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知国舅是女郎 > 第十八章 妒后

第十八章 妒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路似乎格外长。 邓弥趴着睡了半宿,浑身酸痛,边走边犯困,忍不住腹诽道:“这个陛下,真是能折腾。” 挪着脚步到了苍龙门下,远远看见长安君府的车马,才想着终于可以回家歇个好觉,忽有个小黄门且行且呼追赶上来:“柏乡侯!柏乡侯等等!皇后请您去一趟长秋宫!” 小黄门说不上皇后是因何事传召柏乡侯。 邓弥以为是出了什么事,转头又再进了宫。 匆匆赶到长秋宫,邓猛好端端坐着。 邓弥松了口气,走上前问道:“姐姐,你找我?” 邓猛抚抚发髻上华丽的步摇,艳美笑了:“没什么,忽然想见见你了。” 邓弥困得要死,精神很一般。 邓猛瞧见她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眼角挑起,笑着问她:“你好像很累?昨晚回家后忙到很晚吗?” 邓弥揉揉眼睛:“昨天晚上我在宫中,并未回家。” “宫中?” “是啊,我陪陛下……”本来想说陪陛下喝了一夜的酒,细思自己滴酒没沾,就不好意思这么说了,邓弥想了想,说,“陛下醉了,我陪他说了半宿的话。” 邓猛十指丹寇,艳丽夺目,她坐下,示意邓弥也坐下:“听说陛下已经醒了,赏赐给你很多东西?” “没有啊,我走的时候他还没有醒。” “陛下醒了。”邓猛肯定地说。 邓弥只想睡觉,刘志醒没醒她不关心,既然皇后说醒了,那便是醒了吧。 邓猛问:“陛下甚至将他自己最喜欢的一套酒器赏给你了,你知道吗?” 既没当面赏,又没遇着宣赏官,宫门都没出就到长秋宫来了,赏了什么如何得知? 邓弥坦诚地摇头:“没听说。” 宫女端了一壶茶水上来。 邓猛腻洁的手将一只空杯放到邓弥面前:“昨晚很尽兴吧?” 邓弥头脑昏胀,回忆刘志趁酒歌舞,料想是尽兴的,所以她点点头:“是啊,陛下是很高兴的。” “喝杯热茶吧。”邓猛说。 皇后亲自为她倒了一杯热茶。 浓酽热茶,驱寒醒脑,喝上一杯,再好不过。 “有劳姐姐”。 邓弥浅笑道了谢,伸出手去。 皇后神色瞬冷,就在邓弥的指尖接触到杯子的那一刻,她转动手腕,将壶中热水倾倒而下。 “啊!” 邓弥发出一声急促的尖叫,吃痛缩手,狼狈地弹起身。 茶水足有九分烫。 第一想法是觉得惊讶,天气渐渐暖了,没想到长秋宫里还在用这么烫的茶水。 手背上热辣辣地疼。 邓弥很快反应过来,她的举动太失礼了,她惊慌抬眼看邓猛:“姐姐,我……” 邓猛一脸冰冷地盯着她,冲口便道:“我的人和东西,都不容你惦记!” 邓弥错愕:“什么?” 邓猛杏眼怒张,柳眉深蹙,全无常日里娇柔妩媚的模样,她颜色大变,毫不顾忌皇后的尊位,形若市井泼妇般指着邓弥斥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仗着自己长了一副俊俏的脸面是不是?你想学着张让那贱奴的样子是不是?我告诉你,不可能!就算刘志是孝武皇帝,我也不是李夫人,而你,更不是李延年!” 孝武皇帝?! 李夫人……李延年…… 邓弥明白了皇后的意思,她面色煞白,深觉受辱,急急张口辩解:“姐姐,你误会了,我不是……” “滚!” “姐姐,我对陛下真的无……” “看在你是我亲弟弟的份上,我给你留一点颜面。现在,你立刻给我滚出长秋宫!” 殿上除了她们两个,再无旁人——所谓的“颜面”,大概就是指这个了。 邓弥不甘心,她明明没有做过。 “看见你我就觉得恶心,你滚!” 邓猛不想听任何辩解,状若疯癫地抓起长案上的东西砸向邓弥。 邓弥目下含红欲滴,她握紧双拳,极力忍着崩离的情绪,后退,屈身,礼数周全地退出长秋宫。 始终都没敢掉眼泪,直到坐上回府的马车。 手上通红一片,已经烫起了水泡。 皇后是故意的。 邓弥一想起在皇后那里所受到的羞辱,心里比用一百把刀子扎还难受,她压着声音在马车里哭过了,回到长安君府,早已将眼泪擦干。 去问母亲的安。 宣夫人病容憔悴,但喝过了几趟药,静养一夜,气色见好了。 婢子端清粥来,邓弥跪在宣夫人榻前,抬手接过:“我来服侍,你下去吧。” “听说陛下要你陪他喝酒,怕是没睡过好觉了,”宣夫人蔼然地笑,握住邓弥的手,“你自……” 宣夫人无意握住的,正是邓弥被烫伤的左手。 邓弥担心母亲看见,特意扯着袖子遮掩了些,又是左手托着碗底,本也没有在意,这忽然一握,她脸色忽白,疼得颤抖了一下,粥碗摇晃,差点没端住。 “怎么了?”宣夫人关切,发觉她着急收回手了,“阿弥?” “没、没什么。” 宣夫人狐疑,夺过粥碗,将邓弥的左手捉住,拉进前来。 泛红的手背,大大小小的几个水泡。 宣夫人顿时心疼不已:“这是怎么弄的?” 