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狂婿当道 > 第二十四章 睚眦必报

第二十四章 睚眦必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劫急忙弯腰去捡牌位,谁料老张已经抢着上前拿了起来,大声吆喝之下,郝家三口匆忙聚了过来。
  原来,老张所谓的把柄竟然是王劫怀中的“牌位”。
  王劫看着老张和桂姨那两张计谋得逞的得意面孔,心中一阵翻滚,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一件往事。
  刚随赖瞎子来胡同的时候,附近人家都养了宠物。其中有一只流浪的京巴经常受附近几家的边牧、哈士奇的欺负。王劫看见了,便赶走了大狗,还给这京巴一些吃食。可每次赖瞎子看到后都不屑一顾的摇摇头,口中还说道:你看那只狗虽然流浪,但它瘦吗?畜生界有条铁律,弱者受到比自己强势者的欺负,它会反过来欺负比它更弱者,而且变本加厉。这条狗的名声可不好,你离它远点……
  后来在街坊们的口中,王劫才听说了这条狗的传闻,它不仅仅偷嘴,而且还有猎猫食猫的迹象。
  王劫不以为然,猫狗本就是天敌,何况传闻多半是人为加工的。可直到有一天,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狗吠,等他出去看的时候,一只边牧母狗正在追赶那只京巴,而那条京巴一边跑一边正将一只血渍凛凛的边牧小奶狗往肚子里吞……
  这就是弱者生存法则,也是最猥琐的生存法则。
  “王劫,你混蛋!”袁亚芳瞪眼看着那牌位,脸色异常难看地怒吼道:“你还有点教养吗?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这种东西为什么要往我家里带?晦气!败运!你出去,你给我出去!”
  郝萌看着那黑乎乎的牌位,一时也有点惊惧。毕竟,她还是个大孩子,对这些东西不免有些畏惧。
  郝爱国则好一些,皱了皱眉,低声道:“嗨,不就是个牌位嘛!何为牌位,祖宗之恩思,孝道之所在,这有什么啊?”
  桂姨瞄了一眼袁亚芳,鞋拔子脸上挤出一丝笑道:“先生,太太,我可听说,别人家的牌位入你家门不好!”
  “是啊,牌位,阴魂供位,这东西很邪气的!”老张意味深长说着,厌恶地一抬手,将牌位丢进了垃圾桶。
  “老张,你怎么能把人家的牌位扔了?我不信这个!”郝爱国有些不高兴道:“美.国佬都登上月球了,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说着,郝爱国弯腰捡起了牌位,看了一眼道:“先妣?这是你母亲吗?”
  王劫默然点点头。
  “这个年纪就痛失慈妣,也真是为难你了!”郝爱国叹口气,拍了拍王劫的肩膀。
  “郝爱国!”袁亚芳厉声喝道:“他可是把牌位都带进我家里了,明天是不是还得扛两个纸扎人进来啊?你不嫌晦气,我还嫌瘆得慌呢!我不管,反正,他得给我滚出去。要不……要不你就跟他过吧!”
  “你还有完没有?”郝爱国突然怒了,抬手指着袁亚芳的脑门道:“你这人怎么就这么没有同情心?若不是思念母亲,谁会把牌位放在怀中?你要走?那就走吧!我还就是觉得小王这孩子不错,我看小萌也要毕业了,将来招个女婿也不是不可能,而且我觉得小王就不错!怎么着?”
  “你……”袁亚芳估计没见过盛怒的郝爱国,一时间看着那对愤怒的眼睛,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小王,别在意,这个家,我说了算!”郝爱国一反常态,彻底摆脱了妻管严的想象,安慰地将牌位塞进了王劫的怀里。
  王劫心疼地擦了擦牌位上粘上的污渍,看着老张和桂姨淡淡地一笑道:“谢谢两位提醒,对不起,这牌位明早我就送走。”
  “明天要是在让我看见这些污秽的东西,你就给我滚蛋!”袁亚芳白了王劫一样,愤愤不平地上楼去了。
  郝萌看着王劫两眼里好像腾起了一层雾气,不禁上前低声安慰道:“老王,你没事吧?”
  “没事,你先回去吧,一会我试试琴,教你一点乐理基础,我告诉你啊,我的肚,杂货铺,什么都懂!”王劫坏坏一笑,又变回了平时二皮脸的模样。
  郝萌兴高采烈上楼去了,郝爱国也回书房,紧紧关上了门。
  不知道郝爱国干的是什么工作,不见他出门,可看他的家境,在云城绝对算得上是上流。
  “小子,和我斗,你差远了!”老张见四下无人了,咧嘴一笑道:“你现在说什么,他们都不会再信了,反而会以为你在诬陷我!”
  桂姨也在一旁冷冷笑了一声,喃喃道:“真是自讨苦吃。”
  王劫一耸肩,和气道:“是,到底姜还是老的辣!为了赔个不是,二位歇着,碗筷我收拾了。”
  “算你识相!”桂姨扔下抹布,扭身回房去了。
  老张走过来,俯身低声道:“记着,我在这,你就得给我收好了尾巴。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说完,大大咧咧靠在沙发上嗑瓜子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