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有科研辅助系统 > 459 叠层器件再次突破,面试准博士生

459 叠层器件再次突破,面试准博士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无机功能材料》的课堂上。
  
  许秋走上讲台,开始进行PPT演讲。
  
  因为这门课的选课人数比较多,所以分配给每个同学汇报的时间就很短,只有五分钟。
  
  因此,许秋就挑了他当下最拿得出手的《自然·能源》工作,给大伙分享了一番。
  
  看到《自然·能源》大大的LOGO摆在那里,台下坐着的于冰老师有些眼热。
  
  他们课题组一群博士后,这么多年来虽然发了不少AM、JACS,但却始终难以更近一步,迈入《自然》大子刊的层次,而现在别的组刚刚入学的直博生,都发《自然》大子刊了。
  
  其他同学们倒是比较淡定,上次魏兴思组织的有机光伏大会,他们有些人刚好在场,而其他当时不在场的人,也大多通过班级群、朋友圈了解到了许秋的光辉事迹。
  
  许秋的人气还是比较高的,在开始演讲和演讲结束后,皆迎来了同学们最为热烈的掌声。
  
  毕竟,人会嫉妒比他们强一些的人,但面对强太多的人,反而不太容易产生嫉妒之情,而是转为钦佩或是仰慕。
  
  顺利完成汇报后,许秋返回台下,认真听其他人的汇报,并给出分数。
  
  给分是按照10分制的,以0.5分为间隔,许秋给出的全部分值都分布在6分到10分之间,大致呈现正态分布,7-9分的居多。
  
  许秋给自己的分数是9.5分,扣除0.5分防止自己骄傲。
  
  唯一的10分给了穆雪,对方不论从演讲水平,还是汇报内容方面做的都还不错,应该说是在场学生中仅此于自己的。
  
  毕竟,家族里有一位魔都综合大学的教授,在科研方面的起步确实比正常家庭要高很多。
  
  当然,能进入魔都综合大学的其他学生也不差。
  
  总的来说,超过八成学生的演讲水平还是处于优秀线以上的,可以做到表述清楚,无长时间的停顿。
  
  只有少数几个学生可能是由于性格内向,比较紧张,或者准备不充分的缘故,讲起来话来有些磕磕绊绊的,偶尔还会忘词。
  
  至于内容方面,因为选课的学生中,一年级新生比较多。
  
  所以大多数学生汇报的内容,都是课题组其他师兄师姐发表的工作,或者是对其他课题组发表文献的汇报。
  
  许秋是学生中唯三汇报了自己本人做的工作的人,另外两个分别是和他一样有前期工作的穆雪,还有一个博士三年级的同学。
  
  在所有学生汇报完毕后,于冰回收了每位同学的打分表。
  
  这时,许秋通过系统,把这些打分表像实验材料一样复制到了模拟实验室中,他主要是想要提前了解一下自己的分数。
  
  大致翻看了一下,许秋发现自己在其他所有同学的打分表中的成绩,居然都是10分。
  
  这是他没有想到的,甚至一开始,许秋还猜测会不会有人故意给他打低分。
  
  这下好了,自己给自己打的9.5分,反而成为了最低分。
  
  在扣除一个最低分,一个最高分后,自己在学生这边的成绩是10分。
  
  同时,授课老师于冰给出的成绩中,许秋也是10分,而且还是唯一的一个10分。
  
  于冰给穆雪的成绩是9.5分。
  
  也就是说,这次许秋PPT汇报的总成绩是10分满分,这门课拿A的问题基本上不大了。
  
  这也算是实至名归,随着多次组会汇报,加上大会汇报的锻炼,许秋现在的演讲能力,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高度。
  
