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五十一章 大计不能小用

第五十一章 大计不能小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事还没完,刘仲武主动给予了让赵荣可以随时求见自己的权力后,见刘仲武终于下定决心放弃撤退选择,坚决主战的刘锜当然是兴奋万分,除了一再恭维刘仲武的明智选择外,又迫不及待的提出建议,建议刘仲武让王德厚的败兵撤回保安军城休整和重新整编,补充军需粮草,待重整旗鼓后又北上赶来助战。
  刘仲武心里也是这个主意,听了儿子的话后立即点头,还要马上派人去把王德厚的副手李明叫来,当面安排王德厚的败军如此行事,然而就在刘锜和赵荣准备行礼告退的时候,帐外忽然有刘仲武的亲兵入报,奏道:“启禀大帅,伪夏贼军派遣了一名使者手打白旗南下,来到我军防区请求与你见面,现在来人已经被我军斥候押到营内,请大帅发落。”
  “伪夏贼军派人来求见本帅?”刘仲武微微一楞,忙问道:“有没有说来意?”
  “回禀大帅,伪夏贼军的使者说他带来了伪夏晋王嵬名察哥的亲笔书信,要当面呈递给大帅。”亲兵如实禀报道。
  “押进来。”刘仲武随口吩咐,亲兵领命而去后,出于好奇,赵荣和刘锜当然也就打消了告辞离开的念头,选择留了下来陪同刘仲武接见西夏军使者,刘仲武明白二人心机,也没开口驱逐赵荣和刘锜离开。
  不一刻,西夏军使者被押到了刘仲武面前,然后西夏军使者一边十分礼貌的行礼,一边操着还算流利的汉语说道:“大夏国使者,见过宋国刘大帅,小使奉本国晋王殿下之命,为刘大帅带来了一道晋王殿下的亲笔书信,请大帅过目。”
  言罢,西夏军使者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封书信,毕恭毕敬的双手捧起,刘仲武努努嘴,早有亲兵上前接过,然后转递到刘仲武面前,结果刘仲武打开了书信只是看得几眼,马上就放声狂笑了起来,大笑说道:“你们伪夏国的伪晋王,是糊涂了还是傻了,竟然想凭一纸书信就劝本帅率军投降?他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觉,今天做了白日梦才生出这样的念头?”
  “劝降?目的何在?”
  赵荣飞快盘算嵬名察哥遣使劝降目的的时候,刘锜也已经放声狂笑了起来,嘲笑道:“你们伪晋王是昏了头了吧?我们刘家满门世受国恩,又与你们伪夏贼军不共戴天,也会向你们的伪晋王屈膝投降?”
  “刘大帅,我们晋王也是一片好意。”西夏军使者彬彬有礼的说道:“昨夜贵军王德厚所部已然大败而逃,刘大帅你的军队形单影只,孤军难撑,所以我们的晋王殿下希望大帅你能够看清形势,顺天应人,早日率军归降。倘若不然,待我大夏军队的后援大军赶到,贵军必然难逃覆巢之灾!我晋王殿下一片好意,还望大帅能够三思!”
  “后援大军?明白了!”
  听到这个关键词,赵荣马上就心里一片雪亮,顿时猜到了嵬名察哥的真正用意。然后赵荣也不迟疑,马上就大步出列拱手,还故意站到了西夏军使者的前方,让他看不到自己的脸上表情,一边向刘仲武连使眼色,一边大声说道:“大帅,千万不要听这个伪夏贼使的一派胡言,末将请令,请大帅准允末将立即将这个贼使当场斩首,然后率领我等在保安军城下,与伪夏贼军决一死战!”
  “在保安军城下与伪夏贼军决一死战?”刘仲武又是微微一楞,可是看到了赵荣杀鸡抹脖子一般的对自己使眼色后,刘仲武还是迅速回过神来,稍一盘算就说道:“赵将军稍安勿躁,这个贼使虽然可恨,但两国相争,不斩来使,我们不能让伪夏蛮夷嘲笑我们不知礼数。来人,把这个大言不惭的贼使给我撵出营去!”
  亲兵领命上前,强行驱逐西夏军使者离开,赵荣则在期间又向刘仲武说道:“大帅,不能再犹豫了,快些采纳王总管和蔡总管他们的条陈,尽快退兵撤回保安军城吧!”
