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李天灰雅儿 > 第十五章死亡数字?

第十五章死亡数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张菲儿突然这么说,我只能不动神色的压低声音问,“干嘛这么说?”
  
      张叔性子很温和的,村子里面的口碑也好,难道张菲儿看我只有一个人,所以想让我小心一点?
  
      “天哥,我说了你别害怕。”张菲儿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有什么好怕的?你说。”
  
      我微微一笑,虽说我胆子不是很大吧,但也不小啊。
  
      “这个人,好像已经死了!”
  
      “什么?”
  
      我吓了一跳,突然这么大声,让正在挑东西的何叔好奇的看了过来,“怎么了,小天?”
  
      何叔微笑的问我。
  
      “没事,没事。”我急忙摇头。
  
      何叔笑了笑,继续的挑东西。
  
      “你看错没有啊?”
  
      我赶紧问了一句,太吓人了,好好的何叔怎么会死?他也跟之前的张叔年纪差不多,四十多岁怎么可能死呢?
  
      “没有,你看他的脚。”
  
      听张菲儿这么一说,我下意识的看了过去,这不看还好,一看之后,我差点再次尖叫一声,因为何叔的脚居然是悬浮着……
  
      何叔真的死了?
  
      怎么可能啊?
  
      我心中难以置信,但是眼前的事实却让我不信也得信,何叔已经死了。
  
      “小天啊,这东西怎么卖?”
  
      何叔这时候突然指着门口的一个纸扎人问我,这纸扎人是个女人,而且扎得还很漂亮,何叔拉着纸扎人的小手,好像在夜总会挑女人一样,十分满意的样子,何叔现在正在给自己挑女人呢。
  
      我感觉我都迈不动脚步了,心里害怕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何叔莫名其妙的死了,他也是跟之前的陈木匠一样,何叔的面相上来看,绝对不会死这么早的,那么他绝对是被人害死的。
  
      害死的?我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何叔你喜欢,那你拿去就是了,这点玩意也不值什么钱。”我露出僵硬的笑容。
  
      “那哪成啊?给。”
  
      何叔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红票子,放在柜台上,就抱着纸扎人走了出去,我愣了半响,亲眼看到桌子上的红票子诡异的变化,变成了一张冥币,我才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时候,外面又走进来一个人,我急忙看了国过去,才松了口气。
  
      “天展,你总算是回来了,刚才有……”
  
      我走过去,可话说道一半,天展鼻子嗅了嗅,就凝重的点头。
  
      “我知道了,村子里面的何叔死了,而且刚才我也看到他了,背着一个纸扎人……”天展沉声说道。
  
      “那何叔是怎么死的?”我赶紧的问。
  
      “跟之前村子里面的两个人死状是一样的,心脏被掏空了,而且是枉死。”说道这里,天展脸色阴沉下来。
  
      我瞬间呆住了,又是我妈做的?
  
      这一刻,我心情万分的复杂了,我妈接二连三的杀人,而且都是我认识的人,小时候都对我不错的人,为了什么啊?
  
      “张菲儿呢?我现在送她走,然后我们去何叔家!”
  
      天展的声音将我从愣神中拉了回来,我心不在焉的将口袋里面的玉佩给拿了出来,一股轻烟从我手指缝冒了出来,在旁边飞快的一凝之后,张菲儿出现了。
  
      天展走到后院,出来的时候,背起了他的书包,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黄纸与笔墨,问了张菲儿的生辰八字后,将日子写在了黄纸上,然后用黄纸飞快的扎成一只千纸鹤。
  
      天展咬破手指,在千纸鹤的两边眼睛各轻点了一下,口中顿时念念有词起来,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这纸扎的千纸鹤居然自己扇动翅膀飞了起来。
  
      “你将这张鬼符拿着,要是万一遇到了什么事,你捏碎鬼符,我会有感应,那么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过去救你!”
  
      天展凝重的一翻手,拿出一张淡黑色的符,扔给了张菲儿。
  
      “谢谢展哥,一个月后,我一定会主动的回来的。”张菲儿眼睛红红的说道。
  
      天展点头没有说话。
  
      “天哥,那我走了。”张菲儿看向了我。
  
      “嗯,一路平安。”我轻声说道。
  
      张菲儿说完这话,就化为一股轻烟的钻进飞翔的千纸鹤里面,千纸鹤扇动着翅膀,不快不慢的飞了出去。
  
      看着千纸鹤走远,我叹了口气。
  
      天展说道,“走,我们去何叔家看看。”
  
      “嗯。”
  
      我点头关上了店门,两人快速的朝何叔家走去,何叔一个人住在家,他年轻的时候有一个老婆,也有一个女儿,不过后来听说何叔做了一件什么事,他老婆带着女人离家出走了,这一走就是十八年,再也没有联系过,也没有快来过。
  
      之后何叔没有再娶,所以何叔也算是一个孤苦无依的人。
  
      都是一个村子里面的人,走过去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到了何叔家的时候,我就看到门口有一摊还没燃烧殆尽的火焰,似乎就是那个纸扎人。
  
      我下意识的四处看了几眼,并没有发现何叔的鬼魂,我正想问天展,他却主动的说了一句,“他已经下去了。”
  
      这话中的意思我当然懂,也就是说,何叔带着燃烧后的女纸人下地府报道去了。
  
      天展推开门进去,我一眼就看到大厅里面,躺着一具被掏去心脏的尸体,鲜血流了一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让我差点吐出来。
  
      我捂着鼻子,看到何叔那惊恐的眼睛盯着我,那放大的瞳孔,说不出的吓人,让我头皮发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