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知国舅是女郎 > 第十二章 众乐

第十二章 众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师归家以后,邓康就三番五次地来找她,不是带她出去赛马,就是拽她去城中的各处酒楼赴宴,最后也是托了邓康的“福”,邓弥在京中的贵戚子弟中,混了个脸熟。 邓弥长相过于白净秀气,常被人调侃是姑娘家,一般邓康在场的话,不待邓弥说什么,邓康会火爆地吼上一句“你再说一次试试?”,如果对方很不知趣,不肯改口不肯道歉的话,那就绝少不了挨上邓康的一顿打。 其实邓康和人打架,也不是百战百胜,但身上那股子不要命的狠劲还是教人害怕,别说旁人拉不住,就是邓弥说了不介意,那也是劝阻不住的。 久而久之,洛阳城的世家子弟,就没谁再敢说邓弥阴柔得像姑娘了。 邓弥感激邓康的仗义,掏心掏肺地宠着他,刘志赏下来的东西,差不多全送给邓康挥霍去了。 延熹三年正月,邓弥回永昌里看师父,毫无悬念地,第五次被拒之门外。 安遥笑嘻嘻立在门前:“师弟,师父译经到凌晨,才睡下不久,不见客。” 邓弥不相信:“怎么我每次来,师父都是刚睡下?” 安遥说:“我怎么知道。” 留下新春贺礼,邓弥沉闷打道回府。 路过醉香楼,邓弥被眼尖的邓康拦住,不由分说,一把拽了进去。 今日的醉香楼,格外不同,宾客多得不成样子,都比肩接踵挪不开身了,还不断有人往里挤。 邓弥被人踩了一脚,十分恼怒,甩开邓康道:“有话到外头说。” 邓康急忙再拉住她:“别呀,就等你大显身手了!投壶,三次中一次就算赢,彩头是整整二百金呢!” 邓弥蔑笑:“三次中一次你都不行?我简直白教你了。” 邓康道:“这不一样,真的很难,你自己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邓康左推右搡,忠心鹰犬般地护着他的“小叔父”到了人群最前面,大家一看,知道他是薄皇后的侄儿,都没敢出声抱怨。 有邓弥坐镇,邓康底气甚足,霸气地吆喝一声,要来了三支羽箭。 邓弥挑眼看邓康。 邓康谄媚讨好地笑:“是不一样吧?距离太远,壶口太窄,如我这等好手都拿不下,这绝对是在等英明神武的叔父您亲自出马啊!” 邓康的花花心思,邓弥再知道不过了。 沉甸甸的二百金就摆在细颈铜壶前。 邓弥感到很好奇:“这店家倒是阔气,今日有什么喜,值得他破这么一笔大财?还有那金子就这样摆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怕有人明抢?” 邓康笑了一声:“哪能啊?赵掌柜最是小气了,今天是破天荒大方了一回,拿出二十金来与众乐,搏个热闹嘛,那时候景宁哥和丰公子正在楼上喝酒,景宁哥嫌他给得少,就添了一百金,还觉得少,再又逼着丰公子给了八十金。这彩头厚重了,难度肯定要增加呗,那铜壶啊,就是景宁哥亲自搁那儿的。” 景宁哥,景宁哥。 邓康叫得真是亲热。 邓弥扶额,摇头叹息。 “景宁哥打架是出了名的厉害,他给的悬赏,不要命的才敢去硬抢呢!”邓康崇拜之情溢于言表,眼见旁人的箭差一丁点儿就投进壶中,他心头惊跳,急忙摇晃邓弥,“叔父!二百金啊!你别磨蹭了,再慢就被别人拿走了!” “区区二百金,很多吗?我给你的加起来比这十倍还……” “我不管,这是景宁哥许下的,我说要就是要!你快点!” 邓康吃定了邓弥会惯着他,竟也变得无理取闹起来。 邓弥被气得肺疼—— 景宁哥!景宁哥!这不知何方神圣的“景宁哥”,最好是永远也别出现在你姑奶奶我的面前! 邓弥咬牙切齿,怀着一腔怒气将羽箭掷出去,确认中了以后扭头就走。 醉香楼里静了刹那。 “哈哈哈哈哈哈!”邓康激动得像个疯子,笑声响亮突兀,管他周围的人认识不认识,抓过来就是一顿猛晃,“瞧见没?我叔父厉害吗?我叔父一箭就投中了!我叔父是全大汉投壶最厉害的人!” 因为在永昌里吃了闭门羹,心情不畅,早把跟随的仆从打发回去了。 邓弥气呼呼从人满为患的醉香楼里出来,心情雪上加霜,更加不畅快了:“投壶,投壶,一天到晚就知道投壶!你真是气得我想去投湖!” 在醉香楼门前等了片刻,邓康没见出来。 玩物丧志的小兔崽子。 邓弥越想越生气,不再等邓康,板着脸独自走了。 愤懑走出老远,邓弥忽然意识到自己又办了件错事——“君子仪态庄重,当处变不惊。”——这气是万万生不得的,回家若教母亲看见了,少不得又要罚抄“淑人君子”一百遍。 还好没到家,真是好险。 邓弥立在街上,惊险地松了口气。 这心一静,眼睛能看见的东西就多了。 今日街面上的气氛,着实是和平常很不同:老百姓个个喜气洋洋,脸上没有不带着笑的,贩夫走卒吆喝买卖的声音宏亮,各自相熟的人碰见了,都眉飞色舞驻足笑谈,就连姑娘妇人,也不曾一下子看见过这么多…… 满街上熙熙攘攘,人们衣着极尽光鲜。 邓弥最初是以为自己见识短浅,没见过正月的皇城京都是什么个模样,直到她后来看见了张布的皇榜。 “大赦天下?” 正月第一天,刘志就下诏大赦天下,以安定四海民望。 上一年诛灭外戚梁氏,从梁冀家抄出来的钱财足有三十亿钱之巨,刘志便免除了全国百姓下半年的赋税,还把梁家庞大的林苑分给了穷人,那已是天大的恩典,而新春伊始,大赦的诏令又跟着下来了,百姓们只觉得可喜的事情是一桩跟着一桩地来,开心极了。 