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知国舅是女郎 > 第十五章 药方

第十五章 药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出身好,但邓弥就是对他没好感。 顶着母亲给的压力跑了几趟窦家,邓弥终于不想再去了,后来她就真的不去了。 窦景宁自己装伤残也装得很累,整整两个月,他没出过门,闷都闷坏了,邓弥连续八天没有出现,傅乐来的时候,说起看见邓弥在街上闲逛,窦景宁直接没忍住,利落坐起来开始解腿上的夹板。 傅乐看傻了眼,没等他反应过来,窦景宁就跑出去了。 “你不是让邓康给我带话说,你很忙没空来看我吗?” 邓弥根本没料想过,她会被“在家养伤”的窦景宁当街拦下:“那个……” “你不是说,长安君逼着你练字吗?” “我……” “你不是说,你有一大堆的书没看吗?” “是,是有……” 窦景宁气得不轻,逼近前咄咄质问道:“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在街上读书练字吗?” 邓弥捂住耳朵,心知有愧,不敢直视窦景宁,但忽然觉得不大对,她低头看看他的腿,在顺着往上看看他的手,很快就愤怒了:“窦景宁!” 窦景宁还没意识到什么,邓弥就在他膝盖上猛踹了一脚:“你敢骗我?” 就算伤好了也不能这么踢啊。 窦景宁吃痛,弯腰按住膝盖,不忘嘴硬道:“彼此彼此。” 窦景宁低下身,邓弥看到了他身后沿街走来的黄琰琰,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再看看窦景宁那张俊脸,吓得转身就跑。 “喂,邓弥——” “宁哥哥!” …… 窦景宁费了好大的劲才摆脱了黄琰琰,去无去处,路过松竹馆外,顺道拐进去喝闷酒。 云娘路过门外,以为看岔了眼,退回来再看,果然没看错。 “哟,窦公子,”云娘巧笑倩兮,瞧着窦景宁手边三个空酒壶,玩笑道,“您敢这么喝,腿伤一定是好利索了?” 窦景宁笑笑:“小伤而已。” 云娘斜倚在旁:“窦公子似乎有心事?云娘刚巧有空,不妨说与云娘听听,兴许还能为公子分担一二。” 窦景宁以手覆额,摇头笑道:“你不会懂的。” 作为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越看越顺眼,这……云娘绝对不会懂。 酒喝得越多,窦景宁心里越乱。 闭上眼睛,那小少年就在他眼前,而睁开眼睛看不见,又怅然若失甚为思念。 窦景宁想,他绝对是疯了。 云娘没有勉强他说出心中烦恼,只是安静陪在旁边,挽着发簪上的细碎流苏把玩,软语探问:“推公子下楼的小少年面生得很,也是公子的朋友?” 窦景宁心绪复杂,不怎么上心地应道:“是。” 云娘回想那小少年的样貌,忍不住娇笑了一声:“他面似芙蓉,眉不勾而长,唇红齿白极为秀美。说来可笑,云娘虚长二十一载,真心未见过那么好看的少年人,还曾一度疑心那是个姑娘家呢。” ……姑娘家? 仿若有一道雷劈在了天灵盖上,窦景宁神气清醒:“你说他像姑娘?” “是啊,云娘正想向公子打听,那是谁家的……” “你说他像姑娘?” 相同的话,窦景宁一字不差地问了两遍,云娘错愕,以为是惹他动怒了,立即改口:“当时天色昏暗,云娘没看清楚,胡说而已,请公子不要介怀。” 窦景宁扣住她手腕,切切地问:“你真的觉得他像姑娘家?” 云娘摸不清窦景宁的心思,不敢随意开口。 窦景宁却完全不像生气的样子,他嘴角微扬,乐不可支地问:“云娘你有几分把握?我再带他来一趟松竹馆,你能彻底弄清楚么?” 