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知国舅是女郎 > 第二章 洛阳

第二章 洛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都洛阳城。 时近十月,秋凉袭人。 然而邓弥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是火热热的。 要不是亲眼看见,真不敢相信天底下竟会有如此恢宏的气象! 道路好宽,屋舍好高,行人好多,道上的车马好神气挺阔……就连那天和云,也不同于在山上的一般,是那样的高和远,又是分外的蓝和白。 一切都是新鲜而稀奇的。 邓弥激动得快要哭起来。 “阿娘快看,那个小姐姐穿的裙子好漂亮!” “阿弥,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哦。但现在这里又没有外人,她真的是很漂亮……旁边是她的娘亲吧?那位夫人也穿得好漂亮,长得好美啊!” 宣夫人怒目:“邓弥!” 听闻母亲呵斥,邓弥不得不收心坐端正些,但一双乌黑透亮的眼,还是巴巴儿地透过车窗瞅着外面。 “阿娘,”隔了好一阵子,邓弥还是忍不住好奇,她指着道旁,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那个老伯的筐子里,那些红红圆圆的东西是什么?” 宣夫人瞟了一眼:“它叫石榴,是博望侯张骞从西域带回的种子长成树结出来的。” “可以吃的吗?” “可以,它里面是一颗一颗,像小玛瑙珠子一样的果实,有甜味。” “前面高高带院墙的房子又是什么地方?” “白马寺。” “我知道!夫子讲过,白马驮经来,因名‘白马寺’,是明帝时候兴建的!原来这就是白马寺啊,真气阔……” 仅是在西郊,邓弥的眼睛就看不过来了,等到真正进了洛阳城,别说一双眼,就算多加十双,邓弥觉得也是远远不够看的。 高大的城墙,武卫把守的上西门,熙熙攘攘的大街,络绎不绝往来的车马和行人。 邓弥的心快从胸腔里飞出来了,她一时接受不了这么鲜亮气派的景象,恨不能立即晕过去。 像做梦一样地跟着母亲和秦嬷嬷下了车。 母亲中途停下,是为了给在宫中当贵人的邓猛挑选首饰。 邓弥那时不过十岁,华光璀璨的宝石饰物在她看来,除了好看实在没什么用处,宣夫人在仔仔细细地遴选华美精巧的步摇和耳坠,邓弥坐了很久坐得不耐烦,街面上的热闹声远远近近传来,她没忍住,起身便走出了门去。 沿街的小摊上摆卖着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多是邓弥从未见过的,就算是见过的,这洛阳出产的物什,论手艺和做工,相比荒野山村,也真的是格外精细些。 邓弥挨个摊面上看过去,感到新奇雀跃不已,不知不觉就忘了回去,还是秦嬷嬷回头发现她不见了,急匆匆出来找寻的。 “啊哟,小公子你怎么在这里?一声招呼不打就跑出来,可吓死嬷嬷了!”秦嬷嬷埋怨着抓紧了她的手臂,想将她带回首饰铺子里去。 “嬷嬷,嬷嬷!”邓弥不肯走,一脸兴奋地擎着手中的物件晃了晃,“这张面具真好看,我想买来送给阿姐。嬷嬷你身上带着钱么?帮我买下它吧。” 这还没见过面呢,心里就惦记上了,到底是血缘亲近的两个人。 听到说是要送给邓贵人的,秦嬷嬷止步回身,细看两眼,问邓弥身后的摊贩道:“这个要多少钱?” 白底红花纹的面具,额角有蔓生的细小藤叶。 邓弥捧着面具爱不释手,她心想:“这面具多漂亮啊,阿姐一定会喜欢的。” 邓弥一边走回首饰铺子里去,一边喜滋滋抚着面具,沉浸在十足的欢欣中。 “驾!” 由远及近的纷乱马蹄声邓弥没有听见。 “让开!都让开!” 纵马之人的呼喝邓弥也没听见。 路上行人纷纷惊惶回避。 唯有一个邓弥,小小的身影,横剌剌立在路中间。 反应过来的时候,马已疾行至身前,丝毫没有躲闪的余地了。 邓弥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惨白着脸向后跌倒,在坚硬的马蹄子落下来之前,她惊恐而又听天由命地紧闭了双眼。 “阿弥!” 一片黑暗中,她听到了秦嬷嬷撕心裂肺的喊叫。 “找死呢!” 伴随着马匹暴躁的狂嘶,有一个很嚣张的年轻声音在恨恨叱骂着。 马蹄没有落下来。 邓弥甫一张眼,就被扑上来的秦嬷嬷紧紧搂在了怀里:“阿弥!我的阿弥啊!你伤着哪里没有?” 邓弥傻愣愣地摇头。 纵马在街市上狂奔的是几个少年人,为首之人气急败坏地控住了马,后面数人见状,也都纷纷拽紧缰绳停了下来。 