  另外,随着系统权限等级的提升,一些与实验无关的新功能也被许秋开发了出来,复制打分表只是其中一个小功能。
  
  有一次许秋抱着试试看的心思,想把韩嘉莹给复制到模拟实验室中。
  
  结果发现还真的成功了,学妹在模拟实验室中被1:1的还原了出来,而且还有触感……
  
  然后,许秋就……
  
  可惜,他发现复制进来的学妹不会动……
  
  不然,他还真的挺想多复制几个人进来,帮他做实验的。
  
  好在现在系统的积分已经基本可以实现永动,倒也无所谓,有模拟实验人员已经足够用了。
  
  周五,刚好是平安夜。
  
  因为魏兴思之前常年待在漂亮国的缘故,所以他还保留了一些在漂亮国的传统。
  
  像万圣节、平安夜、圣诞节这类西方比较重要的节日,他都会给组里发放福利,比如放假三分之一天,也就是一个晚上,以及请客出去玩之类的。
  
  这次也不例外,魏兴思表示晚上请客吃饭,并资助课题组团建。
  
  不过,他本人不过来,只提供经费,估计是要陪家人或者其他重要的人吧。
  
  几个本科生虽然因为考试周的缘故,不怎么到实验室干活了,但是听到有团建活动,都非常积极的跑过来参加了。
  
  魔都综合大学附近的商圈非常大,这里也是魔都一个重要的商圈,五角场,周边的饭店有成百上千家。
  
  最关键的是,永远都有旧的饭店倒闭,新的饭店开起来,所以不用愁找不到新饭店吃饭。
  
  最终,经过吴菲菲、田晴她们的精心挑选,找到了一家新开的“盛宴铁板烧”,据说评价还不错。
  
  但由于是平安夜,再加上周五的缘故,网上排队叫号不开放,只能现场排队。
  
  到了现场,众人发现排队的人非常的多,最终排了一个多小时才进去。
  
  这边的价格还是偏贵的,而且分量也比较少。
  
  不过大伙难得出来聚个餐,也没有太过节省,决定按照人均100块的餐标进行配餐。
  
  而按照惯例,魏老师那边的餐标报销的标准是每人70块。
  
  许秋和吴菲菲稍微一合计,决定报销的时候魏老师那边出70%,自己组里的团建基金出30%。
  
  现在许秋他们又重新和深城光电公司那边搭上线了,领了几篇发文章的奖金,团建经费还算充沛,剩下大几千块没用完。
  
  其实,人均100块的餐标在魔都不算太贵,光点菜不要主食的话,甚至可能都吃不饱。
  
  尤其组里新来的大三本科生,邓虎长的特别壮实,食量也非常惊人。
  
  别人去食堂吃米饭是一两二两的要,邓虎是五两一斤的要,一顿能干一斤饭,还要配三个菜。
  
  于是,许秋贴心的为邓虎点了一大份炒饭。
  
  这边的菜品还是不错的,比较精致。
  
  有一个带着白高帽的厨师现场帮忙处理食材,然后烤好、切好送到众人面前。
  
  ……
  
  半小时后,众人都吃的差不多了,拍拍肚皮,开始商议接下来的去处。
  
  像大学生、研究生平常的团建娱乐活动,其实是比较有限的。
  
  基本上也就是吃饭、玩桌游,要么麻将、80分,或者酒吧、KTV。
  
  而课题组里的小伙伴们,基本上都是“乖宝宝”,所以并没有人提议去酒吧。
  
  当然,可能也和酒吧普遍消费高有关系,研究生普遍比较穷。
  
  许秋之前本科的时候,被陶焱带着去过一次酒吧,看到菜单上的酒水基本都是50+,甚至100+。
  
  而且名称也都非常有文艺范,什么红粉佳人、青色草蜢、长岛冰茶、天使之吻、波丝猫脚……
  
  许秋当时随意点了一杯长岛冰茶,看名字觉得可能挺像冰红茶的?
  