虚惊一场,云娘拢鬓含笑:“五分把握吧,毕竟他骨架子太纤细了,总感觉不对劲,但倘若你能带他来,我一定可以给出确定的答复。” “好,我会将他带来的!” “那云娘就静候于此了。” “无论什么结果,务必替我保密。” “当然。”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窦景宁想尽办法想把邓弥带去松竹馆,但是别说松竹馆了,只要见到窦景宁,她就根本不想出门。 “你妨碍我读书了!” 第七次,窦景宁被隔离在门外。 邓康无奈摊手:“景宁哥,看见了吧?我叔父这回是真的很忙。” 宣夫人站在花树后看见这一幕,没有过多干预,悄悄转身退出了东院。 窦景宁看邓弥对他不甚耐烦,利诱邓康前来探口风,邓康非常上心,隔了几天,趁邓弥心情还不错时问她:“叔父,你觉得景宁哥这个人怎样?” 邓弥微微蹙眉,想了一会儿,只说了两个字:“很烦。” 邓康跑去找窦景宁,实实在在转达了这精髓的两个字。 岂料窦景宁一听就炸毛了:“什么,他觉得我很烦?!” 邓康托脸吃着点心,仰望身姿高挺的窦景宁:“对啊,我叔一说,我也觉得有点儿。景宁哥,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虽说你一直都是一个很招摇的人,但你之前对人的态度都是若即若离的,让人觉得很神秘,现在吧,太亲和了,尤其是对我叔,亲和到腻了,难怪他不待见你。” 窦景宁心悲:“你也觉得我烦?” “哈哈,我当然不会这样觉得了。” “要不,你给我支几招?” “景宁哥,”邓康忽地一顿,拈着点心倾身往后退,警惕斜眼道,“你对我叔如此上心,你……不会是那个吧?我可以拍胸脯保证,我叔虽然长得秀气单薄了点,但他绝对绝对不是断袖!” “你才是断袖!” “不是啊?不是就好,不是我就放心了。” 窦景宁坐下,低首凝思。 邓康再吃了两块点心,瞄一瞄对面坐着的人,终于还是主动献策了:“我祖母最近在操心一件事,我叔也跟着愁,因为这件事说起来真的挺重要,关系到我皇后姑姑的后半生……” 邓猛入宫六年有余,未曾有过身孕,无福为陛下诞育一男半女。 邓康提及此事,倒让窦景宁想起来了—— 要说陛下刘志的子女缘,确实寡薄,平安长到如今的孩子,只有三位公主。 并不是说老天苛待不垂怜,实在是后宫深深,有太多不可明说的隐秘事:早先的皇后梁女莹不能生育,她又生性嫉妒,频频加害有孕嫔妃,能降生下来的孩子自然很少,能平安长大的就更难得了…… 邓康说:“你想跟我叔套近乎,不妨认真做几件能博得他好感的事。不过,我姑姑这件事你别说是我透露的,我叔这几天总在城西一带转悠,你可以去和他‘巧遇’一下。” 次日,窦景宁在城西耗了小半日,终于看到邓弥从一家药铺里出来。 “阿弥。” 邓弥被突然出现的窦景宁吓了一大跳,继而就蹙眉斜视他道:“你别这么叫我,我跟你不是很熟!” “可我觉得这么叫特别顺口,阿弥阿弥阿弥……” “停!请你忙你自己的事去吧,不要在我面前碍眼。” “我不忙啊,就随便逛逛,然后就看见了你。” “……” “看你刚从药铺里出来,怎么,生病了?” “跟你没关系,滚!” 邓弥脚下生风,走得飞快。 窦景宁微眯着眼,破天荒没追上去继续纠缠,他回过头看看那药铺,转身朝铺子里走去。 五日后,邓康受窦景宁所托,将一个盒子交给邓弥。 邓弥看一眼,问:“是什么?” 邓康放下盒子起身就走:“不知道,你自己看吧。我去给祖母请安了。”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叠纸,不,准确说应该说是药方。 邓弥看完以后觉得诧异又震惊,赶紧抱着那叠药方去找她母亲。 宣夫人垂首琢磨了很久,问道:“这是哪里来的?” 