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知国舅是女郎 > 第五章 兄姐

第五章 兄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邓弥正在练字,秦嬷嬷高兴走进屋子里来告诉她说,她的兄长和姐姐来了。 邓弥既开心又忐忑。 走到阿娘住的院子里,远远就听见了房间里传出的欢笑声。 秦嬷嬷看邓弥越走越慢,似有磨蹭,便含笑快邓弥一步进了屋,通传说:“夫人,小公子来了。” 邓弥停在廊下整了整衣裳,再拘谨地走上前去,抬腿迈进了屋子里。 “啊呀,这就是咱们的幼弟阿弥啊?” 邓弥还没站定,一位穿着绯色留仙裙的美妇就迎上前来,捏捏她的小脸,紧接着喜爱地将她搂进了怀中:“阿弥长得真白,真秀气。” 邓弥忽地红了脸。 有人咳嗽了两声,底气稍显虚飘地说道:“大妹,你这样会吓着他的。” 美妇笑道:“怎么会?阿弥的胆子怎么能那么小。” “好了,你没吓着他,倒让他糊涂了。”宣夫人及时将邓弥从美妇热情的怀抱里解救了出来,她扶着邓弥的双肩,笑眯眯向她介绍屋子里的人,“阿弥,这是你的兄长,我向你提过的,南顿侯邓演。” 端坐于长案畔的男人站起身来,他很高,穿着米色的衣裳,面容瘦削,肤色泛白,是久病的样子,仅仅是起个身,也牵动得捂嘴咳嗽不止。 邓弥盯着男人病白憔悴的脸,心里蓦地有点儿疼。 邓演止了咳,歉意向邓弥道:“抱歉,本应早些来看你的,但我这身子骨,是越来越不行了……” “演儿!” “大哥别胡说!” 阿娘和姐姐异口同声地制止了邓演。 邓演赧然笑了笑。 邓弥看着他,走上前拉住了他枯瘦的手:“哥哥,我是阿弥。不怕,你会慢慢好起来的,你会长命百岁的。” 邓演讶然,因邓弥亲近和鼓励的言行而动容,不由得就红了眼眶。 宣夫人见状,忙向邓弥介绍她身后的美妇:“还有这位,她是……” “母亲也跟你提过我吗?”不等宣夫人介绍完,美妇就蹲下来,笑嘻嘻问邓弥道,“那你肯定知道我是谁咯?” 面前这个女人已是花信年华,可活泼跳脱的心性半点也不逊于二八少女,比邓猛待人亲切热情多了。 邓弥望着邓阳明丽的笑脸,觉得很喜欢她:“你是阿阳姐姐。” “小不点,真是聪明啊。”邓阳再次一把搂住了她,“没错没错,我就是你的亲姐姐邓阳!” 宣夫人欣悦,左右看看,发觉少了一个人:“康儿呢?” 邓演到处瞧瞧,也奇怪道:“不知道,方才还在这里的。” 正说话间,一个黄衣小儿手持弹弓,从外面进来,气鼓鼓囔道:“祖母,你这院子里怎么连鸟雀都没有几只啊?” 宣夫人笑着要答话,邓演却首先生气斥责了黄衣小儿。 “胡闹!”邓演拂袖道,“临出门前,我是怎么嘱咐你的?还敢带着弹弓?我是让你到祖母家来打雀儿玩的吗?” 黄衣小儿垂头立在门边上。 宣夫人打圆场道:“没事的,孩子嘛,爱玩是天性,又碍不着什么。” 邓演怒视着小儿郎,斥道:“还不快给叔父请安!” 黄衣小儿张目四望,屋子里没别人,唯有一个脸生的邓弥。 黄衣小儿目瞪口呆地望着邓弥。 邓弥意识到“叔父”指的是自己,顿时也脸抽了。 四目相接,大眼瞪着小眼,两个人都怪难为情的。 邓演又是一声怒喝:“还傻愣着做什么!” 黄衣小儿扁扁嘴,不情不愿地走上前,朝邓弥微一弯腰:“……叔父。” 邓弥惊呆了。 黄衣小儿直起身,瞟见邓演阴沉的脸色,不自主打了个哆嗦,赶忙再朝邓弥深深一揖:“小侄邓康见过叔父!” 邓弥不止脸抽,眼角也跟着抽了两抽,是完全不知所措了。 这邓康……似乎和自己差不多大? 阿娘从没和她提起过,她还有一个这般大的侄儿,尤其一声“叔父”,真叫人承受不住,心虚得紧。 邓弥尴尬得要死。 母亲似乎看破了她的心思,忙岔开话题,招呼邓康去吃点心了。 后来,邓弥也坐下了,兄长邓演关切地问了她,到洛阳后,食宿是否习惯,有没有缺什么,她都一一认真答过了。 末了,邓演审量着邓弥单瘦,特意叮嘱说:“洛阳城内,嚣张跋扈的贵戚子弟众多,你若出门去,凡事能忍则忍,千万不要随意和人起冲突,尤其不要去招惹大将军梁冀家的人。” 不要招惹和大将军梁冀有关的人,兄长和母亲叮嘱了一样的话。 邓弥牢牢记下了。 吃过点心,邓阳要带邓弥去院子里玩,邓弥转头看见邓康无精打采趴在案上,百无聊赖玩着三两个小石子,就好心叫了他。 谁知邓康瞄她一眼,不乐意道:“细皮白肉,长得跟姑娘似的,谁要跟你玩啊!” 邓弥脸上瞬间不好看了。 宣夫人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端起水杯送到唇边。 