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玉金记 > 第16章 妙手回春除宿疾

第16章 妙手回春除宿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司马兰台要去的是东条街四方巷的白府,白家世代茶商,他家的买卖主要供应北方。
  托了吏部衣家的关系找到司马兰台,毕竟以他家的身份地位还不够直接去司马府请人。
  病人就是白府的当家人白世成,他的病已经拖了三四年,期间看过无数名医,不但没好,反倒渐渐重了,所以才请了司马兰台。
  白家二爷亲自在门前等着,司马兰台的车到了门前还未停稳,白二爷就急忙走上前来。
  司马兰台不苟言笑,这是尽人皆知的,白二爷不敢多说话,生恐唐突了兰台公子,只是问了安就在前头领路。
  墨童把马车交给白府的家丁,背着药箱跟在自家公子身后。
  初夏时节桃李树都结了青果,只有石榴花开得灼灼烈烈,一把火似的烧红了半个院子。
  白大爷不过四旬多的年纪,但多年的肺病已经折磨得他病体支离,意气也都消磨尽了。
  “久闻兰台公子大名,在下若不是十分走不动,必定亲自到门口去迎接的,”白大爷十分虚弱,说话只能用气声:“难得公子这么晚了还肯到寒舍来,在下感激不尽。”
  “员外不必多礼,似你这般症状,到了夜里必定呼吸艰难。”司马兰台一看白大爷的样子就清楚了一半,他若不来,白大爷这一夜只怕又要倍受煎熬。
  白世成的原配葛氏就在旁边,听司马兰台如此说,不禁念了句佛含泪说道:“公子果然是神医,我家老爷就是这样,越到夜深越是气闷,只能整夜坐着,昨夜子时差一点儿就……”
  想起昨夜的凶险,葛氏遏制不住地手脚冰凉。
  白大爷昨夜喘不过气来,憋得双眼翻白,差一点就死了。
  “待我先诊一诊脉。”司马兰台语气轻缓,无形中令白家人慌急的心绪安定了几分。
  落日熔金,西窗的竹影投射在金丝楠博古架上,郁香沉沉,屋内落针可闻。
  司马兰台半垂着眼帘诊了会儿脉,收回手看了眼药箱,墨童急忙从里头拿出一只细布袋,里头装着一件样式极其古怪的东西,中间用一根黄瓜藤粗细的金丝连着,一头连着个马蹄盏一样的东西,盏口覆着一层薄薄的皮膜,另一端好像个大夹子。
  司马兰台把马蹄盏那头放到白员外的胸口,夹子那端则放在自己的耳朵上。马蹄盏换了几个地方,又从前胸移到后背。
  葛氏和白二爷互相看了看谁都没说话,但眼中的惊疑显而易见。
  他们单知道看病要望闻问切,还是头一次见这个法子。
  等到司马兰台把这东西拿开,墨童又连忙接过去,小心地放回布袋内。
  “公子可要听一听我家老爷染病的情形吗?”葛氏小心地询问。
  她其实更想问的是自己的丈夫还有没有救,因为在司马兰台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名医断定白员外命不久矣。
  但这话真的不好出口,又何况是当着病人的面。
  “先不必,待我说一说脉案,”司马兰台道:“员外的病起初只是干咳,略微有些发热。期间必定用过疏散的方子,短期内便不再发热了,但早晚咳嗽的更加厉害。也一定吃过止咳的药,情形时好时坏。随后便伴有气喘胸闷,白天还好,夜里加重。怕热喜凉,故而之前的那些大夫想必都是按热症给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