邓弥总算明白,醉香楼小气的赵掌柜怎么忽然变大方了。 “喂,邓弥!” 邓弥还在皇榜前发呆,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就挤到她身边来。 邓弥转头,原来是太尉黄琼的孙儿黄荀。 “正巧,你也在这里。”黄荀喜笑拉住邓弥,“我们商量着要去松竹馆乐一乐,你与我们一道怎样?” 这帮公子哥,乐一乐肯定少不了喝酒,邓弥想起上次他们十几个人来灌她一人酒的惨烈场景,胃里就泛酸。 邓弥连忙摇头:“不了,我不去,你们自己……” 黄荀不肯,硬要拽她同去。 邓弥力气不如黄荀大,黄荀轻易把她拽出了人堆。 “我真不去!” 邓弥死死扒住车壁不松手,咬牙努力抗争。 黄荀掰开她的手劝道:“今天人多,很热闹的。” 最怕就是人多热闹。 “我说过,我不去!”邓弥沉下脸来,“你要再这样我就——” “不客气”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小荀,快看,又逮着一个。” 邓弥心想,莫不是又一个倒霉鬼?不禁循声,同时与黄荀望过去。 被三两人簇拥住的,是一个穿白衣的儒雅公子。 邓弥看见那个人的长相,不由得惊住:这个人……他,他不是……杨洋吗? 那张脸是不会错的,可是举止形容却完全不同。 邓弥所知晓的杨洋,是一个少年刺客,反观那位公子,气质出尘,风姿翩翩,一看就不像久染江湖、杀伐果断的样子。 那位公子并两人登上了另一辆马车,那车上之人打过招呼就先走了。 邓弥呆了片刻,回过神来时抓住黄荀问道:“方才那穿白衣的人是谁?” “哦,他呀,他是杨……嗳?”黄荀话说到一半故意不说了,狡诈笑着引诱道,“想认识他?跟我走啊,反正是在一块儿喝酒,到时我给你引荐引荐?” “他姓杨?”邓弥略微思量,心一横,豁出去了,“好,我跟你走!” “哎哟我的天!” 邓弥才踏上车,黄荀慌里慌张跟着挤进马车里来,他真的是很慌,神色大变跟见鬼了似的,甚至还狼狈地把邓弥扑倒了。 邓弥撑着手臂爬起来,整个人都摔得犯懵。 “走走走,快走!”黄荀扯着车帘低声催促车夫。 “怎么回事?”邓弥莫名其妙,“不等其他人了?” “不等不等,我们先走。” “嗯?” “哎哟,跟你说实话吧,我妹……我妹黄琰琰就在外面,被她晓得我去松竹馆,我会死得特别惨!” 没有哪个少年是不爱玩乐的,大家开开心心出去喝个酒而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黄荀见了妹妹,活脱脱是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样子。 邓弥好奇,撩开车窗帘往外看。 “你妹妹是哪一个?” “青、青紫罗裙。” 是个娇俏可爱的小少女。 十四五岁的样子,大眼睛,长睫毛,正一面沿着街边走,一面噘着嘴东顾西盼。 邓弥知道黄琰琰到处在找黄荀,忍不住就笑出声来:“哎,你为什么不带你妹妹玩啊?” “带她?”黄荀立刻换上了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她太爱给家里告状了。就不说爱告状这毛病,我今天如果带上她,你们全得遭殃。哼哼,不信?以后有机会让你见识一下。” 很快就到了松竹馆。 一到地方,邓弥就后悔来了,因为松竹馆不是酒馆,纯粹是……给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 难怪黄荀会说,要给黄琰琰知道他来松竹馆,他会死得特别惨。 邓弥僵坐席间,一次又一次推开姑娘们攀到身上的手。 和杨洋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位公子,座席在邓弥的斜对面。 那位公子没有美人在侧,他自斟自饮,在与左右的人谈笑风生。 邓弥见状,悄悄扯住了黄荀的衣角,指着斜对面举止优雅的公子说:“我要和他一样。你能不能,让这些姑娘都走开,去别处?” 黄荀坏笑:“你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邓弥:“……” “懂你。”黄荀击掌,扬声笑道,“美人们,都去服侍杨公子和寇公子吧,我们这位小国……呵呵,小邓公子,第一次来,无福消受美人恩。” 服侍杨公子?这个死黄荀! 邓弥正为那儒雅公子捏把冷汗,谁知他却是很放得开,虽不像寇勋一样左拥右抱,但美人依向他怀他不拒绝,喂他酒他也都含笑饮尽。 邓弥看呆了眼,歪头问黄荀:“他叫什么名字?” 黄荀正与身边的绿衣姑娘行酒令行得正开心,懒得腾出目光来看:“啊?你问谁的名字?” 邓弥忍气,正欲再问,门被人推开,有人后到了。 后到一共三人,其中两个很面熟,是见过的,只是叫不上名字来,还有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发束玉冠,穿着红黑两色的衣裳,眉眼很有神采,形貌亦极为俊美,但显然是已经喝过酒了,看见眼下都红了。 面熟的其中一人欣喜朝在座诸人说道:“你们看,我将谁带来了?” 儒雅的杨公子看见门口的年轻人,笑着搁下了酒杯:“景宁兄,许久未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