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玉金记 > 第08章 多情美人薄幸郎

第08章 多情美人薄幸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柳绵吹尽榆钱老,节气将近立夏。
  公主府的锦帘换做了纱幕,影影绰绰,欲遮还露。
  管家将司马兰台引至二门,候在那里的两个绿衫细腰侍女笑着迎上来,齐齐问了安,一个从墨童手里接过药箱,对司马楚说道:“兰台公子且请随奴婢去给公主诊脉。”
  另一个则拖住墨童的手殷勤道:“仙童随我去喝茶吧!那边自有人伺候着。”
  墨童身不由己,跟着那侍女去了。
  司马楚被引进内室,每进一重门,都有一对颜色姝丽的小鬟迎候。
  这些侍婢看司马兰台的目光都直爽爽火辣辣,不似别府的丫鬟只敢偷偷地瞧。
  更有一股别样的香气由淡至浓,远嗅似麝香,近闻带着尿骚气,是有催情效力的灵猫香。
  到了正房门口,四个丫鬟揭起帘珑,齐声呼道:“兰台公子万安!公主有请!”
  声音娇脆赛过莺啼,尾音甜糯,明显是吴地的采莲女,这样的婢女身价是寻常丫头的十几二十倍,只有豪门才使唤得起。
  木惹儿公主的香闺极尽奢华之能事,同她的人一样,丝毫不掩饰对物欲的贪恋。
  司马兰台在绘着牡丹仕女的霞影纱屏风前站定,一直给他引路的丫鬟转过屏风去,随即只听里头一女子道:“还不快把公子请进来!你们也忒没规矩,如此怠慢贵客!”
  木惹儿公主的嗓音有些沙哑,这是天生的,使得她说话时总显得慵懒媚惑,别有风情。
  她隔着屏风已然看到了司马楚的如玉身姿,拼命压着心中的悸动,对侍女使了个眼色。
  侍女出来,躬身对司马楚道:“公子请进,奴婢去给您倒杯茶来。”
  说着转身出去了。
  司马兰台以为里头还有侍女,便转过了屏风,却只见一张大到夸张的紫楠拔步床,镂空雕花,饰以金粉。
  芙蓉软缎的床褥上侧躺着一个妖娆的外族女子,梳着慵妆髻,穿着十分大胆,只在银红肚兜外头披了一件玉色薄纱衫,衣襟大敞,雪脯半露,简直像是春宫画里的美人活了一般。
  此外并无第三人在场。
  司马兰台微微侧头,却听到门扇被人从外头合上的声音。
  “兰台公子请坐,”木惹儿公主的声音轻柔无比:“我这几日身子不舒服,就请您来给瞧瞧。”
  “公主哪里不舒服?”司马兰台一出声,木惹儿只觉得全身都软了。
  “就是……特别不舒服。”木惹儿细细叹了口气,一副娇弱无力的样子。
  “请公主伸出手腕来,让在下请脉。”司马兰台缓步走到床边。
  他每走一步都像踏在木惹儿公主的心上,公主心跳声如擂鼓,体内的火焰高涨,几欲燎原。
  司马兰台身着白衫,如云似雪般的高洁出尘,兼之容颜绝顶,令阅人无数的木惹儿公主顿时觉得以往那些男子同他相比简直是浊沫渣滓,更加相见恨晚。
  木惹儿公主是吉桑大可汗的独女,自幼宠爱无度。
  吉桑归顺大夏后,裂土封王,木惹儿也被封为“羞花公主”,还在京城赐了府邸。
  只是这位羞花公主全然不知羞,见司马兰台来到近前,她便伸出自己裸露的手臂,更趁机让薄纱滑落肩头。
  司马兰台神色如常,取出一块手帕来盖住木惹儿的手腕,然后开始诊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