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有科研辅助系统 > 460 面试准博士生 下

460 面试准博士生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秋跟随魏兴思前往218,然后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待的面试者。
  
  对方是个男生,身高大约175的样子,有些威猛雄壮的样子,估摸着体重应该在170斤往上。
  
  倒也不错,现在许秋手下是四个妹子,有些体力活的话,不太好让她们去干,而男生的话,就没有太过顾忌。
  
  其实,一般课题组的导师相对也更喜欢招男生一些,既好用,又不容易出现一些问题,麻烦事也少。
  
  比如,女生来了生理期,可以光明正大的请假,说自己身体不舒服。
  
  导师批不批那是另外一回事儿,但是她们可以用这个理由。
  
  男生的话,如果说“我来大姨夫了,想请假一天”,看导师会不会把头给你锤爆。
  
  至于魏兴思课题组为什么在前期招了这么多妹子,只是因为单纯的巧合,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个许秋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在他来之前,田晴、陈婉清、吴菲菲她们就已经进组了。
  
  魏兴思很是热情的把面试者招呼到办公室内,指了指旁边的会客沙发,说道:“范文堂是吧,坐下来我们聊一聊。”
  
  说完,魏老师又拍了拍许秋的肩膀,介绍道:“这位是我们课题组的许秋,主要做有机光伏方向,范文堂你要是过来的话,主要也是做这个方向,所以就先让你们认识一下。”
  
  “魏老师好,许秋……师兄好。”范文堂依言在沙发上坐了下去,不过略显拘谨,只坐了半个屁股。
  
  其实,范文堂刚一看到许秋,没等魏兴思介绍,就已经认出了许秋的身份。
  
  因为他在来之前做了很多功课,包括了解课题组主要的研究方向,还看了看组里的研究成果。
  
  当时,范文堂发现魏兴思组里最新发表的《自然·能源》、《焦耳》等高档次的文章,第一作者全部都是“QuXu”,下面一排AM、JACS、NC级别的文章,也总能看到“QuXu”出现在一作或者二作的位置上。
  
  于是,他就翻了翻课题组网站主要成员一栏,对照汉语拼音,找到了“QuXu”对应的中文名字“许秋”,以及许秋本人的照片。
  
  范文堂看到照片的时候,感觉许秋非常的年轻,有点像是刚毕业或者没毕业的大学生,他还以为这照片是P图P出来的,或者用美颜相机拍出来的。
  
  毕竟,能做出这么多高质量工作的,多半是组里的高年级博士生或者博士后,年龄通常都25+,甚至接近30了,而照片上的人,看着就只像是20岁左右的样子。
  
  对于女生来说,20岁、25岁和30岁,在化过妆后不一定能够分辨的出来,但对于男生来说,相隔5岁,很容易就能够从面貌上分辨出来。
  
  尤其是搞科研的,几乎没有会化妆的男生。
  
  其实,别说是男生了,科研圈里的女生,平常基本也都是素面朝天的,最多简单画个淡妆,贴个双眼皮贴之类的。
  
  没办法,正经做科研的,都忙得要死,根本没时间考虑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而且,一进实验室,连续工作三四个小时,不管多么精致的妆容,也都花了。
  
  另一方面,网站上挂着的课题组成员简历中,许秋那里没有写明是直博生,而是只标注出博士生的身份,这也误导了范文堂,让范文堂推断许秋多半是高年级的博士生。
  
  因此,虽然许秋看着年轻,但范文堂还是叫了一句“师兄”,心里还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位“师兄”不仅照片显年轻,真人也蛮年轻嘛。
  
  而事实上,许秋在课题组里的辈分并不算高:
  
  比他进组早的段云、吴菲菲、陈婉清、田晴辈分都比他高;
  
  包括新来的博后,邬胜男也比他辈分高,博后地位超然嘛;
  
  甚至联合培养的莫文琳,她作为正统的博士生,也是比直博生一年级的许秋辈分要高的。
  
  直博生虽然在评奖学金和分班的时候按照博士算,但其实前两年默认是按照硕士算的,从性质上更加接近于提前保送的硕博连读生。
  
  这样算下来,也就韩嘉莹,以及新来的四个本科生辈分比他低。
  
  而几个本科生平常和许秋的交集不多。
  
  因此,大多数时候,“师兄”是专属于韩嘉莹对他的称呼。
  
  现在,许秋被一个年龄比他大三四岁的准博士生叫了声师兄,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不过,许秋也没有纠正对方的打算。
  
  范文堂还不一定过来呢,如果真过来了,等熟悉之后,再纠正过来,正常的叫名字就好了。
  
  说起来,有一些课题组里排资论辈的风气比较重,组里内部还会有大师兄、二师兄……大师姐、二师姐……之类的称呼,一级一级的排下来。
  
  而魏兴思组里,学生之间的关系相对来说都比较好,通常都是直呼其名,排资论辈的现象几乎不存在。
  
  许秋觉得,这种排资论辈的现象是否会发生,主要还是和导师有关。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假如导师喜欢搞这种层级之分,来把学生分化,在平常交流的时候总是说:“张三,你去把这份材料交给组里的大师兄李四。”那么下面的学生自然会跟着搞这一套。
  
