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剑羽录 > 第十章 深夜谈话

第十章 深夜谈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小子,成天就知道在外惹是生非。”嘴上是这么说,但中年男子古井不波的脸上竟露出了几分笑容。
  “他这次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身边还带了个人。”白衣男子抿了口茶,接着道。
  “哦?莫不是拐回来了哪家的女娃娃?”
  “孙师伯啊,孙师伯。”白衣男子苦笑的摇了摇头,他知道眼前这位师伯虽然看上去刚过半百中年模样,实际已是年逾古稀已近杖朝,看来师伯不仅是显得年轻,心态更年轻。
  “他带回京的那人,叫凌剑。”
  “哪个凌剑?是那个凌剑?”“孙师伯”收起了笑容,严肃道。
  “是那个凌剑。”白衣男子点了点头,忽的,神情一正,“有人来了。听这动静,是小羽回来了。”
  听了白衣男子的话,“孙师伯”也静了下来听了听,之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既然小羽回来了,那师侄先告辞了。”白衣男子站起了身子,作了个揖。
  “你呀!小羽都这么大了,难道还不应该告诉他点东西?”“孙师伯”道。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穿过后堂离去了。
  同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嚷嚷声。
  “药老头,我回来了。”
  推开门,一身着锦绣的公子哥走了进来。
  “你这臭小子,一回来就瞎嚷嚷,这大晚上的也不怕吵着邻里休息。”“孙师伯”笑骂道。
  “你这院子里整天一股子药味儿,也不怕熏着了邻里。”来人可不正是刚从吟雪阁翻窗出来的墨羽。
  “臭小子,翅膀硬了啊,一回来就知道顶嘴!”
  墨羽也不搭话,偷笑着走到了茶案边,看到茶案上还摆着两只杯子,伸手摸了摸。
  “你可别说,你早就知道我会回来,这个杯子是特地为我准备的。”
  杯上还有余温,显然有人刚走。
  “孙师伯”闭上眼睛,也不吭声,就端坐在那捋着胡须。
  “你不说我也知道,刚才肯定是闻大哥在这。”墨羽哼道,“倒是跑的比耗子还快。”
  “你和他也有七八年没见了吧?”“孙师伯”轻捻胡须道。
  “可不是嘛,他躲我就跟耗子躲猫似得,也不知道躲个什么。”墨羽哼道,边说着,边坐在了之前白衣男子坐的位置上。
  “你说你小子,成天就知道在外面惹事,年节也没回家过。”“孙师伯”教训道。
  “这么说,你想我了?”墨羽憨笑着。
  “能不想吗?你父亲把我交付给我,你却成天在外跑,也不知道给家里来封信,万一你出点什么事,九泉之下,我该怎么向你父亲交代!”说到这,“孙师伯”变得黯然伤神。
  “我这不是没出事吗?”墨羽摸了摸鼻子。
  “现在你都这么大了,做事,交朋友也要有分寸了。”“孙师伯”忽然一整表情,严肃道。
  “是不是闻大哥跟你说了什么?他什么都不肯跟我说,就你俩天天躲着说。”墨羽申辩道,“好事不背人,背人准没好事!”墨羽紧接着补充了一句。
  “你!”“孙师伯”给气的一塞。
  看到“孙师伯”这副模样,墨羽立马变得低眉顺眼,递上了一杯茶:“药老头,你可是一代药王,还有一大堆病人等着你去救治,你可不能把自己气病了。”
  谁能想到这个坐在墨羽对面,衣着朴素的中年模样的人会是一代药王孙白山。
  孙白山一手接过墨羽递过来的茶,喝了下去,一手抚着胸口,将气顺了顺。
  “我这黄土都埋大半截了,没几天活头了,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吗?”孙白山佯骂道。
  “行行行。你先把气儿顺下去了。”
  墨羽接过了茶杯,又将茶倒满,放到了孙白山的案前。
  稍待了片刻
  “孙伯,我有件事要跟你说。”墨羽脸色一正,连称呼都改了。
  “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