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第三百五十三章、能动手时就别哔哔!

第三百五十三章、能动手时就别哔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纪中脸上的笑容嘎然而止,很是诧异的看向苏文龙,出声问道:“老苏,你没开玩笑吧?”
  
  “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开玩笑?”苏文龙认真说道。
  
  陈纪中的视线便再次转移到了敖夜身上,将他从头到尾的打量一番,出声说道:“师者如父......一个毛头小子,怎么能当得起你的授业恩师呢?他能教给你什么?”
  
  陈纪中连笑都笑不出来了,只觉得苏文龙实在是愚蠢之极,被人洗脑了一般。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能写好毛笔字?写好草书?滑天下之大稽。
  
  “敖夜先生学究天人,草书楷书皆入神品,我的才学不及其万分之一。先生能教我的实在太多太多,是我愚昧迟钝,一直让先生失望。”苏文龙卯足了劲儿吹嘘自己的师父,师父牛批了,自己这个做徒弟的不也就牛批了?
  
  书法之道,也是极其讲究传承的。试问哪个写字的不想拜一位书法名家门下学习?
  
  当然,苏文龙完全忘记了,他曾经也是别人仰望的牛人,是无数书法爱好者想要抱牢的「大腿」。
  
  “老苏,你没事吧?”陈纪中出声问道。“他一个毛头小子,行书草书就入神了?你是不是老眼昏花,看不懂字了?”
  
  “陈纪中,你与我有怨有仇,就冲着我来。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先生......倘若再听到「毛头小子」这样的话,再听到你说我先生一个字的不好,休要怪我苏文龙撕破脸面。”
  
  “我这也是为你好,被人骗了都不知道。”陈纪中冷笑连连,出声说道:“你苏文龙写了一辈子的字,结果却犯了这样致命的错误。也不怕业界同行耻笑?”
  
  陈纪中环顾四周,看到周围不少人盯着这边,故作气愤的说道:“各位同行给我们评评理,我陈纪中是不是一片好心?苏文龙是咱们的老朋友,老兄弟,结果现在拜在一个小孩子名下「弃楷习草」,又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先生草书楷书皆入神品......”
  
  “各位朋友,能入神品的都是些什么人?二王的书法入了神品,颜柳米赵入了神品......纵观五千年华夏史,能够入神品的书家又有几人?哪一个名字不是闪耀星河?哪一位大家不是历经千年而不坠?”
  
  陈纪强指着敖夜,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说道:“大家看看,这位就是苏文龙的先生......叫什么名字来着?”
  
  “敖夜。”敖夜出声说道。人生如戏,自己又一次成为戏中的主角。
  
  他喜欢这种感觉。
  
  你们不羞辱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厉害。
  
  “对,敖夜。”
  
  陈纪中眼神疑惑的看向敖夜,他就差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了,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家伙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好像这件事情完全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安静、笃定,优雅从容。
  
  这是一个毛头小子能够拥有的气质?
  
  还是说,他和苏文龙一样都是个白痴?根本就听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
  
  “他才几岁?就是打娘胎里面就开始练习书法,又能够到达什么程度?苏文龙却说自己的这位先生草书楷书入了神品......可乐兄,你也是写楷书的,你可觉得自己的楷书是否已经入了神品?”
  
  “尚有提升空间。”
  
  “陈守兄,你是写草书的,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草书入了神品?”
  
  “单看时是入了的,但是和二王张旭怀素的放在一起一比较,又觉得没入。”
  
  “我也是写草书的,我陈纪中临池四十三年,刚刚算是小有所得......我也不敢说自己的作品入了神品。你们说说,这苏文龙老弟......是不是魔障了?”
  
  “是啊文龙老弟,纪中说的话有些道理。业界不缺少招摇过市的骗子,这种事情还是要慎重一些。”
  
  “写字不易,成名更不易,文龙兄还是要爱惜羽毛啊。”
  
  “前些日子也曾听过些风言风语,以为文龙兄久历战阵,是见过大场面的,做此抉择定然有其深意......现在看来,还是稍微欠妥,千万不要让自己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
  
  -----
  
  理中客们也开始劝说苏文龙了,摆出一幅我们都是一片赤诚真心的为了你好,你可不能不领情啊。
  
  你要是不领情,我们可就要把你排斥在圈子外面了。
  
  是的,圈子。
  
  能力重要,但是你只有能力,而得不到主流舆论和业界同行的认可,那就只能徘徊在圈子之外。
  
  圈子这个东西即虚无缥缈,却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苏文龙怒火中烧,胸口剧烈起伏,老爷子实在是被他们给气坏了,沉声喝道:“我的事情,与你们何干?我跟随师父学习书法之道,一心追求艺术上的突破.......岂是你们这些居心叵测的家伙可以相提并论的?你们求你们的名,我求我的道,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切莫对别人的人生指手画脚。”
  
  “不识抬举!”
  
  “狗咬吕洞滨,不识好人心。”
  
  “老苏中毒不浅啊。”
  
  -----
  
  敖夜坐在旁边冷眼旁观,看到苏文龙脸红耳赤,看起来实在被气的不轻,担心这个小徒弟身体承受不住,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一道金色光华从掌心进入苏文龙的身体,苏文龙飙升起来的血压和沸腾起来的热血一下子就平息下来,呼吸变得通畅起来,心情也舒服了许多。
  
  他表情疑惑的看向敖夜,敖夜对着他点了点头,出声说道:“交给我来处理。”
  
  “是,先生。”苏文龙恭敬答应。
  
  心想,师父不愧是师父,年纪轻轻就能够给人安定和信任的力量,他只是伸手拍拍自己的肩膀,就让自己心里有了安全感,相信他一定能够完美的解决眼前的困局。
  
  敖夜看向陈纪中,然后视线从他的脸上掠过,和面前在场的每一个书法家眼神对视,说道:“我妹妹经常和我说一句话,能动手时就别哔哔........”
  
  众人大惊,一脸慌张的看向敖夜。
  
  “敖夜,你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想动手打人不成?”
  
  “现在可是法制社会,打人可是犯法的.......”
  
  “有辱斯文,实在是有辱斯文.......”
  
  -------
  
  敖夜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当真动起手来,他们这些文化人还真是招架不住。
  
  敖夜摆了摆手,说道:“我不随便动手打人......你们不配。”
  
  敖夜是尊贵的龙族,高贵的龙族之主,不是什么人都值得他亲自出手的。
  
  打伤几个小老头,对他而言实在没什么意思,有损龙格。
  
  “在场的各位不都是书法家吗?既然都是写字的,那就在字上面见真彰.......你们每人写一幅字,我给你们批改一下。”敖夜出声说道。
  
  “......”
  
  苏文龙却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出声说道:“先生,在场的各位都是被邀请来参展的,都各自有作品在馆内展览......这是公益性质的展览,有一些还会被收藏者看中直接出钱购买。”
  
  “我明白了。”敖夜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去里面看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