  假如导师不喜欢搞这一套,学生一般也不太会自发的搞出这些东西来。
  
  因为不论是本科生,硕士生还是博士生,如果没有进入社会,经受过“毒打”,心思总还是相对单纯的,很难自发的产生这种偏“社会”的想法。
  
  这种排资论辈的现象,更像是体制里的那一套。
  
  魏兴思课题组里学生之间能维持当下的氛围,可能也和魏兴思常年待在漂亮国有关。
  
  当然,国内这种排资论辈的情况,其实还不算太严重。
  
  更为严重的有霓虹国、泡菜国,它们非常喜欢划分等级,而且层级森严,上级对下级有近乎绝对的掌控。
  
  许秋之前了解到一个非常有趣的事例:
  
  霓虹国一家株式会社,里面有一份文件需要盖四个章,从最高的社长,一直到最低的经理,依次盖章。
  
  第一个社长盖章时,他的名字是直立的状态;
  
  第二个章,就需要从右向左倾斜大约30度,做出鞠躬的样子;
  
  第三个章,鞠躬的幅度要大于第二个章,比如倾斜60度;
  
  到第四个章的时候,可能就要鞠躬90度,也就是和第一个章垂直了。
  
  就这样一级一级的鞠躬鞠过去。
  
  许秋在想,要是一份文件得盖十几个章,到后来的几个章,是不是要前空翻一圈……
  
  范文堂坐定后,魏兴思朝他说道:“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同时,魏老师把范文堂的纸质简历随手递给了许秋,示意许秋查看。
  
  范文堂虽然看起来有些拘谨,但交流起来还是比较自信的,可能是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我来自东伐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期间主要研究方向是光功能材料,陶瓷复合材料微结构的可控制备及性能研究,导师是蒲成中教授……”
  
  “我在硕士期间一共发表过两篇一作文章,一篇是AFM,一篇是ACSAMI,还有一篇二作文章,发表在了JMCA上,另外还有三篇SCI二区的三作四作的文章……”
  
  魏兴思点点头,说道:“简单介绍一下你做的工作。”
  
  范文堂侃侃而谈道:“在AFM工作中,我综述了……”
  
  许秋在旁边一边听范文堂介绍,一边看对方的简历,顺带还用系统扫了一下范文堂的各项技能熟练度。
  
  然后,许秋发现其中有一项是五阶10%,其他大多数技能也都是四阶50%以上的。
  
  硕士期间能把熟练度刷到五阶的,说明大概率不是水货,像学姐,咳……
  
  范文堂讲述的内容,在简历上也都有提到。
  
  许秋大致看了看对方科研成果那一栏。
  
  总的来说,他做的工作挺杂,没有形成一个体系。
  
  AFM综述写的是关于光功能材料的,ACSAMI做的是陶瓷复合材料微结构可控制备及性能研究,还有一篇二作的JMCA是关于半导体纤维的。
  
  不过,话说回来,在东伐大学读硕士,能有这种成果,已经算非常不错了。
  
  而且,许秋推测范文堂的硕士导师蒲成中,多半是个大佬。
  
  因为如果导师不给力的话,想要发这么多文章,还是跨领域的,几乎不可能。
  
  毕竟,大多数硕士生既不是天才,也不是挂逼,他们才刚刚进入科研圈,两眼一抹黑,还是比较依靠导师帮助的。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许秋拿出手机,到东伐大学网站搜了搜“蒲成中”。
  
  发现对方果然是个大佬,中科院“百人计划”,还有“杰青”的帽子,科研成果、发明专利也非常多。
  
  从学术地位以及学术成果的产出上来看,蒲成中差不多和之前《无机功能材料》课程的授课老师,于冰教授相当。
  
  看到这里,许秋突然有些好奇范文堂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原来的课题组。
  
  按理说,在这种大课题组,范文堂都已经进去读硕士了,学术成果也不错,如果想继续深造,走科研的道路,直接转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因为换研究领域是需要成本的,硕博连读可以做到无缝衔接,节省下至少半年熟悉新领域的时间。
  
  这其实也是硕博连读或者直博生的学习年限,要比先读硕士后读博士要少一年的原因,就是省在了不需要更换研究领域上。
  
  而且,在研究生期间,如果真的想要往科研方向发展,而不是只混个文凭,那么最重要的还是看能不能发表足够多的文章。
  
  这个时候,导师科研能力的重要性要远比学校高。
  
  因为科研资源虽然有向头部集中的趋势,但这个趋势是基于头部的研究者或者说研究团队,而非头部的学校。
  
  国家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大佬都分配到一所或者几所学校里,那不得打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我有科研辅助系统》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