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第六十七章、天才演说家!

第六十七章、天才演说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为我师!」
  这四个字就像是凭空响起的惊雷,在包厢里众人的脑海里面炸裂开来。
  轰隆隆.......
  余音悠长,震得人头晕脑胀。
  苏岱看着视频里面的爷爷,这个人当真是自己的爷爷吗?
  是那个对当今众多名家大师不屑一顾瞥了一眼他们的获奖作品就大骂「狗屎」的爷爷吗?是那个自己受人请托呈了墨宝送上去请其雅正结果被他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面的爷爷吗?是那个有一说一从不藏私的爷爷吗?
  「爷爷,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包厢里面的其它人也同样的目瞪口呆,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小子的书法作品当真如此厉害吗?没看出来啊......”
  “苏老爷子亲口所说,还能有假?这家伙是什么来头?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难怪能够被鱼闲棋看重......”
  “书呆子这回伤的狠了,没想到连他爷爷都不帮他......还跳出来往心窝子捅了一刀......”
  ------
  苏文龙看到苏岱半天不吱声,还以为信号卡顿了,对着镜头挥了挥手,问道:“苏岱,你还在吗?苏岱......”
  “爷爷.......”苏岱沉声应道。
  “我还以为掉线了。”老爷子嘀咕一句,问道:“这是谁写的字?你在哪儿发现的?”
  “敖夜写的。”
  “敖夜?这是哪位大师?你可认识他?”
  “认识。他就在包厢里.......”
  “快让我看看......”苏老爷子激动的说道。
  于是,苏岱便怀着无比屈辱的心情把镜头对准了敖夜。自己却是拼命的侧过脸去,都不敢和敖夜的眼神对视。
  他怕敖夜会笑话自己!
  当然,敖夜确实会这么做。
  “敖夜?”苏老爷子看着镜头里面年轻帅气的可乐大男孩儿,不太确定的询问一声。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敖夜。”
  “......”
  沉默。
  原本以为能够写出这幅字的必然是几十岁甚至年纪比自己还要长些地德高望重的老者,毕竟,没有数十年的临池苦功,也就没有此番自己亲眼所见的艺术造诣......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嚷嚷着「可为我师」这样的话。
  这小伙子是什么情况?
  好不容易平息了躁动的心情,苏老爷子再次出声问道:“那幅龙凤呈祥是你写的?”
  “是的。”敖夜点头,说道:“苏岱让我点评你的字如何,我说挺好的,但是还有进步空间。他很生气,觉得你没有进步空间了,就逼迫我也写一幅。我就当着他们的面也写了一幅。”
  “......”苏岱。
  “有眼无珠。”苏老爷子破口大骂。继而又一脸恭敬的看向敖夜,问道:“敢问小友师承何人?”
  “先学张芝王逸少,后又与苏轼、李邕、颜真卿等人也有诸多探讨......”敖夜说道。
  “我初临池时也学王逸少以及苏氏先祖苏子瞻......难怪看你笔风有子瞻之风采。”老人家的情绪明显亢奋起来,说道:“不知小友现在跟哪位大师学书法?住在什么地方?倘若方便的话,我想前去拜访,向您请教一二.......”
  “我住在镜海大学。”敖夜说道:“我是镜海大学物理学院的学生。你想见我的话,让苏岱带你过来找我就好了。他知道我在哪里。”
  “那就太好了,没想到你和苏岱是知交好友.......”
  “我们不是。”敖夜说道。
  “......”
  苏岱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羞辱了,他把镜头对准自己,说道:“爷爷,先聊到这里吧,我们要吃饭了......你想见他,以后总是有机会的。”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结束通话,发现更加尴尬的场面出现了。
  全场静默无声,所有人都眼神诡异的看着自己。
  苏岱低头扶了扶眼镜,想哭。
  张萌及时出声打破了这样的尴尬氛围,出声喊道:“现在人都到齐了,上桌上桌,准备吃饭了,大家大家不醉不归,都不许逃跑啊......”
  傅玉人上前拍拍苏岱的肩膀,笑着说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你在笑话我?”
  “不,我在安慰你。”
  “看你笑得那么开心,可没有一点儿安慰的意思。”
  “难道要让我大哭不成?”傅玉人出声说道:“你也笑。越是落魄的时候,就越是要笑得开心.......这样别人才不会同情你。”
  看到敖夜和鱼闲棋坐在一起说着什么开心的话儿,苏岱怎么也笑不出来。
  酒足饭饱,大家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鱼闲棋趴在阳台看镜海夜景,天清月朗,凉风习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终于有了内心安定的感觉,觉得这个秋天格外的迷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