  结果上来喝了一口,感觉又甜又难喝,简直接受不能。
  
  不知道是这种鸡尾酒配方不契合自己的原因,还是调酒师的技术不够好。
  
  后来,本科毕业的时候,许秋又和陶焱等几个同学去了一趟酒吧。
  
  那回喝的是酒吧自己做的一种无名的甜酒,一壶168,味道倒还不错,就是后劲有些大,有些上头。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四个人喝了三壶,在酒吧里都挺正常的,出了门被风一吹,瞬间东倒西歪,最后基本都是斜着走回寝室的。
  
  众人经过一番商议,最终投票表决,从桌游、KTV二选一中选择了桌游。
  
  这时,吴菲菲说道:“我等下有事,就不参加了,你们去玩桌游吧,报销的事情,许秋你和魏老师直接联系,或者把金额报给我也行。”
  
  她的话音刚落,便迎来了众人关注和审视的目光。
  
  许秋也觉得这段时间,吴菲菲的表现确实有点奇怪,像之前他处理PCBM清关事宜的时候,就看到吴菲菲嘴上说自己比较忙,其实是在忙着回复微信消息,并不是忙着写文章或者做实验。
  
  而且,在其他人经过吴菲菲身边的时候,她还会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挡手机屏幕。
  
  那时候,许秋就推测大概率吴菲菲学姐是要脱单了。
  
  现在看来,自己当时的判断很有可能是正确的。
  
  现在课题组里13个人,除了许秋和韩嘉莹是一对,段云以及新来的本科生殷后浪有女朋友外,其他人似乎都是单身的状态。
  
  田晴倒是偶尔和材一五楼其他课题组的一个男生成双成对,不过据她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其实,到研究生这个阶段,尤其是女生,确实也应该考虑这些事情了,再不考虑就要被剩下了。
  
  说来也挺搞笑的,现在包括过去有很多家长,在自家孩子中学的时候生怕他们早恋,但在大学期间,却恨不得让他们能立刻谈一个女朋友,过年领回家,然后毕业就结婚的那种。
  
  往更深处拓展一下,国内的家庭,尤其是上一代文化水平比较低的家庭,普遍缺乏对于恋爱、性、金钱、死亡、职业规划这些方面的教育,而学校教育又偏应试,很难补足这方面的知识。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使没有经过这些教育的人,也会在“社会的毒打”中渐渐明白这些道理。
  
  但人生只有一次,一些关键的节点过去了,就再也没有机会重来了。
  
  比如像一些引发广泛热议的社会事件:“未成年人/大学生意外怀孕”、“未成年人大额打赏主播”、“未成年人游戏充值,花掉家庭全部积蓄”、“大学生拍果照借贷”、“因为一些小事,比如考试挂科,被分手而轻易自杀”……
  
  本质上就是对应家庭教育的缺乏。
  
  不过,这是独属于那一代人的局限性。
  
  哪怕网络上吃瓜群众讨论的不亦乐乎,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点江山:“是这个做错了,是那个做错了”,也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
  
  类似的情况总还是会发生的,这是时代的伤痕,只有时间能够冲刷掉这一切。
  
  当然,用新闻把这些事情报道出来还是很有必要性的,或许能够拯救一些迷途的羔羊。
  
  虽然可能成效微弱,治标不治本,但能救一个也是一个。
  
  其实,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烦恼,那一代人因为某次事件,受教育程度普遍比较低,酿成了很多悲剧。
  
  而这一代人,教育程度是提上来了,但同样也迎来了内卷,面临着同样严峻的考验。
  
  在吴菲菲表示有事后,殷后浪同样表示有事不参加,最终去玩桌游的人数就只剩下11人了。
  
  众人步行几分钟,来到大学路上熟悉的没有女仆的女仆桌游店。
  
  现在课题组新来的几位本科生都已经和众人混熟了,也不那么生分了。
  
  于娅似乎是一位桌游爱好者,主动给大家安利了一款叫做“阿瓦隆”的桌游。
  
  然后,很快就得到了同为桌游爱好者的莫文琳的响应,其他人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于娅简单介绍了一番:“阿瓦隆的标准局是7人,不过10人也可以玩,我们11个人,刚好1位上帝,10名玩家。阿瓦隆的故事背景来自“亚瑟王传说”,有点类似于狼人杀,但阿瓦隆最大的特点是平民不会死亡。一共分为蓝方和红方两个阵营,蓝方以完成任务、保护大法师梅林为胜利目标;红方则以破坏任务、刺杀大法师梅林为目标。”
  
  莫文琳进行补充:“任务一共有五场,相当于是5局3胜投票决出胜负。当然,前提是梅林不能太早暴露,被红方发现。”
  
