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逆天邪神 > 第1778章 狂魔 上

第1778章 狂魔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个世上,没有不存在破绽的生灵。对一生都视龙神骄傲超越一切的灰烬龙神而言,千叶影儿的寥寥几语,远比三阎祖对他龙躯的摧残残酷千百倍。
  云澈缓缓斜目,蔑然道:“怎么,区区一条贱龙,是在吩咐本魔主?想要本魔主施恩赐死,求啊。”
  “……”灰烬龙神的整张面孔都缓缓布满血色的浅纹。
  他成为龙神之后,龙皇之外,他从未求过任何人。除了龙皇,这世上也无人配让他说出这个字。
  但,千叶影儿言语所绘,每一个字都是让他如临炼狱之底的噩梦。那样的事,无人能做,也无人敢做,抛开触怒龙神界,那是违背天道人伦,必遭世之谴责之举。
  但,云澈一定做的出来!
  东神域的惨状,还有他今天做下的一切,都在证明,他站在了“帝”的位面,却没有丁点帝之威仪,而分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在恐惧,也后悔了,真正的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这样一个疯子。
  当意志瓦解,躯体上的痛苦愈加无法承受。他真真切切的感知着何为生不如死。
  “求……”龙口十数次战栗的开合,他终于说出了那个绝不该属于龙神的字眼:“魔主……赐死……”
  这是他这一生说过的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句话。
  一瞬间的巨大屈辱,之后,却是深深的解脱,就连躯体上的痛苦都仿佛一下子减轻了数倍,龙瞳中的赤红,一点点化为暗淡的死灰色。
  南域众人无不剧烈动容。
  对于崩溃屈服的灰烬龙神,云澈却没有就此大笑嘲讽,脸上几乎看不到丁点的动容,仿佛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依旧斜目看着灰烬龙神,淡淡道:“回答本魔主最后一个问题,谁,才是蠢货?”
  “……”可怕的安静之中,灰烬龙神扭曲的脸上竟闪过一抹嘲笑……对自己的嘲笑,随之,他更是低笑出声:“呵……呵呵……我是……我是蠢货……呵……哈……”
  他一生都是那般的傲慢狂肆,哪怕面对他界神帝。
  见到云澈之后,他呈现的是理所当然的俯视、威凌,还带着些许蔑视嘲讽的姿态……因为他是龙神!
  为此,他正付出着平生做梦都想不到的代价。
  没错,自己就是个蠢货。到了这般境地,他已注定不可能活。而他今日之死,在引燃龙神界愤怒的同时……也毫无疑问,会成为龙神之耻,龙神界之耻。
  “很好。”云澈一声赞许,背过身去,无比随意的向后一甩手:“灭了他吧。”
  “是!”三阎祖同时应声,身上的阎魔黑芒暴涨千丈,浩大南溟王城顿时黑暗弥天。
  但,其实他们已不需如此,因为随着灰烬龙神最后声音的落下,他已再无任何的抵抗,甚至主动敛下体内挣扎的龙力……只求速死。
  砰!
  只一瞬间,灰烬龙神的龙躯……世人认知中最坚不可摧的龙神神躯,在三阎祖的恐怖之力下猛然碎裂成数十段,洒开一大片赤黑色的龙血暴雨。
  轻易的像是粉碎了一具凡龙之躯。
  这一幕之下,所有人都死死的定在原地,瞳孔之中,久久定格着碎裂的龙躯和漫天的龙血。
  哪怕是南域四神帝,哪怕是他们的历届先祖神帝,都从未亲眼目睹过一个龙神这般的惨死。
  而最为平静的,却是做下这骇世之举的云澈,他施施然的走向自己的坐席,不紧不慢的道:“一点私事,希望不要坏了大家的雅兴。不慎连累这王殿受损,南溟神帝万勿怪罪。”
  短短几语,平淡的仿佛刚刚只是随时碾死了一只碍眼的蚊蚁。
  “……”千叶影儿盯他一眼,沉默间心念急转。
  她多少能猜到些云澈此番如此干脆到来南溟神界的目的,只是没想到他一上来便做的如此之绝。
  而且,她无比清楚,云澈虐杀灰烬龙神,绝非是因对方的无礼……哪怕对方在他面前如孙子般毕恭毕敬,云澈也会找到“合适”的理由让他横死此地。
  龙血依然在漫天飙洒。众人灵魂的战栗也久久无法休止。灰烬龙神……在世人眼中地位几乎堪比其他王界神帝的龙神之一,就这么死了!?
  没有惨烈的恶战,甚至没有多少的挣扎。死的无比之轻易……和屈辱。
  他们呆呆的看着一个龙神被撕裂的残躯,但魂海之中,颤动的却是云澈那仿佛笼罩于无尽黑暗的身影。
  这就是……用了短短不到一个月便将东神域葬入绝望的北域魔主!
  这就是……当年那个他们眼中过分纯良的东域云澈?
  眼前一幕,毫无疑问会引天下震动。只是,如此一来,云澈便和龙神界结下了绝不可解的仇怨。一直处在观望状态的西神域,也必将就此和北神域势同水火。
  身为北域魔主的云澈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但他杀灰烬龙神时,却根本没有丁点的迟疑和忌惮。
  南溟神帝缓慢转身,微微一笑道:“本王方才说过,大丈夫当快意恩仇。北域魔主之举,也算是这快意恩仇的极致了,本王佩服。”
  “佩服?”云澈淡声道:“你堂堂南溟神帝,居然也会说这两个字?”
  南溟神帝未置可否,忽然金袖一甩,暴风卷起,将殿中的满地残垣一瞬驱散。
  南溟神帝一个瞬身,已回至王席之上,相比于其他三神帝和众溟神僵硬的面孔,他却一脸从容的淡笑:“北域魔主和灰烬龙神的私事既了,接下来,便该是我南溟的盛事了。诸位贵客还请重新落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