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只会拍烂片啊 > 第五十章 改了电影名字怎么蹭热度?

第五十章 改了电影名字怎么蹭热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爸!”
  “娃……我会好好的,会好好的……会吃好,喝好……”
  “这鞋子……我给擦了擦,它还能穿,很干净……娃,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
  “对不起……
  “……”
  警笛不断地响着。
  伴随着契科儿的交响乐《黎明的钟声》……
  人山人海的学校大门口,一辆警车停了下来。
  警车下。
  一个戴眼镜的青年呆呆地接过那只擦得很干净的鞋子。
  然后,他看到了父亲再次低下了头,突然魔怔一样不断地道歉。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仿佛,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
  警车逐渐开向了远方。
  他看着远处的警车……
  父亲在窗口看着他。
  陆远低头……
  泪流如注。
  随后,理发师被抬了出来,他复杂地看了一眼陆远,万千思绪仿佛回到了那一天的夜晚……
  那一年……
  他烂醉如泥,梦想和生活全部破灭,已然心灰意冷。
  “对不起……孩子。”
  “我……”
  “我会,负起责任的……”
  担架上,他看着陆远回过头看着他。
  然后,陆远摇摇头,突然笑了起来。
  明明眼神之中透露着一丝痛苦,但却还是露出了笑容。
  仿佛释怀,仿佛,又有些嘲讽。
  就这样,理发师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被抬上了医务车,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空荡荡的。
  那个孩子就这么拿着鞋子静静地站在校门口。
  所以人都在看着他。
  同样被抬上医务车的还有那个水管工人。
  水管工人脸色惨白,但眼神看起来精神了很多,整个人已经没那么痛苦了。
  他捡回了一条命。
  移动的担架中,他看着拿着鞋子的陆远,想起了这个人突然冲出来,然后帮着自己按摩,以及做着各种各样的急救手段。
  他的心中充满着感激。
  “谢谢……”
  他轻轻地说了这两个字以后就又闭上了眼睛。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很多年前很多年前的经历……
  那一年,在他生日的那个夜晚,家里闯进了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仿佛疯子一样,把他蛋糕推掉冲向了他的父亲,然后在扭打中,蜡烛点燃了桌布,很快屋子燃起了火焰……
  保安叔叔们都出去了,此刻只有他们一家人。
  他在哭,而母亲在扑火……
  但是,却没有任何用处。
  火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没多久以后,闻讯过来的很多“叔叔们”过来了,他们方开始非常焦急地想帮忙,但是,在看到扭打之中的父亲和陌生人以后,这些叔叔们突然又停了下来。
  仿佛……
  不应该动作。
  “呀,老五,刚才不是说要去打牌吗?”
  “对啊……”
  “嗯……哈哈,那走吧……”
  “对了,我请你吃煎饼果子,多加个鸡蛋!”
  “好!要不,咱学着做?这玩意比工地赚钱!”
  “好啊,走吧……”
  “……”
  对话声响起。
  父亲和陌生人依旧在扭打着……
  最终,在火焰中,父亲倒了下去,陌生人提着一袋钱冲了出去……
  火焰中,谁都没有看清楚陌生人的脸。
  大概过了一会以后,那些离开的叔叔们又跑了回来,一起跟着灭火,一起大叫着“老板”,一起报了警。
  然后,消防车也饶着过来了……
  火焰扑灭以后,所有当事人都进了局子,所有人都想知道那个冲进来的人是谁……
  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证据,那一晚的叔叔们谁都不承认有这回事,甚至,这些平日里对父亲毕恭毕敬的叔叔们还帮着那个嫌疑最大的叔叔作证,证明他并不在这座城市,绝对不可能是他干的……
  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口供,那就是“老板喝酒疯了,偶尔还会打孩子……他平时就喜欢喝酒,也许是跟其他仇家结仇了……”
  就在审讯之中,许许多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被爆料了出来……
  拖欠工资,偷税漏税,压榨员工,涉嫌用家伙欺骗消费者。
  后来……
  他们公司上了电视。
  上电视以后,他们家就这样破产了。
  几年后,父亲弥留之际拉着他的手,跟他说了一句“不要对不起任何人……还有,其实,还有一笔债在……。
  父亲在忏悔,在懊恼无比的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
  并没有说出谁欠他们钱。
  回忆从水管工被送到车上以后这才恢复过来。
  他呆呆地看着车厢,听着医疗器的声音,他又抬头看着后方那个戴着眼镜的青年。
  他笑了起来,充满着感激。
  不要,对不起任何人……
  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
  谢谢了!
  他闭上了眼睛。
  《黎明的钟声》的背景音乐逐渐趋向高潮……
  仿佛,又是一个神秘的轮回,一波接一波的轮回。
  校门口又抓了一个人。
  陈婷(陈若云)跟在这个瘦高个的后面,无奈地摇摇头。
  “我……真的只是想偷东西而已,我……我去校长室真的只是偷东西!水管掉下来真不是我干的,这个要问水管工啊,谁让他修到一半就不修了呢,螺丝没拧紧,又不怪我……而且我也没去过卫生间,不可能是我反锁的,绝对不可能!”一个瘦高个低着头,面色苦笑,被几个警察扣着带了出去。
  看起来很冤枉。
  “……”
  对话中,卖煎饼果子的地中海老师抬头,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
  等到这个瘦高个被送上车以后,他这才想起……
  这各声音是,之前他听到校长的声音。
  原来,他是潜入校长室偷东西的小偷,原来,是他接了自己的电话然后让自己明天再来……
  现在的小偷胆子都这么大了吗?
  所以,我是……
  “这帮人,哎,真是乱,老板,来两个煎饼果子!”
  “好……”
  “阿嚏”
  镜头逐渐拉下来,一阵喷嚏后,衣服上一个纽扣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被他卷了起来。
  一个胖胖的老年男子和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子各自拿了一半煎饼果子,随后仿佛看热闹一样看着这帮人离开。
  “走吧,上车吧!”
  “好。”
  老年胖子和一个戴着帽子的时髦女人坐上了车。
  谁都不知道,半小时以后,这个胖胖的男人被煎饼果子卡到喉咙,下意识方向盘一转踩了下刹车,最终车撞进了旁边的河里……
  等两人被救起来的时候,老年胖子已经不动了。
  时髦女子呆呆地看着老年胖子……
  就这样呆呆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她仿佛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她不自觉就想起了那个夏天,那个人……
  她下意识地翻出了钱包。
  钱包上有一张照片,那张照片,赫然是曾经年轻时候的理发师。
  校长室内。
  “这个水管工到底是谁!怎么干活这么不负责任的?”
  “学校一天里这么多丑闻,我们这私立学校,还怎么开得下去……今年怎么就这么流年不利的?本来以为开了个普通班以后,就能招更多的人进来,我甚至还特地请了徐老师,但是现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