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寻仙傀儡戏 > 第十三章 人质

第十三章 人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罚元年五月,北部生洲东楼国与南面高竹国的使者几乎同时抵达了比香国。
  东楼使者的措辞非常强硬:“我王陛下托外臣致意国君,希望比香国能与我们东楼国结成盟国,共同消灭南部的高竹蛮人,然后两国联手北上。而为了表示诚意,贵国必须即刻将太子——秦毅殿下,送往我国修行剑术。”
  东楼国这是想用太子做人质,胁迫比香国听命于他们了。秦有道强忍着怒气道:“贵使此言差矣。太子乃国之储君,如何能够轻易送往他国?”
  东楼使者似乎早知会这样,气定神闲地笑道:“陛下是不是该和重臣商议之后再做决定?外臣临行前我王吩咐,如贵国执意不肯与我们结盟,那么我国的二十万巨阙大军便只好剑指金城了。”
  “——结盟当然可以,”右相韩振生怕国君激怒对方把局面弄僵,忙开口道:“但也不一定非要太子做人质吧。”
  “不同意太子去我国就是没有诚意,没有诚意还谈什么结盟?”
  东楼使者面无表情地顶回了韩振地话。随后他缓和一下口气,又道:“贵国无需多虑。我王只是希望太子去我国小住一段时日,学习剑术的同时,也能对我国多一些了解。这样等将来太子做了国君两国才能更好地相处,人质一说,根本无从谈起嘛。”
  眼见秦有道拉着脸不做声,这使者便适时施礼:“如此大事,想必国君还要与众人商议一下的,那外臣就先行告退了。三日之内,外臣会在我东楼国的使馆内等着陛下答复。”
  使者走后,众臣很快达成共识——认为从比香国存亡的立场上考虑,只能送出太子,同意与东楼国结盟。
  “你们都住口!”
  比香王秦有道目眦欲裂,猛地抓起案上的砚台砸向殿中。玉石飞溅,他尚自指着远处地下的碎玉,胸口不住起伏道:“太子只有十岁,你们便要将他送去虎口……尔等何不将寡人一并绑了,描眉插花,送去东楼国岂不是更好?”
  “国君……”听到秦有道竟然把自己都比喻成了送嫁的女子,韩振吞咽一下口水,硬着头皮劝道:“我国的机关器械,应对高竹国尚为艰难,如何能够抵挡住东楼剑士?一旦开战,必定有灭国之祸啊。”
  “老丞相休要再说!”秦有道毫不留情,“寡人心意已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谁再敢言交出太子,那方砚台便是下场!”
  说完他甩手走向偏殿,朝会也就无果而终。
  吴先生自从在冬月节那天听到圣皇朝的变故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院子。他把自己关在屋中,无论秦毅、秦坚,还是秦有道,谁来了他都不见,只一日三餐由下人们送去。
  这天下朝之后,心事重重的秦坚忽然听家人报说吴先生要见他,便连吃到一半的午饭都丢下,急急忙忙地赶去了别院。
  “先生,您……”
  进屋之后秦坚倒先吃了一惊。只三月未见,眼前的吴先生竟仿佛换了个人。原本乌黑的鬓发已染上霜雪,白净的面孔也暗淡了许多,人越发消瘦,迟缓苍老之态显露于举手投足间,较之数月前,如隔经年。
  吴先生摆手示意他没什么,嗓音沙哑地说道:“我听说东楼国的使者来了,想要让太子去做人质?”
  “哦,下人都对先生说了?”秦坚正为这事烦恼,叹着气道:“父王他已下了严令,现在任何人都不敢再去谏言,国家……唉,我若是能代替二弟前去就好了。”
  吴先生漠然盯他一眼,心中一阵厌烦。都到这种时候了,说话竟还口不对心,只怕弟弟被送去做人质,没有比他秦坚更愿意的了。
  抛开国家不说,万一太子在东楼国有个三长两短——即便无恙长大,若他们迟迟不放秦毅回来,又或者秦有道受不了要挟,选择放弃人质呢?那未来的国君继位人还不是秦坚?
  想到这层,吴先生再连半句话都不想和他多说,只平静地开口道:“我或许有办法说服国君。殿下你现在就准备好车,我这就进宫。”
  “啊?先生有办法?这可太……不知先生打算怎样劝说父王?”
  “去准备车吧。”吴先生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就闭上眼不再开口,秦坚也只得告辞出去,吩咐人安排车送吴先生进宫。
  在檀香宫书院呆坐着的秦有道,听说吴先生来了本不欲见,但他几次登门请见无果,也一直想听国师说说眼下的局势,便亲自迎了出去。
  “国师……不会也是来劝寡人将毅儿送去东楼国吧?”
  秦有道注意到了吴先生的变化,却也不问,他估计到了吴先生的来意,但在秦毅的问题上,秦有道心意已定,不准备向任何人让步。
  “嘿嘿,”吴先生一听秦有道自称“寡人”地拿捏着,如何不晓他的意思,便垂下眼睑一笑说道:“那自然不会。君王你是毅儿的父亲,可我还是他的师父呢,天底下哪有师父不心疼自己弟子的?”
  “啊……”秦有道差点涌出眼泪。如今满朝上下全都与他意见不合,而吴先生的话,恰如人在孤立无援的境地当中遇见知己,如何能不令他感动,“来人,给先生上茶、看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