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四十六章 鱼终于上钩

第四十六章 鱼终于上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兵力数量多达五万八千余人的西夏军援军,是驻扎在臧底河城北部约十九里处,距离宋军王德厚所部的营地实际上还不到五里。
  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距离,一旦局势突然出现变化,不管是那一方抢先动手,留给另一方的应变时间都少得十分可怜,而且因为宋军是早到战场,已经修筑起了足够坚固的营地,西夏军相对起来还更加吃亏和更加危险,所以选择营地的时候,很多西夏军将领都小心翼翼的提出意见,建议嵬名察哥把营地位置选择远一些,尽量远离宋军营地。
  然而军事天才嵬名察哥还是坚定的选择了在距离宋军营地不到五里处立营,原因则有三个,一是嵬名察哥相信自己统领的西夏军精锐有足够的能力,能够在短时间做好充足的应变准备,应对一切敌情变化;二是嵬名察哥与宋军交战多年,熟知宋军情况,也对宋军大将王德厚十分了解,知道以王德厚的胆量,绝对不敢以弱势兵力发起冒险突击。
  第三点最关键,通过斥候和细作发现宋军刘仲武所部立营在臧底河城南部的约六里处,王德厚立营在臧底河城北部的十五里处,两股宋军的营地距离在二十里以上,嵬名察哥就马上认定这是一个把宋军各个击破的大好机会,所以才尽可能的拉近距离立营,意图死死咬住宋军王德厚所部,在王德厚陷入被动而被迫南撤时,立即出兵追击王德厚所部。
  有西夏军的头号精锐铁鹞子在手,嵬名察哥当然相信自己能够轻易击溃殿后的宋军队伍,然后以优势兵力杀溃王德厚的中军大队,抢先重创宋军的一路兵马。
  当然,鉴于宋军刘仲武所部还有一个不顾一切强攻臧底河城的选择,嵬名察哥也只能是早早就做好两手准备,那就是命令士卒抓紧时间赶制大量的攻坚武器,在宋军坚持分兵而战的情况下,通过强攻拿下王德厚的营地。
  事实证明嵬名察哥也确实应该做好两手准备,刘仲武首次强攻臧底河城失败的第二天傍晚,南下探察敌情的斥候送来消息,说是刘仲武再次派出大量的士卒上山砍伐木材运回营地,同时宋军王德厚所部也没有任何弃营撤退的迹象,相反还抓紧时间挖掘壕沟,把护营壕沟加深加宽,嵬名察哥也马上得出结论,“宋人还要继续强攻臧底河城!”
  得出了这个结论后,嵬名察哥也不由有些奇怪,暗道:“不对啊,昨天我已经用铁鹞子突袭过攻城宋人一次,粉碎了宋人用古怪武器拿下臧底河城的希望,宋人怎么还不汲取教训,还要继续强攻臧底河城?宋人就不怕我故技重施,在他们下次大规模攻城的手,又派铁鹞子去冲击他们的攻城队伍?”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象?”暗暗奇怪之下,嵬名察哥甚至还得出另外一个结论,心道:“难道宋人想用悬羊击鼓之计,假装让王德厚继续与我们对峙,实际上准备秘密撤退?嗯,这一点不得不防,毕竟两支宋人军队之间的距离也不是太远,我如果稍微疏忽大意,确实有可能让王德厚以最小代价撤回到安全位置。”
  想到这点,嵬名察哥再不迟疑,除了安排双倍的斥候严密监视王德厚的营地外,再有就是安排军队轮流战术值班,随时准备出兵追击有可能突然撤退的王德厚,同时又命令自己的冲阵王牌铁鹞子每顿饱食,干粮饮水随时备足,时刻准备出营突击。
  不过嵬名察哥很快就发现自己完全是在杞人忧天,两天时间过去后,宋军王德厚所部不但没有连夜弃营撤退,相反还不断加固营防工事,摆出了要和西夏军队长期对峙的架势,另外刘仲武那边也每天上山伐木不断,很明显是在全力赶造攻城武器,嵬名察哥的心里也难免更加奇怪,心道:“莫非说,宋人真的打算和我豪赌一把,赌他们能够尽快拿下臧底河城?”
