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狂婿当道 > 第十章 护花使者

第十章 护花使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目相对,足足有好几秒钟!
  紧接着便是一声刺耳的尖叫,吓的王劫差点心肌梗死,赶紧用浴帘把自己裹上,缩了回去。
  “喂,你谁啊你,进门不敲门吗?”
  外面站着的是一个姑娘,柳眉大眼,白皙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婴儿肥,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
  一听王劫的话,这姑娘顿时鼻子气歪了,气咻咻喝道:“我还想问你呢?你谁啊?怎么出现在我们家里?我在自己家里,用的着敲门吗?”
  “我……我是郝叔叔的医生!”王劫嘀咕一声,皱眉道:“喂,你能不能把衣服穿上再和我说话?”
  说这话的时候,王劫有点脸红,不为别的,对面的小丫头片子此刻睡衣半敞着,上衣里面只剩下一件皱巴巴鼓溜溜的内衣。
  只顾得吵架了,忘了正事了!小丫头赶紧裹了裹自己的衣裳,深恶痛绝控诉道:“你……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也是顾脑袋不顾腚,你倒是把……屁股也盖上啊!”
  王劫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刚才着急,只顾得用浴帘蒙脸了。
  “流氓!欠阉的家伙!”
  王劫慌忙掩盖的时候,这小丫头片子恶狠狠丢下一句,转身出门去了。
  本来挺享受的早浴,王劫也没了心情,胡乱洗了几把,穿上衣服,惴惴不安下了楼。
  此刻餐桌旁已经坐了三个人,站着两个人,站着的人其中一个是老头,带着白围裙,似乎是厨师。另外一个中年女人则是佣人打扮,正鄙夷地看着自己。
  坐着的人,除了郝爱国、刚才那个凶巴巴的小丫头,另外则是一个珠光宝气的妇人。此人白面薄唇,典型的刻薄相。
  “下来啦,小王,快,吃饭了!”郝爱国拖了拖金丝眼镜,一笑道:“刚才的事,你别放在心上,这是小女——郝萌,从小刁蛮惯了!哦,这位是我太太,你叫袁姨吧!”
  郝……萌?这名字倒是与众不同,可是根本与图片不符嘛!应该叫郝刁、郝蛮、郝霸道才对嘛!
  “爸爸!”郝萌大为不满道:“你看他那笑容,刚才完全是在耍流氓!”
  “行了,一点礼貌都没有!”郝爱国嗔责道:“是你自己要去阳面的小卧室睡的,谁知道你早上却跑次卧去洗澡?”
  “那次卧的浴室大嘛!总之,看见他我就烦!”郝萌丝毫不顾及王劫的尴尬,直截了当道。
  郝爱国有些不好意思,朝王劫道:“小王啊,你别和她一般见识,来吧,吃饭!”
  就在这时,旁边一直冷若冰霜的女人开口了:“住在这,就得有个教养的样子。这里不比北城,邋遢惯了也得改!去吧,和老张、桂姨一起吃。”
  “亚芳,你说什么呢?小王是我请来的医生,是客人,怎么能不在正桌吃饭?”郝爱国不满道。
  袁亚芳厉声道:“他是你的医生,是你的客人,又不是我的。郝爱国,我告诉你,别整天把那些狗屁老中医挂在嘴上,好几年了,你……你行了吗?都是一群骗子。”
  “岂有此理,你……”郝爱国满脸赤红,似要发作,但好像又不敢惹恼袁亚芳。
  王劫觉得郝爱国这人还不错,为了不让其下不来台,便主动道:“郝叔,你别生气,其实我在哪吃都一样!”说完,转身做到一旁去去了。A看正:U版/U章eN节p上m酷:Q匠u;网R0
  一顿饭,吃的格外沉闷。让王劫无语的是,这个桂姨明明自己也是个佣人,却有意嫌弃自己,特意将菜给王劫单独拨出了一碗放在一边。而那个老张也不是个省油灯,故意把剥完的蛋壳丢到了王劫面前,还让王劫帮他盛饭。
  王劫笑而不语,只当什么都没看见。其实这世界上,桂姨、老张这样的人,远比袁亚芳这样的人更可悲,也更可恨。
  “爸妈,一会我去参加一个国乐会!”吃完饭,郝萌便说道!
  郝爱国皱眉道:“每到周末就出去疯,少和那些个纨绔子弟在一起胡闹!”
  “爸!我就是看个国乐会而已!”
  “小姑娘一个人,多危险?上次不是有个小流氓欺负你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