  刘仲武不吭声,还装出了紧张盘算的模样,然后还是在西夏军使者走远了之后,刘仲武才向赵荣问道:“为什么要说刚才那些话?”
  “回禀大帅,将计就计。”赵荣回答得很直接,说道:“嵬名察哥奸贼遣使劝降,目的是为了恐吓我军,故意放出假消息让我们以为他们还有后续援军,逼迫我们尽快主动撤退,让出臧底河城和进兵道路。”
  “末将将计就计,目的是为了让伪夏使者回去告诉嵬名察哥,说我们已经军心动摇,不日就有可能主动弃城撤退,引诱嵬名察哥更进一步虚张声势,逼迫我军尽早撤退。然后嵬名察哥只要这么做了,伪夏贼军那边就有可能露出破绽,给我军创造反击机会,所以末将才斗胆故意演了一出戏给伪夏贼军的使者观看。”
  刘仲武笑了,笑得还十分欣慰,说道:“演得好,很有急智,刚才你的那些话传到嵬名察哥奸贼的耳朵里,他一定会误以为我们随时准备主动南撤,只要他判断错了我们的战术选择,我们这一场仗就大有希望了。”
  “东京来的,你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怎么反应这么快?”刘锜兴奋的用胳膊捅了一下赵荣,又问道:“如果嵬名察哥奸贼上当,他下一步会怎么做?”
  “九成九会拔营南下,逼近臧底河城重新立营,摆出要把我们咬住的架势恐吓我们。”赵荣答道:“他如果真这么做了,这一场仗我们反倒更好打一些。”
  “反倒更好打一些?”不愧是未来的中兴四大将之一,只是稍一运思,刘锜也马上醒过味来,立即大力点头说道:“不错,是反倒更好打一些。臧底河城现在在我们的手里,等于就是顶在伪夏贼军腰眼子上的一把尖刀,伪夏贼军的新营地距离我们的营地越近,这把尖刀对他们的威胁就越大!”
  事实证明赵荣演的这场戏十分成功,才刚到了第二天,之前立营在臧底河城北面二十里外的西夏军主力,就放弃了他们原先的营地大举南下,气势汹汹开拔到了距离臧底河城仅有七里的位置重新立营,还在南下路上不断高喊踏平宋营的口号,虚张声势更进一步恐吓宋军,结果也确实给士气受挫的宋军将士带来不小恐慌,让许多宋军将士认为这是西夏军队将要大举进攻的信号。
  也还好,因为提前看穿嵬名察哥是在虚张声势的缘故,西夏军队此举不但没有动摇刘仲武的坚守决心,相反还更加坚定了刘仲武与西夏军队对峙到底的打算,除了安排精兵强将坚守臧底河城外,再有就是指挥宋军将士全力加固营防工事,想方设法的鼓舞军心,振奋士气,从容不迫的与西夏军大营相距十三里对峙。同时王德厚的败兵也按照刘仲武的要求撤回保安军城补充武器辎重,重整旗鼓,准备回师再战。
  再接着,还是在又等了两天,始终不见宋军有任何的退兵迹象后,嵬名察哥才隐约发现自己有可能上了宋军的恶当,被宋军骗得主动拉近距离,陷入战术被动——有臧底河城在前面缓冲保护,宋军大营可以不用怎么担心西夏军突然出兵偷袭,西夏军却必须得时刻防范臧底河城里的守军突然出击,心理上自然处于了下风。所以暗暗后悔之余,嵬名察哥也不得不改变思路,重新盘算夺回臧底河城和打败宋军的策略。
  “怎么办呢?是先打臧底河城?还是绕过臧底河城,先打宋人的主力营地?”
  嵬名察哥心中盘算,暗道:“两个选择都有利有弊,先把臧底河城坚决拿下,好处是可以拔掉我们进兵路上的钉子,也可以引诱宋人主力出兵救援,乘机获得决战机会。但缺点是攻城战消耗太大,一旦不能一举拿下臧底河城,宋人那边肯定会乘战事的空歇期轮换生力军,补充守城物资,利用城池优势消耗掉我们的大量兵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