  不止嵬名察哥一个人看穿宋军的战术用意,好几名西夏将领也看出了宋军的战术打算,纷纷向嵬名察哥进言道:“晋王,宋人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用王德厚缠住我们,给刘仲武强攻拿下臧底河城争取时间,我们千万不能让宋人如愿,末将建议,不妨乘着这个机会,直接向王德厚的营地发起强攻,以强攻拿下王德厚的营地,把两支宋人军队各个击破。”
  反复权衡利弊,考虑到这的确是一个把宋军各个击破的大好机会,虽然还是有些不解宋军的战术选择,嵬名察哥还是下定了决心,经过了一天时间的紧张准备,在第四天时亲自率军向宋军王德厚所部营地发起了强攻。
  这一场营地攻防战,宋军和西夏军双方都打得十分艰苦,吃亏在营防不及城墙坚固,在护营壕沟被西夏军用壕桥车打开了道路后,王德厚麾下的宋军将士只能是以血肉之躯死守羊马墙和栅栏防线,以西夏军的精锐在至近距离做生死之搏。而宋军觉得自己的营地不够坚固,西夏军却觉得宋军的营防工事宛如铜墙铁壁一般难以逾越,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即便在单兵战斗力方面占据一定优势,也仍然被宋军的营防耗得伤亡惨重,死伤巨大。
  最后,还是在激战到了天色全黑时,在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伤亡代价后,宋军王德厚所部才无比吃力的耗退了西夏军主力,逼得嵬名察哥自行放弃进攻。然而即便如此,西夏军队撤退之后,宋军上下还是累得连欢呼的声音都寥寥无几,羊马墙和栅栏后也堆满了宋军将士的尸体和重伤员,营防工事多处被毁,对于过冬避雪无比重要的军帐也被西夏军的火箭烧毁许多。
  “派人去和刘仲武联系,叫他赶紧动手,他想我保证,说是七天之内一定拿下臧底河城,今天都已经第四天了,他怎么还没动静?”这是宋军大将王德厚在西夏军退兵后发出的怒吼。
  “我军攻得这么猛,刘仲武都没有派遣一兵一卒北上增援王德厚,看来宋人是铁了心要先拿下臧底河城再寻求决战了。”嵬名察哥也得出结论,同时嵬名察哥也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咬牙说道:“明天大飨士卒,补充攻营武器,后天再向宋人营地发起进攻!不破敌营,誓不收兵!看是谁先支持不住!”
  一天时间又很快过去,到了第六天时,只留下万余左右的二线军队守卫营地后,嵬名察哥亲自率领将近五万的西夏军主力大步出营,浩浩荡荡的开拔到了王德厚营外,准备再次向宋军营地发起全面进攻。然而就在西夏军队排兵布阵的时候,南面却突然冲来了一匹西夏军快马,马上斥候还直接飞奔到了嵬名察哥的面前,单膝跪地抱拳奏道:“启禀晋王,宋人刘仲武所部大举出营,携带大量攻城器械向北开拔,极有可能再次向臧底河城发起强攻!”
  “这么巧,竟然选择和我们同一天动手?”嵬名察哥微微一楞,然后挥手喝道:“再探,一有动静,立即禀报!”
  “晋王,让末将去吧!”嵬名定栋迫不及待的主动请缨,说道:“让末将率领铁鹞子去增援臧底河城,给我们的主力攻破宋人营地争取时间!”
  “不急,等确定了敌情再说。”嵬名察哥摇头,同时心里也暗暗有些奇怪,“宋人真不怕我又派铁鹞子南下突击?他们莫非有了什么准备,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敢在我们已经大举出动的情况下,继续出兵攻打臧底河城?”
  心中存在了这样的疑问,不敢大意之下,嵬名察哥又安排了一个懂得军事的书吏南下,到南面的高处去偷画宋军刘仲武所部的阵形草图,想要摸清楚宋军刘仲武所部的排兵布阵,然后再做出决定。
  残酷而又血腥的营地攻防战很快就正式展开,在嵬名察哥的亲自指挥下,西夏军各部轮流上阵,以床子弩、投石机和弓弩等远程武器火力覆盖宋军营地,又派士卒携带壕桥车和壕板上前,开辟道路发起近战,期间西夏军士卒还一边作战,一边奋力填塞宋军的护营壕沟,开辟更多的过壕武器,宋军将士则凭借着单薄的营防工事咬牙苦守,与西夏军厮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