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知国舅是女郎 > 第十三章 风月

第十三章 风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轻人,正是洛阳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窦景宁,而邓弥却偏偏不认识他。 邓康成日里吊在嘴边念叨的“景宁哥”,终于有一天出现在了邓弥的面前,邓弥也曾在心里和这个人结下梁子,发誓有朝一日见了必挫挫其威风,给他难堪,如今人就在这里,但她的心思全系在儒雅杨公子身上,哪怕杨公子直白地称呼了来人一句“景宁兄”,她也没能反应过来。 邓弥眼里没有窦景宁,可是薄醉的窦景宁一眼看见了她。 “是啊,有很久没见过你们了。” 窦景宁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始终没离开过邓弥:这位小兄弟唇红齿白,漂亮得很,只看一眼就教人喜欢得紧,怎么之前从来没见过他? 黄荀和邓康一个德行,见了窦景宁就溺在崇拜里出不来,只见他一骨碌爬起来,双眼带亮地迎了上去:“原来你也在这里!这太好了,跟我坐这边如何?” 窦景宁看了空席旁的邓弥一眼,笑得灿烂:“好啊。” 儒雅杨公子问:“景宁兄是一个人过来的?” “还有丰宣。” 黄荀讶然:“丰宣?我听说他最近过得……很惨?” 窦景宁含笑不答。 听到“丰宣”这个名字,邓弥忍不住转眼多看了高个子的年轻人一眼,高个子的年轻人占了黄荀的座位,黄荀往旁边挪了挪,因为还围着几个美人,席间不免拥挤了些,邓弥蹙眉抽回了被窦景宁压住的衣角。 寇勋哈哈大笑:“丰宣大哥那样的身份和品貌,什么样的姑娘不好找,就数他最想不开,较劲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儒雅杨公子轻笑:“这么说,丰宣是又喝醉了。” 邓弥支颐望着斜对面的人,觉得他说话的样子真是温雅好看。 “可不是?就睡隔壁屋里。”后到的一人落座时说道,“刚巧窦景宁喝多了出来透气,被我们撞见了。你们是没看见,丰宣那家伙太好笑了,都醉成那个鬼样子了,还心心念念地叫着周烟的名字。” 黄荀立马就兴奋地蹦起来了:“他就在隔壁?我去看看!” “哎,何必看人笑话。”窦景宁伸手拽住他,“他睡着了,这会儿是云娘在照顾他,你们都别去打搅。” 儒雅杨公子低头斟酒,形影美得像幅画:“周姑娘还是不肯原谅他?” 邓弥只顾看他,却没听到他说了什么话。 寇勋接话道:“原谅什么呀,那周烟的婚期早定下了,就在下月初二。” 杨公子微微喟叹,端起酒杯发现邓弥正盯着他看,他微微一笑,手腕略向她抬了抬。 邓弥慌忙举杯回应,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 一声叹息,结束了所有有关丰宣的聊天。 席间加入了新人,又一轮热闹开始了。 邓弥放下酒杯,窦景宁看见她脸上红了红。 窦景宁侧身望着她,轻然笑道:“你酒量是不是很浅?” 邓弥听到旁边有人和她说话,愣怔了一下,转过脸。 近在咫尺的一张脸,光洁秀美,妙好无双。 尤其一双浓密长睫,微卷上翘,眨一眨眼,实在忽闪得可爱动人。 窦景宁心里瞬间柔得不行,见“他”不答,凑近些,放轻了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浑身的酒气。 邓弥半脸嫌弃。 黄荀拍拍窦景宁的肩:“他是薄皇……” 窦景宁伸手将黄荀凑过来的脸推开,笑眯眯对邓弥说:“我叫窦景宁。” 邓弥看一眼栽倒的黄荀,神色尴尬:“……邓弥。幸会,幸会。” “邓弥?” “……嗯。” “真好听的名字。” 窦景宁的俊脸上长着一双狐狸眼,笑起来时眯得细细长长,好看是好看,温柔也是温柔,但邓弥有点儿害怕,那一泓春水似的眼,总让她感觉后背发凉。 “黄!荀!” 邓弥偷偷试图往旁边挪的时候,有人一脚踹开了门,气势十足地叉着腰走进来。 黄荀瞪大眼傻住了。 娇小的黄琰琰扮作男孩子的模样,指着黄荀一脸气愤地叫囔道:“你果然在这里!哈,你竟敢来这种地方,看我回家不告诉爷爷!” 黄荀捂着脸,一瞬间觉得很想死:“我的娘嗳,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 看清了是黄琰琰,离门口近的几个人已经仓皇往里躲了。 黄琰琰冲上来揪住了黄荀的衣襟,凶巴巴吼道:“你是怎么当哥哥的?别人家的哥哥天天宠着小妹,走哪带哪,你倒好,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甩掉我!” 黄荀好冤枉,小妹不是他一人有,他真想问问在座众人,有哪个是愿意把小妹拴在身后当尾巴的。 黄荀内心正沉痛,听到身边有人浅笑了一声:“琰琰。” 黄琰琰转过头,方才还凶神恶煞的一个人,立刻就柔软变纯良小白兔了:“宁哥哥?!” 窦景宁弯起眼睛笑:“要一起喝酒吗?” 黄琰琰连连点头:“好呀好呀!” 噔噔蹬。 黄琰琰挤开黄荀,坐在了窦景宁身边。 窦景宁说:“琰琰,你哥哥正是热血方刚的少年人,对不对?” 黄琰琰撑脸看着窦景宁,除了甜笑,还是甜笑:“对。” “所以,偶尔和我们出来喝喝酒、看看歌舞,没有什么的,是吧?” “是。” “这点小事,你还要回去告诉爷爷吗?” “保证不说。” 这哄人的本领真是登峰造极,邓弥看得目瞪口呆。 黄荀想跟旁边的傅乐换换位置,傅乐直摇头,死都不肯。 “宁哥哥,”黄琰琰一脸花痴地望着窦景宁,“你永远都比上一次见面时好看,我哥要是能长成你这样该多好啊!” 这是亲妹妹? 黄荀生气拧住黄琰琰的耳朵:“死丫头怎么说话的?奉承归奉承,也别踩你亲哥一脚吧?” 黄琰琰叫疼打他手,嘟嘴道:“本来就是嘛。” 寇勋发笑,忍不住插了一嘴:“琰妹子说的是实话,黄荀你这长相,跟窦景宁比,差太多了,人家窦景宁可是京城第……” 邓弥看到杨公子推了寇勋,她还在想杨公子为什么要推寇勋的时候,几案被人猛地一拍,窦景宁面前的酒杯倒下,酒水洒了,空酒杯咕噜噜滚下来,被窦景宁捞在了手上。 “你还有资格说我哥?”黄琰琰直起腰,双手撑在几案上,义愤怒视寇勋,“我哥这长相怎么了?不比你俊?洛阳城的第一是没抢到,左右出不了前十五名去!你呢?百名开外吧?什么叫差太远?你和宁哥哥才差太远呢!” 黄荀额上冒冷汗,气急败坏按下黄琰琰:“我的小姑奶奶,求你安生点吧!” 寇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窦景宁笑着对寇勋说:“寇贤弟别和小丫头一般见识。” 寇勋气得捏紧了拳头,碍于情面,只能隐忍不发。 窦景宁转头倒酒,笑与黄琰琰道:“松竹馆的桂子香清甜爽口,是适合女孩子喝的酒,琰琰要不要尝一尝?” 黄琰琰欣然接过酒杯,抿了一小口,说,“确实清甜可口。”语毕,仰头都喝了。 邓弥睁大眼看窦景宁继续倒了满满一杯酒。 ……那只酒壶? 桂子香?什么酒? 邓弥低头瞧瞧面前的小杯,她所喝的酒也是出于那只酒壶。 犹豫端起来细品。 邓弥皱眉:哪里来的桂子香?哪门子的清甜爽口?这分明就是普通的酒! 就这么眨眼的功夫,黄琰琰喝了整整三杯。 在座之人默然无话,无不冷眼旁观。 邓弥终于明白过来,窦景宁是故意在灌黄琰琰酒,她惊然,没法看过眼,急忙伸手拦住了窦景宁:“喂,适可而止!” 窦景宁推开她手,倒满第四杯。 被哄晕了的黄琰琰二话不说,满杯下肚。 邓弥急了,拍案而起:“你这个人真是好不厚道,哪有一个劲灌女……” 黄荀直接扑过来捂住了她的嘴。 邓弥气愤瞪着黄荀,嘴里呜呜了一阵。 “她是你妹妹!” 黄荀听明白了邓弥的胡乱呜呜,他叹口气:“不用你提醒,我知道。” 