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八章 我叫皇上

第八章 我叫皇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你?”
  赵荣当然也一眼认出了那名被米友仁尊称为演山先生的青袍老者,忙很有礼貌的下拜还礼,恭敬说道:“晚辈赵荣,见过前辈,真没想到晚辈能与前辈如此有缘,竟然又能在这里见面。”
  “演山先生,你认识这位公子?”
  “不认识,但有过一面之缘。”
  那演山先生回答,也这才把自己和赵荣在码头上的偶遇大概说了,米友仁听了更是赞叹,说道:“真没想到,在我们润州文坛之上,还有赵公子你这样的诗词奇才,不但词做得好,还能够如此虚怀若谷,尊重长辈,米某钦佩。”
  “那你赶快把你闺女嫁给我!”
  赵荣心中怒吼,嘴上则继续假惺惺的谦虚,米友仁则又把赵荣领到了另外一名中年文士面前,说道:“来,赵公子,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就是名满天下的黄相黄分宁,山谷道人黄庭坚黄公的长子。”
  “见过分宁先生。”为了给未来老丈人留下一个好印象,赵荣当然是赶紧也给那个名叫黄相的中年文士见礼,结果抬起头来后,赵荣又马上看到,刚才才被自己羞辱了一通的黄醮双眼充满怒火,就站在那黄相的身后,正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
  “赵公子不必多礼。”黄相微笑还礼,又说道:“赵公子,你的这首满江红,壮志凌云,豪情万丈,真的是叫黄某佩服,就是不知道赵公子师从何人,学何门派?”
  “不瞒分宁先生,晚辈没有老师,也没有什么门派。”赵荣如实答道。
  “没有老师?也没有门派?”
  黄相和米友仁等人都是大吃一惊,另一边的米凝也悄悄捂住了小嘴,赵荣微笑点头后,米友仁还忍不住问道:“这么说,赵公子你的诗词,是自学所得的了?”
  “算是吧。”赵荣回答得很含糊,又谦虚道:“一点粗浅之作,让各位前辈见笑了。”
  黄相和米友仁等人益发啧啧称奇,黄相背后的黄醮却是眼中怒火更盛,抿了抿嘴后,黄醮还故意装出了一些微笑,问道:“赵公子,那在下斗胆多问一句,不知你这首满江红,是即兴所作,还是此前就已经做出,反复推敲而得?”
  “来报仇了。”
  赵荣马上明白黄醮的意思,也无比坦然的说道:“当然是此前就已经做出,反复推敲修改而得。”
  万没想到赵荣会回答得这么坦白,黄醮不由楞了一楞,然后黄醮又心中一喜,心说你也需要反复推敲就好。嘀咕了这句后,黄醮便佯做崇敬的说道:“赵公子,既然你这首满江红,只是事前所作,那么公子你今日亲临这镇江名胜中冷泉旁,能否以这里江景即兴颂词一首,让我们亲眼一睹公子你的文采才华?”
  “这个,不太好吧。”赵荣搔起脑袋,说道:“演山先生老前辈就在这里,还有元晖先生和分宁先生也在这里,在下怎么能班门弄斧,孔子庙前卖文章?”
  和赵荣估计的一样,米友仁和黄相等人虽然没有故意让自己出丑的心思,却也纷纷开口表示没有这个必要,都要赵荣即兴赋诗或者作词一首,让他们见识见识赵荣肚子里到底有多少墨水,那位与赵荣十分有缘的演山先生也开口说道:“赵公子不必谦虚,今天既然有缘在这里相遇,老朽也想多欣赏几首公子你的大作,还请公子即兴吟上一首,让老朽一开眼界。”
  瞟了一眼不怀好意的黄醮,又看了看在旁边满脸好奇的米凝,赵荣也这才开口说道:“好吧,既然是演山先生有命,那晚辈就冒昧再做上一首词,请演山先生斧正。”
  “赵公子,请。”那演山先生微笑说道。
  当着自己心上人的面,也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赵荣先是装模作样的眺望了一番远处的长江风景,然后清了清嗓子,开口大声吟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