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妙手生香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奶油炸糕 上

第二百四十二章 奶油炸糕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含钏一通话,说得眼睛亮晶晶的。
  
  徐慨笑得极温和。
  
  对于食肆,对于菜品,对于做生意,他的姑娘总有许许多多的想法和计划,且一步一步顺着计划走,一点一点向前行,买宅子、开食肆、再置办宅子、开分店...早起晚睡,三伏天在热灶旁满头是汗,三九天手在冷水中冰凉沁骨...
  
  “手还痒痛吗?”徐慨突然轻声问。
  
  话题被岔开,含钏愣了愣,笑着伸出手,“...太医院的药和内务府的霜膏每天早晚都有好好擦,已经好了,消了肿,不痒不痛了。”
  
  小姑娘一双手白白净净的,可右手虎口处厚厚一层茧子,手背手指上有被油烫伤、被刀割伤的印记,新长出的皮肉比四周的皮肉更白一些。
  
  徐慨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大掌将含钏的手轻轻圈住。
  
  含钏脸色一红,倒是没把手抽回来——也不是第一次第二次牵手了...比牵手和拥抱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很多很多次了...否则安哥儿怎么来的...
  
  只是如今的感觉,和梦里不太一样。
  
  胸腔里的那颗心“砰砰砰”跳动得厉害。
  
  徐慨将含钏的手虚握住,轻声道,“上次我跟圣人坦白后,和张家的婚事不了了之,圣人与母妃也再未提及我的亲事,甚至将礼部呈上去的名单都签了朱批原路返还——圣人心里许是有安排。”
  
  至于什么安排,他隐隐有些猜测,如今却不好说。
  
  圣人心思之缜密,远在朝臣与他之上,经裴家与此事,他对于圣人的掌控力,有了新的理解——圣人想知道的事儿,约莫是没有查不到的,若是查不到,多半此事并未发生。
  
  含钏低着头,轻声“嗯”了。
  
  徐慨笑起来,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照理说,嗯,遵照孔孟之礼,公序良俗,这些个话是不该直接同含钏说的,可他若不说,又害怕小姑娘心里忙慌,害怕小姑娘以为他不上心。
  
  比起现在,给心爱的姑娘一个未来的承诺,更重要。
  
  徐慨沉吟道,组织语言,“...其实圣人比我想象中关心我...也更像一位父亲...”
  
  含钏抬头看徐慨,抿唇笑了笑。
  
  那真好。
  
  梦里,徐慨对圣人的情感很复杂,就像许多根被缠绕在一起的彩色丝线,理不清也剪不断,徐慨到死,都将圣人在他二十岁生辰时送他的唯一一本古书珍藏着,特意在书房的柜子后设了一个暗柜,里面只放了那本书。或许,对徐慨而言,那本书是圣人将他当做儿子的证据?
  
  两个人握着手,走在流水潺潺的回廊中,四下都很安静,庭院中不知是雪堆太重,压断了枯枝,还是有野猫迅速窜过,传来了清脆细微的声响。
  
  细微的声响,将四下衬托得愈发安静。
  
  两个人又绕着宅子走了一圈,看时辰差不多了,徐慨将含钏送回了“时鲜”。
  
  走出新宅院,徐慨松开了含钏的手,刚一松开,心里便有些空落落的,站在“时鲜”大门口,同含钏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我就不在食肆用午膳了,直接上晓觉寺,给顺嫔娘娘请了香后还得进宫一趟。”
  
  含钏颔首点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