邓弥挣脱,仍旧是说:“没什么的,不怎么疼。” “这是烫伤。” 邓弥低头抿口不言。 宣夫人正色逼问:“刚滚开的热水烫的?这都什么天气了,宫里会用这般热的水吗?是有人故意的?是谁,你告诉阿娘。” 邓弥沮丧又委屈,她红着眼眶摇头。 宣夫人似乎猜到了什么,她命所有服侍的人退出屋子。 “是……陛下吗?” 邓弥一愣,惊忙否认:“不是,不是的!陛下对我很好!” 宣夫人的目光颤动:“不是陛下,你又不肯说,那就是……阿猛了?” 邓弥一动不动。 “告诉阿娘,发生什么事了?” “姐……姐姐……”邓弥再忍不住,泪随声下,“她似乎觉得,我在引诱陛下……” 邓弥抹着眼泪,断断续续将所有事情告诉给了母亲听。 宣夫人听罢,非常生气:“阿猛太不像话了!” 邓弥小小年纪,哪里经历过这些? 宣夫人执着烫伤的手,疼惜望着年少的邓弥,有满心难言:“我始终希望,她能像当年的和熹皇后邓绥一样,贤德慧婉,母仪天下。做皇后难,做贤德的皇后更难,最忌讳的,便是长着一颗妒心,这……别人也就罢了,这还是、还是自己的亲弟弟,捕风捉影闹成这样是为哪般啊!” 宣夫人大感伤心,她叫婢子取了药和纱布来,亲自为邓弥上药包扎,柔语安慰她别放在心上。 “别恨皇后。” “不会。” 宣夫人欣慰:“你是个乖孩子。” 邓弥低着头说:“我永远记着阿娘的话,姐姐是受过苦的人,没有她,就没有我们的今天,邓家全凭姐姐而重回显贵地位,阿弥不会因这点小事记恨姐姐。” 宣夫人没别的话可说,让邓弥回南院歇息。 次日早间,邓弥奉药去看母亲。 “你来得正巧,”宣夫人转面看她,含笑说道,“方才宫里有人来传旨,说是陛下将欲行猎广成,明日起驾,让你随同而往。” 邓弥凝伫,细声说:“我不想去。” “陛下点名要你去。” “我不去。” “这是为何?” “怕姐姐多想,惹她不快。” 宣夫人劝解说:“无妨的。此次行猎,有很多人伴驾,都是京中的贵戚子弟。我问过了,康儿也一起去,有康儿和你作伴,还担心什么?” 邓弥固执道:“我就是不想去。阿娘病着,我想留在家里照顾阿娘。” 宣夫人摸摸她的脸颊:“阿阳叫人带了口信来,说明日会带小显来瞧我,还要在家里住上几日,我有人陪的,你不用记挂我。” 阿阳姐姐孤儿寡母的,除了娘家能走动,也确实无处可去了。 姐姐和小外甥回家来住,自然能陪伴服侍宣夫人,可邓弥还是很不想去广成。 宣夫人再三劝说,讲明了此乃圣旨,违逆抗旨必招致陛下不悦,邓弥终于才勉强答应了跟着去。 窦景宁跑来长安君府的时候,邓弥正在收拾行装。 窦景宁说:“我听说你有一册《白泽图》,借我几日,看完就还。” 邓弥疑惑:“你连这个都没看过?” “我是看过,我小妹没有。”窦景宁着急催促,“你赶紧找给我啊。妙丫头太烦人了,死乞白赖地要跟我去广成,说不去也行,得给她找点有意思的东西打发时间,我就指望这册《白泽图》救命了。” 邓弥翻出书卷来递给窦景宁,诧异道:“你也去广成?” “听你口气,是不希望我去?”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窦景宁接过书卷,瞧见她手上缠着纱布,不由得惊问:“你手是怎么了?” 邓弥尴尬:“没事,不过是……摔了一跤,蹭掉了些许皮肉。” “严重吗?快给我看看。”窦景宁吃惊,急忙将书卷放到一旁,托住她的手臂,神色十分关切,“涂过药膏了没有?你这纱布缠得太紧了,其实只要保证不沾到灰尘,外物不会触碰到即可,你来,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 邓弥盯着窦景宁的脸,一时有些发愣,直到他说要给她重新包扎一下,她回过神来,急忙推开他,将手背到身后:“不,不用。” “你这样,很可能会捂坏伤口的。” “不会,只是小伤而已。” 窦景宁狐疑瞄她:“小伤用得着包成这样?” 邓弥脸上一红:“不要你管!” 窦景宁轻笑,捞起书卷往外走:“好,我不管。我会和丰宣先行,在广成恭迎圣驾。你来了,我就教你骑马射箭。” 邓弥愕然作色:“谁稀罕你教了?我是会骑马的。” “射箭呢?” 骑马是师兄安遥教的,至于射箭,邓弥臂力不够,拉不满弓,箭飞出去屡屡射偏,安遥看了失望,师父估计也很失望,就跟安遥说不用教射箭了。 见邓弥无言以对,窦景宁大笑,拍拍她肩道:“放心,我会教你的。” 邓弥别过脸不睬。 窦景宁转身走了。 邓弥看着那道英挺的背影,不自觉唤道:“窦景宁。” “什么?” “那个……药方,谢谢你。” 窦景宁并不说什么。 邓弥心想,这个人真是好高傲无礼,她不服气道:“喂,你难道不应该和我说一声‘不客气’吗?” 对方单是笑笑:“明日,我在广成等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