当先马背上的锦衣少年怒气冲冲跳下来:“都说了让开、让开,你耳朵聋了吗!” 秦嬷嬷护住邓弥,一个劲儿地赔不是:“对不住,对不住,是我家小公子的错,惊了您的马了……” 邓弥脸色煞白,她吓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可是脑子里很灵光,她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是这些人,目空一切在遍地是人的街市上这般策马疾行,那可真是太出格、太肆意妄为了。 少年人好不容易消了两分气,转头却见邓弥一双乌黑的眼正死死盯着他,神色里似乎很是不忿,他火气“噌”地一下又全上来了:“好哇,你还敢瞪我!” 秦嬷嬷惊慌,连连摆手:“不敢的!不敢的!是这孩子从小眼睛就大!” 少年人不听,他气得要死,握紧手里的鞭子,愤然跨步上前:“好小子,带种啊,看我今天不抽死——” “梁胤。” 执鞭的手高高抬起,有人扬声叫出了一个名字。 正欲当街鞭笞邓弥的少年人顿住,皱眉转过脸:“叫你爷爷干什么?” 促马近前来的,是一个长相非常俊秀的红衣少年。 那少年身量纤长,体格舒展,绷直了背端正坐在马背上,一身暗纹红衣,衬着白皙的脸和清俊的眉眼,在人群之中甚是打眼,也甚是养眼。 红衣少年冷笑了一声:“梁胤,那可是个小孩子,你竟然和一个孩子置气吗?真是了不得!哦,那孩子边上还有一个斑斑白发的老妇,老和幼你都好意思欺凌啊?” 众少年大笑不止。 名叫“梁胤”的少年人脸面涨得通红,咬牙切齿剜了邓弥一眼:“算你今日命好!” 说罢,攀马与诸少年离去。 “梁胤,输了哦!” “放屁!这还怎么比?比不了又怎么定输赢?” “哎,要你请顿酒就这么难?小气鬼!” “就是,要论大方,你还真不如景宁。景宁哥,请我们喝酒啊?” “行啊。” “梁胤,看见没?” “窦……处处拆我台,你小子有种!” “承让,承让。我不仅比你有种,还比你有钱哦。” 一群鲜衣怒马的纨绔嬉笑着扬长而去了。 邓弥盯着那个红色的身影,心里真是不能服气,那少年看上去和李夫子的大儿子差不离的年纪,顶多也就十五六岁,怎么好眼都不眨地说她是个“小孩子”? 自大,狂妄。 “这些讨厌的人,最好以后不要再碰见了!”邓弥满肚子火。 秦嬷嬷扶她起来,替她拍去身上的尘土,心有余悸道:“敢在京城的街面上这么赛马的,家世不会低啊。阿弥你以后行路,定要小心。” 宣夫人听到外面有喧闹声说“马踏伤人了”,扫一眼周遭,不见了邓弥和秦嬷嬷,顷刻间吓出了半身冷汗,她急匆匆奔出门外,看到秦嬷嬷正将邓弥从地上扶起来,她心上一紧,赶忙冲过去。 “阿弥你怎么样?”宣夫人弯腰扶住邓弥双肩,紧张地上下审量着她的脸和手,“马踩伤你哪里了?” 邓弥摇头,甜甜笑道,“马没踩着我,我没受伤。”想一想,又不觉蹙眉道,“但是这洛阳城里的人好凶啊,明明是他们不对,在街上肆意行马,他们却还敢赖我的不是。” 宣夫人确定邓弥安然无恙,心里踏实了下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拢着小小的邓弥站起身,宣夫人转头对秦嬷嬷说:“以后再敢有人对阿弥不敬,奶娘你就告诉他们,这是宫中贵人的亲弟弟。” 秦嬷嬷忙应下了。 宣夫人迟疑了一瞬,补充道:“除了……除了梁家的人。若是跟梁冀大将军有关的人等,就切勿招惹。” 邓弥抬起眼:“刚才那个很凶的人就姓梁,我听到有人叫他梁胤。” 宣夫人面上白了白,抚抚邓弥的肩膀,笑得不大自然:“你该认得他长什么样了吧?以后看见他,避远些。” 秦嬷嬷疑惑:“夫人?” “那是梁大将军的独子。” 秦嬷嬷闻言沉默。 大将军?听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过再厉害,能养出梁胤那么凶神恶煞的坏儿子,也不算是个好将军了。 邓弥正出神,宣夫人摸了摸她的头,语气里有几分责备的意思:“以后不准乱跑了。” 邓弥乖乖地点头,然后喜笑颜开地捧起一张面具给她的阿娘看:“阿娘,这是我挑来送给姐姐的,好看吗?” 宣夫人讶异盯着那张面具,一张很普通的面具,她不知道当要被马踏伤的时候,邓弥都极为宝贝地把这面具护在胸前,舍不得令其有一丝损伤,但她十分清楚,她那个贵人女儿并不喜欢寻常的小玩意儿。 “好看。” 虽然有些担心邓猛会不喜欢邓弥送的这件小礼物,可宣夫人心知邓弥是好意,因此也没有故意点破,只是再三叮嘱邓弥说,洛阳很大,以后不要独自乱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