邓康无心的一句话,换了他爹在他头顶敲了不轻的一记:“嘴里没规没矩,胡说八道些什么!” “唉哟!”邓康捂着脑袋,噘嘴慢腾腾爬起来,“玩就玩啰……” “先道歉!” “叔父对不起。” 邓弥慌得手忙脚乱:“啊,没、没关系。” “还是年长一岁的人,足足比阿弥矮了大半个头,你怎么好意思?”邓演挑了一眼,语带嘲意,接着再告诫道,“子英,如果以后再让我听到你说出对阿弥不敬的话,小心我禁你的足!” 邓康正是爱玩爱闹的年纪,最怕的就是禁足,闻言,立刻不吭声,乖乖跟着邓阳和邓弥去庭院里了。 宣夫人笑笑:“你和邓阳都很疼爱阿弥,这很好。” 邓演亦回以笑:“母亲说的是哪里话,自家幼弟,岂有不疼爱的道理?” 宣夫人垂下眼,隐有喟叹:“但阿猛似乎不是这样想的,她待阿弥,着实是太冷淡了,连阿弥自己都觉察出来,问我说,姐姐是不是不喜欢他。” 提到宫里的邓猛,邓演也有几分难言了:“小妹……小妹自小就是那样的心性,跟人不是很热络,尤其阿弥和她不在一块儿长大,刚开始有些疏远是可以理解的。” 但愿是这样吧。 宣夫人点点头,没有接话。 “母亲,”隔了片刻,邓演再开口说道,“新野的事,我听说了。” “嗯。” “族中长辈顽固,让阿弥入族谱这件事,尚需从长计议。阿弥……您和阿弥,千万珍重自身,不要因他人的闲言碎语而有任何负累。” “我也是这样想的,日子总还要过下去,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 母子二人俱向庭院中耍玩的人看去,邓弥小小的身影立在空地上,瞬而看见了什么令人雀跃的事,脸上绽出了灿烂的笑,二人同观一张笑脸,却是心思迥异,遂各自沉默不语。 “中了!” 邓阳带着两个半大的孩子,在庭院里玩投壶的游戏。 邓阳一连投了三次都没进,不免遗憾,换邓康上。 邓康空投了前两箭,最后一箭,终于投进铜壶中去了,邓弥的一声“中了!”便是喝彩他的这最后一箭。 邓康得意洋洋,不屑看了旁边的邓弥一眼,走开时冷哼了一鼻子。 邓弥晓得他不待见自己,故而有点儿尴尬。 邓阳从秦嬷嬷手里接过三支箭,拿去给邓弥:“阿弥,到你了。” 邓弥看看她,再看看秦嬷嬷,局促道:“我……我没玩过这个。” 寄居在西莲寺时,李夫子教书教画教琴,就是没教过邓弥怎么玩,邓弥一个人孤孤零零没有玩伴,自己也玩不起来,这“投壶”还是来了洛阳以后才知道是怎么个玩法。 “哎呀,我们都给你做过示范了,把箭投进壶中即可,快去。”邓阳在她的后背推了一把。 邓弥虽未玩过投壶,却捡石子掷过树上的柿子,她想其中原理应该是差不多的,掂掂手里箭的重量,拿捏着力度就投出去了—— 铛! 谁想到一投便投中了,邓阳兴奋地在一旁手舞足蹈,邓康则愕然张目。 邓阳道:“还有两支!还有两支!” 然后在邓康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邓弥将剩下两支箭全投进了铜壶里。 邓阳乐得不行,连夸邓弥有天赋,是投壶的好手。 邓康憋着脸,抽了三支箭再塞给邓弥:“喂,这里还有,投我看看。” 邓弥迷糊接了,转身再投,又是三连中。 邓康彻底傻了眼,从这天起,他忽然对这位第一面就看不顺眼的小叔父,心生了澎湃的敬仰之情。 “叔父,你教我投壶吧!” …… 再过了两天,邓弥跟着宣夫人又进了一次宫,这次比上次不同,当贵人姐姐的邓猛对她热情了很多,笑面相迎,还忙不迭叫人端了好吃的果点来,一个劲地塞给邓弥吃,后来邓弥从邓猛和母亲的对话里听出了缘由,原来啊,是陛下刘志很喜欢她上次送给邓猛的面具,陛下拿走了面具,转头就赏赐给了邓猛三斛上等的合浦珍珠。 合浦珠,邓弥到洛阳的第一天,在首饰铺子里见过嵌在花簪上的,那大珍珠晶莹洁白、光净圆润,的确是非常讨人喜欢的,然而显然她还不怎么明白“上等”的意思,直到邓猛命人分出一斛来送给母亲,很突然地,邓弥被那些莹亮硕大的白珍珠闪伤了眼。 当天留在宫里用了午膳,陛下刘志也用完午膳,听说宣夫人带着梁贵人的幼弟进了宫,左右无事,于是闲步走过来瞧瞧。 邓弥人生中第一次面见天子,受宠若惊,心口嗵嗵狂跳,跪在地上不敢抬眼。 刘志时年二十三,是个清瘦的年轻人,长得颇为俊气,只是人显得有几分慵懒,和谁说话语气都是淡淡的,能简则简。 容貌美丽的贵人笑着,娇媚地倚上了刘志的肩:“陛下,这是妾之幼弟,名为阿弥。” 刘志懒洋洋转眸看地上跪着的小身影:“是哪个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