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知国舅是女郎 > 第四章 母训

第四章 母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不为邓氏宗族所接纳。 从南阳回洛阳的路上,宣夫人神思沉郁,很少言语。 邓弥原本心绪尚算平静,入不入族谱她没有特别挂心,她只是在意她的阿娘,可是回到洛阳,邓弥看到府门上那个刺目的“梁”字,忽而心性暴动,大为气恼,她挣开宣夫人的手,闷头跑回房间将门锁了起来,连晚饭都不肯吃。 母女连心,宣夫人隐约猜到了缘由。 掌灯以后,屏退了跟随服侍的人等,宣夫人亲自端着汤羹敲响了邓弥的房门。 “阿弥?” 饿得气息奄奄趴在几案上的邓弥,听到宣夫人的声音,连忙弹坐了起来,她慌乱在几案上翻找,故意将《列女传》和《女诫》放在了显眼的位置上。 “阿弥开门。” 邓弥飞快跑至门前,磨蹭了一会儿才慢慢打开了房门,她垂着眼唤了一声:“阿娘。” 宣夫人说:“吃点儿东西吧。” 邓弥点头,侧身让开路。 汤羹被放到几案上,一如意料中的,宣夫人看到了邓弥想让她看到的东西,她的神色变了变,转头看向邓弥,邓弥心虚,急忙回避了那目光。 宣夫人轻笑了一声:“邓弥,你很聪明。” 听到母亲连名带姓地叫她,邓弥心慌害怕,但她还是努力克制着,装出平静的样子:“我不是很懂阿娘的话。” 宣夫人伸手将两卷书拿起来:“这不是你故意要使我看见的吗?你希望我做到《列女传》中那些贞妃贤妇的德行,希望我记起《女诫》中‘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的劝诫,难道不是吗?” 宣夫人语气逐渐冷峻,邓弥噤声不言。 “邓弥啊邓弥,你真是出息了!”书卷被用力摔到了邓弥的身上,宣夫人气怒难平,“你是什么身份?敢这般来逼问和羞辱我?没有我这做娘的委曲求全,你以为你能活得这么好?我从不求你体谅我的苦心,却也不曾料想你是这般狼心狗肺的东西!” 邓弥面上惨白,她握紧双拳,强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我没有求你把我生下来!我狼心狗肺?你总是把你的意愿强加在我的身上,也不问问我是否愿意接受,我从一出生,就活在你的安排里,连性别你都为我决定好了,我没有体谅你吗?我没有委曲求全吗?” “你这算什么委曲……” “阿娘!可能你觉得我是个小孩子,小孩子的想法是不必在意的,可是我知道我自己不是傀儡,我也想像其他姑娘一样,过过寻常的日子,能穿漂亮的花裙子,能梳好看的发髻,能向爹娘和兄姐撒娇,可是你从最开始就没给我这样的机会!你带我回来,千方百计想让我以‘邓香之子’的身份入邓氏族谱,可你一早就隐瞒了我的出生,且不能为亡夫守节,转头就改嫁了他人,别说族里的人怀疑我的身份,就连我自己也怀疑啊!” “你!” ——啪! 响亮的一耳光抽在了邓弥的脸上。 宣夫人气得发抖,为邓弥的口出悖逆之言,但她同时也感到震惊,原来邓弥并不似她想象中那样懦弱,她的这个女儿,不光是聪明的,而且她有自己的想法,并不是可以随意任人摆布的小羊羔。 其实话说开了,也很好吧?幸亏今日邓弥敢于道出自己的心声,不然,母亲的苦心经营又该以什么样的契机说出口呢? 宣夫人扶额坐在了几案旁,苦笑道:“好啊,你果真是长大了……大人的事,可以教你知晓了,我这做母亲的,是否失行失德,想来随着你的成长,你自会有所判断。” 邓弥捂住脸,红着一双眼站立不动。 宣夫人凝望着那小小的倔强人儿,笑意愈显苦涩:“同样是女儿,你的命,真的比阿猛好太多了……” 宣夫人的回忆开始于建康元年,那是十一年前了。 在顺烈皇后梁妠临朝听政的那年,朝中一个秩比三百石的小官死了,他的名字叫邓香,身后留下了一位尚算貌美的寡妻并三个孩子,三个孩子中除了最小的一个年方六岁,其他两个都不用太操心,不是已娶妻生子,就是早许定了人家,唯独年纪最小的一个,离不开人照顾,偏巧是这时,那位寡妻发现自己怀有身孕…… “怀着你的时候,大将军之妻孙寿的舅舅梁纪不知是怎么看上了我,他要娶我做继室,差人来下聘告知,催我早择佳期。梁、孙两姓是何等威势盖天的人家?别说我怕,就连当今陛下也不得不怕呀!大将军梁冀在城西私营林苑,有人不过是误杀了他家的一只兔子,后来遭连坐惨死的就足有十余人。我霍宣不是不能守节的女人,亡夫尸骨未寒,我还有孩子要抚育,根本没有想过要再嫁人,但对方,却是全天下最得罪不起的人之一。” 不嫁的后果,是死,连累着几个孩子一起死,或者,是生不如死。 当年家世败落、身后无依无靠的霍宣只得不情愿地应承下那桩婚事,只是顾念着腹中骨肉,以“为亡夫守身一年以为义”作借口,乞求一年之后再嫁入梁府,那时顺烈皇后尚在,梁纪不好强逼,于是就答应了。 