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寻仙傀儡戏 > 第二十四章 命案

第二十四章 命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罚二年为质子准备的新春宴席没有设在威远厅中,只是由公孙万年主持,在太子府以家宴的形式招待一番,公孙义连面儿都没露。
  前些日子的资源争夺赛上清凉山依旧保持沉默,然而就连秦毅都感觉到了,门派中的气象似乎有所转变,对他们的日常培训异乎寻常地严格起来。
  还有他不知道的,门主桑奇跳过行政与执教两院,单独成立了一个特别行动部队——血刃,这是胡胜提出来的,而其首要任务只有一个,便是向当年杀害他们七名剑士的太初与金华两个门派的弟子复仇。
  东楼国有个动人的风俗,曾用一把剑分食过烤肉的剑士们就会成为永远的兄弟。那么当兄弟被杀,或者他们家人遭受欺辱的时候,其他人就必须要给他报仇。现在兄弟死去已整整四年,而那两个门派甚至连致歉名额都懒得用,没有一个人来门派解释他们的错误,剑士的妻儿也从未收到过哪怕一粒粮食、一只羊的慰问……这不是东楼人的做派,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四月半,清凉山又要开始为新一年度的招人做准备,而秦毅三人也随着回炉班的弟子一道,参加了晋升剑士的考核。
  能够随意发射袖箭,比香国的制造术本就注重以内气协调手足,再加上胡胜教授得法……因此,当秦毅如平时修炼那般,干净利落地挥剑、用剑气将竖立在前方的木杆砍断的一刻,他知道自己已成为了一名剑士。
  张三亦是如此。学艺虽晚却打小就干重活,并不影响他入门快。他们这五百多人,只有十几个到最后也无法使出剑气,黯然离开门派,其他多数都和敬绶、政政一样,不能一次成功但总还是砍断了木杆,勉强通过考核。
  在执教院的理事堂前,首座曾兆先亲自给众人分赐了佩剑,从此日起,他们才真正算得上是清凉山弟子、东楼国的剑士,便同门派荣辱与共,休戚相关。
  晋升为剑士之后,按月可以从门派当中领到薪俸,当然也就要接受各种任务,替门派出力。不过这些都只是轮流分派,总的来说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努力修炼,成为剑客。
  那太难了,剑士、中级剑士、高级剑士……修炼越发地严酷,会有无数人在这过程当中受伤甚至丧命。就目前来说也许还有条路,被军队招了去,成为佩剑军士也不错。
  秦毅与回炉班弟子被编到了初级二班,这个班里面之前就有两千多名剑士,而班长却只是个与敬绶同岁的少女。
  第一次接受任务,秦毅被分派到了清凉山管辖的磨石城南城区,在那里十人负责一条街道,每天要不间断地巡逻三个时辰。张三则是去了附近县里面的矿山,还有敬绶,他的任务是护送商队。
  班长名叫许晶,多数人都知道她有个厉害的祖父,便是行政院许山首座。这女孩子年龄不大脾气却是不小,性情十分刚烈,颇看不上秦毅和敬绶这两个质子,认为让他们来学剑就是浪费资源。
  于是,许晶也不怎么在意二人修炼,专拣着琐碎的任务交给他们,加上时刻不离身边的禁军护卫,一个人当三个人地使唤。
  两个月后的一天夜里,已快要就寝的秦毅与敬绶被同班弟子叫来到一处宽敞的庭院当中。那里灯火通明,许晶已是和三十几名弟子预先带剑等候。瞧着二人过来,许晶面无表情地说道:“红石巷有命案报了上来,你们现在就和我去查看。”
  俩人没有意外。在东楼国大多数的城镇里衙门早就形同虚设,最多也就是管理一下档案,此外的一切事宜基本全由门派接管了。
  夜里少了炎热,在明晃晃的月光下看去,磨石城中的房屋有如一座座阴森的墓碑,更觉远处漆黑的群山便是那沉冤待雪的亡魂们的埋骨之地。临近南城节义街红石巷,间断传来的女子幽郁哭声便把这夜和街道映衬得愈发凄凉。敬绶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事发地点是在红石巷一处独门独院的人家里面。院子不大,五六家并成一排,被石头垒成的隔墙分开,属于标准的小康之家。许晶让众人守在街面儿上,只点了秦毅、敬绶等五六个人,并那四名禁军一道,来在院中。
  这里已先有两名节义街上的巡逻弟子守在一旁,对许晶行礼过后便把情况简单介绍给她。死者是这家的户主,在傍晚刚吃过晚饭就突然暴毙,死因未明。他的妻子于事发之后第一时间就向巡逻队报了案。
  许晶看了看跪坐于地、还在不住啼哭的女子,上前掀开草席。那男子……就是个死人,死在七月盛夏,死在尚未被战乱波及到的磨石城中也还是死了,大概和其他死去的人没多少区别,许晶看不出究竟便还把草席盖上。
  “大嫂,”也许同为女人,能够体会到一个家里失去顶梁柱的妇人的悲恸,许晶柔声问她:“你先莫哭了,你们晚上吃的什么饭,家里今天还有别的人来过吗?”
  那妇人抽噎着停了哭,“尊官,我们家里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外人来了。晚上我丈夫说想吃莜面,我便去街上淘换了一些回来,他还和我一起搓鱼鱼来着,哪成想这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