邓弥支吾:“嗯……窦、窦景宁让邓康带给我的。” “他怎么会知道?” “我,我想帮阿娘和姐姐分忧……窦景宁看到我去过药铺,也许他问过……” 宣夫人认真看着药方,轻叹道:“一个亲都没成过的年轻小伙子,费心去找来这些,难为他了。” 顿一顿,再抬眼看邓弥:“也难为你了。” 邓弥笑笑,摇头:“没什么,帮得上姐姐就好。” 宣夫人颔首:“这些药方看着是像那么回事,但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想请别的大夫来看看,如果没有问题,我会拿进宫交给你姐姐的。” 三份药方,详详细细写着每味药的功效,以及服药期间的忌讳。 宣夫人问过了数位大夫,都说没有问题,而且赞这个给方子的人很细心。 原本,宣夫人是要亲自将药方送进宫去的,怎奈忽染了风寒,整个人病得绵软无力,她记挂着宫里的女儿,不肯耽搁,于是连忙嘱托邓弥将药方送去长秋宫。 邓弥在长秋宫的那会儿,正赶上邓猛服药的时辰。 宫女端来一大碗乌黑的汤药,看着就令人发悚。 “好苦。” 果然,邓猛喝了一口就修眉紧锁。 邓弥从小到大最怕喝药了,可是大夫们都说良药苦口,她瞧着姐姐,瞧着那药碗,很是心疼,才想说一句“苦就不喝了”,邓猛却闭着眼,一鼓作气将全数的汤药灌下去了。 药再苦,大概也不及心里的苦。 后宫的女人像花,然而再美的花都会枯萎。 皇帝陛下的嫔妃,没有孩子,后半生就没有倚仗。 邓弥低头,咽下了涌到嘴边的话语。 进宫的时辰晚,不久就传晚膳了,邓弥虽惦念着生病的母亲,但还是陪着皇后姐姐用了膳。 邓猛贵为皇后,其实也是很孤独的—— 据说,刘志已经有大半个月没在长秋宫过夜了。 离宫时天已经黑透。 邓弥心思沉沉,独自提着灯笼走在幽长的永巷里。 “陛下!陛下当心!” 身后转瞬间人声杂沓,邓弥停下来,回过身看去。 竟是刘志? 刘志跌跌撞撞地从一座小宫门下穿行到永巷上来,一群人跟在后头慌得手忙脚乱。 邓弥赶忙跑进前,搀住了靠着宫墙萎顿滑倒的刘志:“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刘志睁开迷蒙的眼,痴痴笑道,“邓……邓弥!是你啊,来得好!”说着一手抓住邓弥的腕,一手扶墙摇晃站起来。 旁边一个小黄门伸手来扶:“陛下。” 刘志不耐烦推开他:“说了别跟着朕,别跟着朕!朕不想看见你!” 邓弥看看那小黄门,竟是张让。 刘志大声斥骂张让,邓弥立在旁边很尴尬,偷眼看张让,张让低下头,躬身后退,离远些距离,但并没有走开。 邓弥在那个瞬间觉得张让的样子很可怜。 “你来得好,来得太好了,”刘志握紧邓弥的手腕,拉着往前走,“你留下,留下陪朕喝酒,一醉……方休!” 邓弥惊慌,下意识想要挣脱:“陛下,我阿娘还在家病着,我得回去照料……” “你又不会瞧病,长安君病了,自有下人服侍。”刘志嘟囔着,反将她拽得更紧,边走边挥手吩咐道,“尹泉!尹泉,去……去长安君府,就说朕要邓弥陪朕喝酒,今日不让回府!” 邓弥头皮发麻,她扭过头,一个劲地向尹泉使眼色,尹泉暗暗摆手,应声回头指挥个小黄门出去传话了。 邓弥瞪大了眼,再往后看到张让身上,张让却只是低头跟在最后,根本不像能帮忙解救她的样子。 刘志此时已经喝了不少,醉酒之人心绪易变,何况伴君如伴虎,不知说错做错什么就会触怒这头神智昏昏的醉老虎。 邓弥不死心,找理由百般推却:“陛下,我不会喝酒!” 刘志头也不回:“不会就学。” “不会喝酒之人相陪在侧,岂不扫了陛下的兴?” “没关系,大不了看朕喝,给朕数酒坛子。” 邓弥面色青白。 刘志笑道:“说起来,朕像你这般大的时候……” 然而后面的话,邓弥心感忐忑,更觉悲苦,完全没心情认真去听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