黄荀没敢松手,直到酒过八杯,黄琰琰红着一张小脸蛋,胡言乱语了几句,然后扑在案上没声音了。 “喂,你这个人!”黄荀去看妹妹,邓弥得了说话的自由,冲着窦景宁就是一通骂,“有你这么给人灌酒的吗?还是个姑娘家!你算什么男人!” 谁知,话音方落,大家齐声哄笑。 窦景宁弯起嘴角看邓弥:“怎么,心疼啊?” 此语一出,众人又止不住哄然大笑。 邓弥面染蔷薇色,有些莫名,更有些不知所措。 黄荀确认黄琰琰是真的醉倒后,松了口气,回头对邓弥说:“别怪他了。你是第一次见着我这妹妹,不知道她的可怕。这死丫头醉倒了好,能动的时候啊,一言不合就能将别人的脸抓花,撒起泼来十个我都拦不住,喝倒了好,够消停的。” 邓弥凝眸,半信半疑。 窦景宁看她:“宴饮之乐你们享,无端骂名我来背,你说我算怎样的男人?” 邓弥尴尬,干笑两声,转回去坐好。 窦景宁凑近,双眸水幽幽地衬着光亮:“是不是很崇拜我?有没有很喜欢我?” 邓弥冷得打了个抖,心想此人不是已醉就是有病,为了不引发冲突,只好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忍下涌到嘴边的那一句“死开”。 “等下我要是也喝倒了,你们送我回家的时候,千万把琰琰给我捎上。”黄荀提前嘱咐旁人,再不忘伸手拍拍窦景宁的肩,“今日有你在我就放心了,琰琰回家以后肯定不会乱说话的。” 黄荀看看神色沉冷的邓弥,再看看半醉的窦景宁,心里稍显忐忑,靠近了小声再与窦景宁说道:“那个……他是薄皇后的弟弟,邓康的叔父。” 言下之意,面前的是当朝国舅,不小的人物,你少喝酒,别乱来。 窦景宁微微意外,笑着点头,表示明白。 事实证明,说归说,做归做,根本不是一码事。 窦景宁自己都觉得很奇怪,就瞄了一眼而已,就一眼,这个名叫“邓弥”的漂亮小公子就陷在他眼睛里出不来了,怎么都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所以当他察觉到邓弥对他爱答不理,席间始终在看杨馥的时候,他生气了。 尤其是后来入夜时分,杨馥辞以不胜酒力,说要先走了,杨馥由人扶着才走出门去,邓弥就急匆匆起身,也跟着跑出去了。 “杨……杨洋!” 窦景宁站在摇曳的灯笼下,寒凉夜风扑面,他听到邓弥追在杨馥身后,仓促地叫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杨馥停下,迷茫回过头:“你是在叫我?” 邓弥望着那张熟悉的面容,呆愣地点头。 杨馥温雅一笑,摇头:“你记错我的名字了,我叫杨馥。” 邓弥诧异,转瞬急道:“你记得我吗?我是邓弥,住在西莲寺……” 杨馥酒气上头,难受地扶住额头:“我不认识你,之前好像也未曾见过你。不过你说你叫邓弥,我记下了。今日就到此为止,我们改日再聚。” 杨馥下楼去了。 邓弥站在原地,十分失落,喃喃自语道:“不是他吗?天底下怎么会有长得这么相像的……” 窦景宁的心情很复杂,他也感到失落,更多的是一种不甘心,甚至,他觉得他有几分妒忌杨馥了—— 从头到尾,邓弥几乎没正眼看过他。 杨馥。 杨馥……杨馥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有什么好的? 窦景宁换上笑脸,上前去拉邓弥:“你怎么就出来了,大家都还在等你呢。” 邓弥伤心烦乱,不想再留在松竹馆,她不耐烦地甩开手推了窦景宁一下,招呼也没打,就一个人先走了。 窦景宁的身边就是侧楼梯,邓弥那一推,窦景宁踉跄后退,脚下踩空了。 窦景宁只来得及倒抽一口凉气。 云娘是第一个发现窦景宁摔下楼梯的人,她惊得花容失色:“窦公子!” 黄荀迷迷糊糊出来小解,听到这一声尖叫,揉揉眼睛走过去,看到楼梯上躺着的人影很眼熟,他再揉了揉眼睛,酒意一下子醒了大半—— “景宁哥?我的天,你是怎么摔下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