  于娅继续说道:“10人场的话,蓝方有梅林、派西维尔,以及4个亚瑟的忠臣,红方有莫德雷德、莫甘娜、奥伯伦和刺客,除了亚瑟的忠臣外,每个人都有特殊的能力。“
  
  莫文琳从盒子中取出每张身份牌,依次摊开,向众人解释道:
  
  “蓝方的梅林,初始可以看见除红方莫德雷德外的所有红方角色;
  
  “蓝方的派西维尔,初始能看见蓝方的梅林和红方的莫甘娜,但不能确认他们各自的身份;
  
  “蓝方亚瑟的忠臣,没有特殊能力,相当于狼人杀里的村民;
  
  “红方的莫德雷德,蓝方的梅林看不到他;
  
  “红方的莫甘娜,可以假扮蓝方的梅林,迷惑蓝方的派西维尔,因为派西维尔通常是要亮明身份来带队的;
  
  “红方的奥伯伦,看不到其他红方,其他红方也看不到他,类似于狼人杀的隐狼;
  
  “红方的刺客,在蓝方阵营3次任务成功后,独自决定,挑选一名可能是梅林的玩家刺杀,如选中,红方胜利。
  
  “这一局就我来当上帝吧,下一局于娅你来,怎么样?”
  
  “好的。”于娅点点头。
  
  其他人听完规则后,都有些懵懵懂懂的。
  
  因为涉及的都是一些歪果仁的名字,如果要是叫张三、李四、王五,或者蓝一、蓝二、红一、红二,就容易理解多了。
  
  不过,在座的众人怎么说都是经过十几年教育的人,接触新事物的能力都比较强。
  
  在两局游戏之后,全部都已经初步掌握了游戏规则,开始了正式的比拼。
  
  第三局游戏,莫文琳当上帝,蓝方已经完成了三次任务。
  
  眼看蓝方就要胜利,红方只能依靠刺客救场。
  
  这时,许秋把底牌一翻:“翻牌,我是刺客……你们谁是梅林呢?”
  
  说话间,许秋的目光也在扫视着周围的其他人。
  
  他发现田晴似乎有些紧张,不过对方也可能是在飚演技,手持亚瑟的忠臣,想要冒充梅林来挡刀。
  
  本来许秋还有些怀疑田晴的,现在看到她这么明显的演,反而对她的怀疑程度大大降低。
  
  许秋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学妹,说道:“梅林,就是你吧,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身份了,一直在踩我。”
  
  韩嘉莹轻叹一口气:“哎,这都被你发现了呢。”
  
  莫文琳说道:“刺客,是否选定刺杀韩嘉莹?”
  
  在这个模式下,是刺客自己做出刺杀决定,不能和其他红方队友进行交流的,也无法得知隐藏身份的红方奥伯伦,所以难度比较高。
  
  虽然许秋可以通过系统作弊,看别人的底牌,但那样做就没有意思了。
  
  这种游戏还是依靠自己逻辑推理,得到正确的结果才会获得满足感。
  
  许秋摇了摇头,他看学妹的状态,不太像是梅林,她可能是也是个忠臣,只是因为对自己比较了解,推断出自己摸红了。
  
  场上,孙沃是亮明身份的派西维尔。
  
  另外两个明红方队友是邓虎和邬胜男。
  
  最终,许秋在陈婉清、段云、徐心洁三人之间纠结:
  
  徐心洁的发言相对划水,投票也是随大流,可能是性格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忠臣的缘故,没什么信息。
  
  段云有点像是红方的奥伯伦,不论发言还是投票,一直悄咪咪的在帮红方干活,当然也可能是分不清楚局势的假忠臣,但大概率不是梅林。
  
  陈婉清,经常有意无意和孙沃互动,像是在给蓝方的派西维尔递话,说我是梅林,我是梅林,别认错人了,她是梅林的可能性比较高。
  
  纠结了一会儿,许秋最终选择了陈婉清:“学姐,你是梅林吧。”
  
  莫文琳说道:“刺客,是否选定刺杀陈婉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我有科研辅助系统》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