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互联网霸主 > 0428.政府官博搞笑开启

0428.政府官博搞笑开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2002年那天我有幸在南下的火车上第一次见到子墨,那时候他还只是一名18岁的少年。这么多年,当时见面那一幕一直都印刻在我脑海里。
  想当初我还在国企老总位置上时见过多少英雄好汉,可从没有一个人能在和他相似的年级有那么广博的知识面和极高地看待问题角度以及眼界。
  说句不夸张的话,子墨的眼界和视野是许多商界名流以及政界人士都不具备的。这才是他能吸引我一起,推新世界大门的主要原因。”
  杨健说着说着就站起身来。
  隔着透明的玻璃,他望向那头忙碌工作的帝企鹅员工。再抬头看了一眼门口那个专属于他办公室的挂牌—毛利工作室。最后再望向窗外,那里视线所及的几千米外的地方,寒武纪工业园的第三期工程正在开展着。望着那个地方看了许久,杨健甚至觉得他看到了寒武纪第三期建筑群的虚影。
  那是帝企鹅的未来,甚至也是很多企业的未来。
  他口中的那位年轻人,从来都不是想要把自己的企业做到多大,而是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影响到更多企业走向国际市场。
  这是多么大的愿景,大到他这个老家伙都快看不清帝企鹅前边的路会走向何方!
  杨健长吸了一口气,继续对电话那头说到:“国威啊,我们是几十年的老关系了,你知道我从不会这么去夸赞别人。”
  “我知道……”
  “但子墨不一样,我从进帝企鹅旗下掘宝贸易的第一天开始,直到今天的7年多时间。这每一天我都亲眼目睹了我们帝企鹅集团,从30人个的几间小办公室脚踏实地一步步走到今天。
  你恐怕并不知道,我跟着他跑了那么多地方后才明白他视线所及的地方压根不止国内这一亩三分地。他的眼睛看到很远很远,他把帝企鹅集团也规划得你想象不到的大。
  帝企鹅集团那些你能看到的和你看不到的,大到你在多年后才能明白他这些年都布局了什么。大到有很多人,并不懂得子墨都做了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着听着,只能透过细微的呼吸声,才能让杨健确信韩国威仍旧在那头听着。
  杨健叹了口气,这才又说到,“帝企鹅西部希望工程学校建设上,子墨一下子规划了首期5年8亿的规模。而私下里他还默默地为每一所学校的补贴,包括搭建温室和家畜家禽小型养殖场,并给教师和相应管理员补贴工资,只这些每年都有过亿。
  地震期间,帝企鹅只是明面上划归到救助基因的钱就足足又三亿之多。更不要说那些战术口粮、急救包、无人机和相应配件都还没有计算在内。
  可你看看他个人,年纪轻轻正是年少轻狂的年纪。可他的穿着从来都是普通的肃色衣服,一百块能买好几件的那种,一身传达不及我一件西装的价钱。而他坐的车呢,一直都是skype售出后他的年轻拍档送他的那部福特f350。
  他自己花钱极为节俭,可却为灾区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们专管政治宣传、新闻、传播等工作,但像子墨这样默默为国家做奉献的年轻企业家难道就不你们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老杨,你说的这些我在灾区从汶川到汶川一路走过去都看到过,我是打心眼里佩服子墨这个人。但你也知道我们部门是做什么工作的,我个人不能拿着组织身份去做事,这不符合我们国家的理念!”
  “你……你怎么还是那么顽固不化。当年我离开体制去企业的时候,你说我要多考虑,结果我做成了。不仅将企业坐了起来,自己还做到很高的位置之上。
  等到我在从企业下海经商,你又让我考虑!可到现在你看看,7年时间帝企鹅都已经做到什么程度,这可是一家纯粹的名企!是一个17少年到青年一路走来,带着它成长起来的。
  老韩,时代变了,咱们的体制是不是也应该顺应这个社会的发展,是不是也应该变一变?当年青一代逐渐成长起来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换位思考一番?去站在他们的角度,去做一些更接地气的事情?”
  “老杨……我明白你说的道理,但我们单位形式从来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你容我想想,再容我想想……”
  ……
  挂掉电话去往茶水间路过员工办工区时,杨健还是留意到部分员工在工作时间观看微博的情况。他没说什么,但是这里的每件事情却都躲不过他的眼睛。
  汶川地震这些天,帝企鹅上下齐心为灾区做了很多事情。
  但依着那位年轻大当家的性格,却从不会在面上表露什么。
  甚至他公开希望工程这件事,怕也只是为了将这件好事摆在台面上震慑那些宵小之辈。
  他一向如此,以至于公司上下潜移默化地都接受了他的低调,并把这种习惯演变成帝企鹅上上下下所有人的习惯。
  可近些天微博的那些言论,让人看在眼里着实恼怒!
  谁说他们帝企鹅没有卷捐款,谁又说他们帝企鹅对灾区不管不顾,只顾着自己企业的事情。
  要知道,只是帝企鹅内部员工筹款就高达8000w之多。只是帝企鹅自2003年开始就建立了自家体系的慈善援助基金管理制度,甚至还将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和君和、锦天城两大律师事务所拉来一起来监管款项的运作。
  小到03年开始每年更新一批的电脑,大到05年开始,每年0.5%纯利润的慈善援助基金制度的建立。帝企鹅因为有那位有责任感的大当家的存在,一直都是把这些事落到实处,只是从来不喜欢在面上表露而已。
  但就是因为这些细节从未有过任何媒体的披露,所以就要落得在网络上给人群起而攻之的局面!
  这算是哪门子道理?
  杨健越想越是生气,
  可他知道这事如果去找大当家来谈,是完全没有的商量的。
  端着杯子去,
  空着杯子回。
  待回到办公室时,杨健才意识到。他只顾着琢磨这件事,竟然忘记泡茶了?
  ε=(´ο`*)))唉
  无奈的杨健靠在凳子上叹了口气,如果连他现在在体制的老友都说项不动,那他还能怎么去破解帝企鹅集团在网络上被人群起攻之的局面?
  就这样愣愣地坐在凳子上杨健想了良久,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却打破了压抑又安静的局面。
  杨健皱着眉头望了一眼电话,
  发现竟然是周弘毅打来的。
  这两年周弘毅带着雅虎中国在北方发展,依靠着接连规划的各个项目,几乎与帝企鹅形成南北遥望的掎角之势。
  如果说,帝企鹅集团在南边的业务主要以国外为主,那么北京的雅虎中国就是以国内的业务为主。
  而微博,正是在周弘毅带领的雅虎中国旗下。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从他那边有没有办法?
  想到这里,杨健赶忙接起电话。
  电话一联通,周弘毅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杨董,帝企鹅秘书组的各位,是不是全员都跟着大当家去美国了?”
  “啊?”杨健闻言愣了愣,旋即点了点头,“是哇,在美国的iphone零发布会就是5天后的事。这件事,一直都是秘书组在操持着。为了这事,大当家还把汤秘和董秘都调了回来。”
  “哦……我说呢。”周弘毅沉吟一会,才继续说到,“那这件事,我怕是只能和你商量商量了。”
  “什么事?”杨健好奇到。
  周弘毅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4月份大当家从北京离开时给我布置了一个任务。他让我从6月开始筹备政府官方微博的事情,只是这件事我近期想了想,总觉得你原来当过国企老总从你那边着手可能会有一些政府单位可以联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