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赘婿 > 第十七章诗会准备

第十七章诗会准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秋萍提着自己的裙子,大喊一声,用自己的头朝着杨元良怀中撞了过来,一副不死不休的局面,然后王秋萍被杨元良和武兰香联手制服捆在了床上!
  “小姐不会再自杀吧?”武兰香很是焦心的问道,杨元良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只有明天等亲戚走了送到岳母那里才知道,你可千万不要把她口里的布抽出来,我怕她咬舌自尽!”
  “三个人挤在一起睡?不太好吧?”武兰香觉得三个人挤在一起睡觉有点不对劲,杨元良打了一个哈欠:“你们两个都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睡在一起没有什么,我家乡以前有一个土财主,十个老婆大被同眠……”
  “我的意思是亲戚都没走,风评不好!”王秋萍肺都要气炸了,方才她是想要把杨元良撞到,谁知道杨元良喊了一句,当心小姐自杀,武兰香用一个巧劲,就把王秋萍摔在了床上!
  最可恶的是杨元良,用东西堵住了她的嘴巴,让她不能说话,指挥那个傻丫头把自己捆了起来,杨元良等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轻轻的拍了拍王秋萍的脸,看她没有反应,挪动了身子。
  “相公你干什么?”武兰香也没有睡着,见杨元良乱动,就问了出来,“嘘!小声一点,我把她口中的碎布去了,不然晚上容易憋着。”
  王秋萍也没有睡着,她装睡任由杨元良把她口中的碎布给去了,杨元良又小心的解开捆她手的裙带,把她的身体摆正。
  “兰香!兰香!”杨元良轻轻的呼唤了武兰香,武兰香摸着黑坐起半个身子,小声问道:“相公什么事情?”
  “帮我把她衣服脱了,穿着衣服睡早上起来容易冻着!”杨元良慢慢的挪动没有睡着的王秋萍,武兰香也是借着月光蹑手蹑脚的帮着她脱衣服。
  王秋萍现在十分的清醒,她还是假装睡着了,不然太尴尬了,不一会武兰香就把她的外衣脱去,杨元良盖上被子说到:“你小姐真难伺候!”
  “你顺着她不就好了!你昨天晚上在外面睡,不知道她都高兴死了,光是试衣服就试了大半夜!”武兰香无意间就把王秋萍给卖了。
  “我送的衣服你们喜欢吗?”杨元良对着身边的武兰香吹枕头气,武兰香娇声到:“当然喜欢了,好几百套衣服,我当时感觉幸福死了!”
  “睡觉吧!以后我赚到钱了,你想要什么我送你什么!”武兰香又扯东扯西,一会两人才睡着,王秋萍的心中顿时酸到了不行。
  清晨杨元良睁开眼睛,发现身边的两个女人都不见了,出门看了看太阳,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快到中午了。
  在太常府中转悠了一圈,杨元良发现还是和往常一样的悠闲,王老太常入宫去了,换另一个老太常回家设宴,一群亲戚今天早饭后全都走了。
  挥着蒲扇,打着哈欠,杨元良伸了一个懒腰,“这才是生活!”带着浑身的懒劲,杨元良来到了吉祥赌坊,象征性的丢了几十个铜钱,小赌一下掩人耳目,就准备去找张赛问一问,钉子有没有消息。
  可是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张赛,寻了一个浪子一问才知道,张赛今天给巡城司送礼去了,估计晚上都不会归来。
  杨元良又打着蒲扇,左摇右晃的回到了家,“姑爷,小姐找你!”刚一进门,一个丫鬟就跑来通报,杨元良把蒲扇插在腰间,朝着王秋萍的房间就走了过去。
  王秋萍也没有关门,坐在桌前正在写字,武兰香也在这房间里面练拳脚,两女一看杨元良进来了,王秋萍说到:“你过来帮我看看这诗怎么样?有没有要改的地方?”
  杨元良那里会改,只能硬着头皮坐在王秋萍身边,拿起宣纸假装很懂的看了起来,看了一会之后,赞许到:“娘子这首花间月做的非常好了,我看不出来那里要改!”
  “你要是说好,我就用这首了,虽然不如你的词,水调歌头,但我这个是诗也是精心打磨,不知道相公有没有准备诗和对子!”王秋萍把这首诗给收了起来,准备中秋西湖诗会就用它了。
  “准备了一点!”王秋萍一挑柳叶弯眉,“相公说来听听!”杨元良嘴角挂笑,念到:“水凭冷暖,溪间休寻何处来源,咏曲驻斜晖,湖边风景随人可。”
  啪!王秋萍把笔摔在了桌子上,她就是试一试杨元良,早上和武兰香说好了,一起管教他,听见声响,武兰香停了套路,就问道:“姐姐什么事情?刚才不是好好的吗?”
  “兰香!没事!我想不出这个对子!”杨元良一看又没有外人,也就不准备装深沉了,开口又到:“月自圆缺,亭畔莫问当年初照,举杯邀今夕,天上嫦娥认我不?”
  “别说仙子认不认识你,我都快不认识你了!这个对子极好了,你准备的诗是什么?”王秋萍拍桌子后,想动手,但一想还是对上下文才动手,岂料杨元良把一个整对都给说了。
  早上起来她还想闹,只是被武兰香劝下了而已,如果杨元良还是那么的烂,王秋萍心中都不会有现在这么难过,她对杨元良的期望并不高,只要求他中一个秀才就好。
  但从现在杨元良显露出的才华来看,杨元良还真的不输给洛学君,这怎么能让王秋萍不生气,一个和她生活了七年的男人,居然瞒着她七年,她咬死杨元良的心都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