说是回南阳,其实霍宣悄悄到了西莲寺待产,悬心忧戚的数月过去,孩子落地,是个丫头,既是幸事,又是不幸,幸运的是孩子平安降生十分健康,不幸的是梁纪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 “做父母的,没有不心疼子女的。梁纪早已要求过,要我把邓猛带进府,前路不明,我不能让我的两个女儿都深陷牢笼之中,所以我谎称你是个男孩儿,果不其然,梁纪听说后很厌恶你,命我将你丢弃,总之是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就这样,我才得以保全你。” 那的的确确是保全了,因为邓猛在梁府的日子过得很苦。 邓猛随母入梁府,时年七岁,头几年,宣夫人的日子很不好过,梁纪脾气不好,就算是继室夫人,也是动辄打骂,更遑论是拖油瓶的邓猛,邓猛在梁府几乎是为奴为婢了,大冬天的还要去冰冷河边浆洗衣服,一双手冻得流血也不敢哭——诸如这样惨的日子数不胜数,邓猛过了五年,直到有一天,梁纪发现她长得很漂亮,动了要把他嫁给自家胖儿子的念头。 女大十八变,邓猛一天比一天生得美丽,她的艳美容颜,梁纪看见了,孙寿看见了,大将军梁冀也看见了。 和平元年,太后梁妠薨,还政于帝,皇后梁女莹恩宠衰减,梁冀开始心慌了。 梁女莹无才无德,长相平庸,极好贪奢享受,梁冀劝她在刘志身上多花些心思,她一丁点儿也听不进去,梁冀无奈,只好叫妻子孙寿想法子,将美貌绝伦的邓猛送进掖庭去。 “哦,忘了告诉你,你姐姐如今不叫邓猛了,她的名字是‘梁猛’,一进梁府,梁纪就给她改了姓。” 同样是十岁,十岁的邓弥纵使说不上活得有多幸福快意,但她衣食无忧,可以念书,可以学琴,入了京城,住在宽敞的大屋子里,除了母亲,没有人敢苛责她,反观邓猛,十岁时被逼抛弃父族,改易他姓,在梁府受尽委屈和痛苦…… 邓弥从来不知母亲的苦心,她知道自己的胡乱猜忌辜负了母亲的爱护,更刺伤了母亲的心,她悔痛不已,哭着向母亲跪下磕头认错:“阿娘,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对你说那样过分的话……” 宣夫人想起旧事,亦是酸辛得泪流满面,她揩了一把泪,起身去扶起了邓弥:“不能全怪你,也是我,一直以来都认为你还小,藏掖着没有把全部的事情告诉你,险些,就要令我们母女离心了。” 邓弥哽泣不止。 宣夫人为她擦了眼泪,继而再道:“年初时,梁纪过世了,本来你的身份不用再继续隐瞒的,但我……实在也是有自己的私心。” 邓弥抬起一双迷惘的泪眼。 宣夫人爱怜地抚着她的脸,含着笑说:“你是你爹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光耀邓家的门楣。” “阿娘,我不明白……” “我与你爹,仅育有一子,便是邓演,他比你年长十九岁,但打小他的身体就不好,这些年,情况就更坏了。邓氏一族的地位,虽然不如前几代时高了,但有太傅高密侯的功劳和盛名在,邓氏就依旧是名门,我不想有朝一日,看到别人来嘲笑我们邓家无后。家里有个男人在,哪怕现在只是个黄口小儿,那也总是好的,是有依靠的。” 邓弥从来不知她爹爹长什么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可她清楚邓氏一族是怎样的存在,这个大家族里,出了太傅高密侯邓禹,出了和熹皇后邓绥,出了大将军邓骘,他们都是享誉后世、为人所称颂的大人物,有如此珠玉在前,邓弥不敢不争气。 邓弥郑重点头:“我知道了,我一定小心谨慎,绝不会让任何人识破我的身份。” 宣夫人很欣慰:“你明白就好。还有切记,你姐姐阿猛吃了很多的苦,这即使不是你亏欠她的,可你们始终是至亲姐妹,以后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你都要努力去维护她。” 邓弥牢记于心:“好。” 宣夫人把心里藏了十年的秘密说了出来,她感到轻松多了。 “阿弥。” “嗯?” “你不能选择是否来到这世上,但既然已经被生下来,就应该聪明地活下去。” 在邓弥的记忆中,母亲是第一次用那样严肃的口吻来同她说话。 星月的光辉从窗格子里洒进来,母亲背对她站着,跳跃的灯光映染了她深青色的衣裙。 邓弥一瞬间走了神。 “这个道理,或许你现在不能完全懂,”母亲回转身来看她,“可是以后一定会懂的。记住,无论如何,都要活着,活着就会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不会有。” 邓弥心惊,她觉得,她的阿娘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端庄美丽的容颜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 “汤羹冷了。赶紧吃完,趁早歇下吧。” 母亲嘱咐了她一句,然后开门走出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