不明显,她却还是选择用防水的遮瑕膏去把它遮住。
  伤痕像是一块不堪回首的往事。附着在岁月的回忆之中。
  她不愿意去想受伤后那暗无天日的日子,更不想重温那样的过去。
  转身背对着他,走过长长的走廊,忽而背后爆发出一声质问。
  “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定住了脚步,泪如泉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