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寻仙傀儡戏 > 第十章 梅园

第十章 梅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秦坚准备好的书房之中,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刚刚把吴先生让进来并亲自关好门的秦有道,竟是正了正头上的金冠,俯身便对吴先生下拜:“臣比香国秦有道,参见大国师!”
  “君王不可如此!”吴先生忙上前将秦有道搀扶住,“你也该知道,我早就不是什么国师了。”
  “您……”
  吴先生点点头,回忆着言道:“难为你还认得出我。那还是二十年前吧,你随你的父王去天门山朝见时,我们见过一面……”
  秦有道当然记得。那个时候他只比现在的秦坚大着两岁,第一次跟着他的父亲入朝参见。而之所以今天一见之下就能认出吴先生来,也实在是这人的身份以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只能用传奇来形容,让人想忘都忘不掉。
  圣皇朝能够统御天下诸侯,除了圣祖留下的遗泽之外,自然也和朝廷的强大分不开。皇朝之中,圣皇一人高高在上,独揽天下大权,而其下又有四圣人和八部大人共参朝政。尤其是那八部大人,他们自身强悍不说,手下还各自领有一部圣祖时期遗留下来的部落,其战力之强,即便是九大诸侯国都无力与之抗争。
  然而在这十二位权倾朝野的贵族之上,还有一人超然物外,那便是圣皇朝的国师了。国师不参与朝政,只负责祭天以及管理天下各处的仙道院。这看似没什么实权,可却连圣皇都会对国师礼敬有加,不为其他,只因身为承天观的观主,国师有权启动承天观中秘藏的一枚承天令牌,以借此沟通上界,弹劾当朝圣皇。
  承天观位于祖洲天门山圣皇宫的后山之上,可以说是这世间离仙界最近的地方。据说仙界也有承天观,因此圣祖在开基之时便依样设立,也有承天应命的意思在里面。至于那承天令牌,圣祖在登仙之时交代得很明白:“若后世子孙有不敬上天、不恤黎民之暴君,便可由承天观代为开启,禀明上天,以行诛伐。”
  承天令牌的藏匿之处以及开启之法只有历代的大国师一人知晓,而国师一位,自然也不经由圣皇任免,那只有在三十年一届的承天大会上占据承天石碑的第一位,获得“天下第一”称号之人才有资格担当。
  不难想象,此刻在秦有道眼里,吴先生简直就和仙人没什么两样。据说此人本名叫着无双,原是玄洲之上世代修习巫术的北莱国的太子,他天资卓绝,为了修行,竟连太子之位都舍弃掉,而后更是在年仅三十二岁之时就获得了承天碑的认可,取代前任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国师。
  “真的是您……”
  到了现在秦有道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天下仰望的大国师,竟然……会在自己儿子的府里当一名客卿?而且看上去真就是个没有半点功夫在身的半百之人。后来发生在无双身上的事情已经不是秦有道可以知晓的了,他只听说那时的无双是自己抹去了石碑排名,并主动辞去国师之位,这也使得国师一位第一次出现虚悬,直到几年后新晋上来的天下第一……
  “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吴先生摆了摆手,“你我也算是故人,还希望你能替我保密,就不要再对任何人说起。”
  “是!”秦有道又恭敬地行了一礼,“可是,您怎么会到这里?”
  “唉!”吴先生叹口气,岔开话题道:“近年来朝廷的赋税逐年增加,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秦有道目光一黯,可他不知吴先生到此的目的,哪敢当面议论朝廷的事,只好低头不语。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在城外住了半年多,到这儿也有三个多月了,自己能看的。”吴先生顿了一下,又自嘲地笑着道:“我这把年纪,除了教书混口饭吃还能干什么呢?可是……你这个儿子实在……”
  秦有道听到这里,眉梢跟随着一动,连忙抬起头道:“国师,您看我那幼子如何?”
  “那孩子……”吴先生礼貌地止住了话头。
  秦有道知他听说了一些秦毅的事情,也没往心里去,吴先生意思很明显,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在挑学生了,而如果能得国师指点,那无论对太子还是比香国又将意味着什么?
  一边想着,秦有道便正色地说道:“国师莫要听信外面那些流言。知子莫如父,我这大儿子的确没有可取之处,可要说幼子……他五岁第一次看《谪仙》的时候,看到第三场竟然大哭不止,您知道吗?外人都说他软弱胆小,可他自从三岁生日以后就再没流过一滴眼泪。”
  “哦?”吴先生面露惊奇,《谪仙》他太熟悉了。这戏是歌颂圣祖的,整出戏一共四场,第一场讲的是被贬下界;第二场艰难学艺、第三场征战四方、第四场开创盛世。
  “第三场是……征战四方,征战……”
  “是的!”急切之间,秦有道竟然忘了身份,打断吴先生道:“这孩子心硬着呢,可他却讨厌战争,能体谅百姓的疾苦,如果国师肯收他做弟子,日后定会成为一个有为之君的。”
  “唔……”吴先生不置可否。
  “您不信?”秦有道急得团起手在原地绕了两圈,忽然道:“对,梅园,梅园还没去。国师您随我来,等游览过梅园您就明白了——先说好,我并没事先教过他什么。”
  吴先生此刻也被秦有道勾起了好奇心,便随着他又回到了前院。秦坚早在这里被冻得够呛,可也不敢躲去屋中,此时见着二人出来,如蒙大赦般快步迎了上去,心里却不住嘀咕父王到底和吴先生说了些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